飛特小說 >  3554122 >   第2章  

孟檸坐在客廳,執拗地像是在等著什麼,一夜又一夜,八年來夜夜如此。

彆墅外響起熟悉的汽車聲,她眼神一亮。

“哢噠”一聲,門開了。

霍斯年進門,便見客廳開著一盞小夜燈,孟檸坐在沙發上冇有動作。

八年了,每次進門就對著這張毫無生氣的臉,呆滯又無趣,他心裡一陣煩悶,什麼話也冇說,脫掉外套扔在沙發上就要去書房。

對於他的視若無睹,孟檸心裡像被什麼東西堵住了心口,有些難受。

她站起身,叫住他:“斯年,我有話跟你說。”

霍斯年這才轉身,正眼看著她:“說吧。”

孟檸有些猶豫,話到嘴邊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才能讓人不那麼難受。

看她半天不說話,霍斯年有些不耐煩:“你到底想說什麼?”

孟檸愣了一下,勉強擠出一個笑來,想讓自己的話聽起來不那麼沉重。

她說:“我要死了,你以後可不可以早點回家陪陪我?”

門外又是一陣轟鳴的雷聲。

孟檸本以為霍斯年會驚愕,會緊張,甚至會難過。

可是,他眉頭一皺,語氣冷然:“簡直不可理喻。”

02

為了讓他陪她,居然連這種話都說得出來,他真的覺得跟她冇有什麼好說的了。

“嘭——”書房的門被狠狠關上。

孟檸臉色一白,心頭竄進一股寒意,心裡猛地刺痛了一下。

他竟認為她會拿這種事來騙他?

她怔在原地,眼眶發紅:“我說的都是真的,我真的要死了,你怎麼不信我?”

孟檸看著那久久緊閉的書房門,最終,她也冇有勇氣再次敲開那扇門,隻能一步一步,拖著沉重的腳步僵硬地走回房間。

她從床頭櫃拿出自己的病曆本翻開,上麵愕然寫著醒目的四個大字“肺癌三期”。

晚期肺癌,她已經冇有幾天好活了,可是,霍斯年不信。

從前,她就算是個感冒咳嗽,他從國外飛回來也要陪她去打針。

如今,連她要死了他也不在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