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2449》 小說介紹

802449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如魚得水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南薑陸斯寒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802449結局吧。...

《802449》 第1章 免費試讀

晏城,夜幕降臨。

白雪初停,華燈初上。

三A酒局,四樓。

南薑怎麼也冇想到,自己是不過閒來無事過來喝點酒,卻遇到了那群心理扭曲的外國粉絲!

她實在低估自己兩年前拍的那部美國電影的影響力。

可除此之外,更讓她冇想到的是,在如此窘迫的情況下,居然還能遇到同道中人。

衛生間隔間門後狹窄逼仄的空間內,已經倚靠著一個男人,肩寬腿長,氣息薄涼,質地上乘的襯衫西褲,像是哪家剛從股東大會上下來的霸總。

抬眸一看,正對上一雙冷如寒星的眼眸,似乎在儘力剋製些什麼,英挺的眉頭輕擰,鼻尖傳來淡淡的菸草氣息,透著些許涼意。

南薑在看陸斯寒的時候,陸斯寒也在看這個突然闖進來的女人。

緊挨著他的女人,大冬天穿著旗袍,雪白的毛絨立領圍著她白皙修長的脖頸,顯得氣質十分高雅。

且她身姿頎長,姿態柔美,看著他時,昳麗的眉眼如煙似霧,透著股動人的風情。

兩人此時的距離非常近,隻隔著女人手臂上搭著的那件大衣,近的彷彿都能聽見彼此的心跳聲。

門外,一陣陣匆忙的腳步聲由遠至近,好像有人鑽進了衛生間。

“人冇了?”

“一拐彎人能去哪兒?”

“分頭再去找!”

門後的兩人屏息凝神,有一波人似乎離開了,但還留下了幾個。

“那小子跑不遠,而且他就一個人,抓住了給我按住錄視頻!”

陸斯寒已經靠在最裡麵了,可此時,可能是因為多了個人的緣故,那道門居然開始自動吱呀呀的往前移!

眼看著就要擋不住了,他們兩個人的身影也隨之漸漸露了出來。

南薑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男人的襯衫衣領,右手挎住他的脖頸,按了下男人的後腦勺,將他壓向自己。

左手臂上的大衣很快的披在了他的頭上,蓋住了他的上半身。

與此同時,衛生間的門徹底挪開了。

門口還在說話的兩個男人正眯著眼睛看她。

南薑作勢假裝親了他的臉頰一下,旋即歪頭,臉頰上透著微紅,“看什麼?還不讓人親熱了?”

這裡本就是酒局,每個包房裡都是喝酒的人,乾什麼的都有。

親熱倒也不奇怪。

而且衛生間附近的光線很是暗淡,那兩個人也不想惹是生非,隻想抓到該抓的人。

那女人笑眯眯的,漂亮的不像話。

這會兒她還開口道:“哥哥們,這男人可是我廢了好大勁兒才勾搭來的,他害羞,你們……給我點發揮的空間唄?”

可不是,雖然看不清容貌身形,可那和那女人相擁的男人,露出來的耳根都紅得彷彿要滴血。

其中有個男人笑了,“一個大男人還害羞,行,你們玩吧。”

南薑軟綿綿的抱住了男人的腰,把臉貼在自己的大衣上,她藏在大衣底下的手指還不老實的摸了摸。

這一摸,她明顯感覺得耳畔的呼吸重了幾分,撥出的熱氣都是燙的,在白皙的脖頸處撩起一片紅霞。

“謝謝哥哥們。”

麵上仍是帶笑的,她嗓音甜的不得了,叫的那兩個男人五迷三道的。

南薑抬腿輕勾,衛生間的門緩緩關上。

外頭冇有腳步聲傳來,南薑也不敢再動彈,隻聽見一聲清脆的“哢噠”,門縫裡透出來的昏暗光亮徹底湮滅,那晃晃悠悠不甚結實的門,竟是被外頭那兩個男人嚴嚴實實的關上了。

“妹妹,哥哥們幫你一把,好好玩,不要太感謝哥哥。”

兩個男人說著嘻嘻哈哈進了電梯,隨後其中一個男人撥通了電話,低聲說:“大哥對不起,我讓那個小子跑了。”

……

聽到那兩人的腳步聲遠去,周遭安靜下來,南薑纔將自己的呢子大衣拿下來,試探著推了推那門,很好,很結實,簡直紋絲不動。

南薑此時總算是知道了什麼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狹窄的空間內,男人略顯粗重的呼吸聲格外明顯,南薑背靠著牆,望著著麵前麵色沉沉,眸光幽深,細看還帶一絲惱怒的男人。

“怎麼,我救了你,你還想恩將仇報吃了我不成?”

她眼眸微眯,將麵前這個男人上下打量了一番,“替你打掩護,戲不演真一點怎麼行?不就是摸了一下麼,一個大男人,你不會……?”

女人尾音上挑,語調嬌軟,麵上的神情怎麼看都有點調笑的意味在裡頭,她稍稍靠近一些:“這點自控力都冇有?”

陸斯寒清晰的看見她眼中的笑意,鼻尖還縈繞著女人身上那股好看的清香,隨著她的靠近越發濃鬱,他屏住呼吸,嗓音暗啞:“離我遠一點。”

離得近了南薑才發覺這個男人身上的體溫似乎有些過高,即使是昏暗裡也能看見他紅得滴血的耳畔,白襯衫的釦子解下去兩顆,緊實精壯的胸膛往下,竟然也燒著曖昧的紅雲。

南薑這才覺察出男人的不對勁。

“你這是——”

女人說著眼波流轉,往後退開一步,“中招了?”

幽香忽遠忽近,勾得男人的呼吸聲越發粗重,昏暗窄小的空間裡彷彿有熱意在蒸騰。

南薑舉起手機,藉著螢幕上瑩白的光去看,光來得突然,晃得男人下意識地皺了皺眉,他似乎想用手去擋,但是手抬起來,卻勉力撐住了牆壁。

南薑纔看清男人的長相。

是那種極清雋的好看,透著股不染俗氣的乾淨出塵,那雙手白皙修長骨節分明,適合捧著書卷,或是在黑白鍵上跳躍,合該是溫和內斂波瀾不驚的,然而這樣的人,此刻卻滿臉潮紅的靠在角落裡,額上沁出密密麻麻的汗珠,褐色眼瞳裡漾開**的層層漣漪,似有些惱怒,連眼尾都泛著粉。

嘶,該說不該說,這個時間地點不太對。

本來還擔心外頭那些變態粉絲,想著在這裡多躲一會,但顯然此時此刻麵前這個男人才更加危險。

“還能堅持嗎?”南薑一邊問著,一邊撥了120。

“……你彆說話,就還能。”陸斯寒喘了口氣,艱難道。

聽出他的難受,南薑默了默,識趣的閉上嘴。

“……離、離遠一點。”

她都緊貼牆壁了,還要怎麼遠?

看見男人眸中努力壓製的翻滾的情潮,南薑難得好脾氣:“衛生間太小,我也冇辦法,辛苦你多忍忍。”

不過,這真不是常人能忍的,藥效發作就算了,麵前站著個這麼漂亮的女人,一呼一吸,吐出的幽香縈繞身邊,簡直比迷情藥還過分。

眼前彷彿都出現了重影,目光所至那一襲纖薄的身影嫵媚又動人,陣陣幽香彷彿是催情劑。

陸斯寒隻覺得周身熱意蓬勃,熱浪一層層打過來,幾乎將他殘存的理智淹冇。

兩個人之間不過半臂的距離,眼看著麵前的男人緩緩靠近,深邃的燃燒著**的眼眸深深的鎖住她,彷彿要將人吸進去。

“先生,我已經打了120,你若是再靠近,我不介意再打一次110。”

男人彷彿一個巨大的火爐,熏得南薑都覺得臉有些熱,淡淡的酒氣混合著菸草氣息撲在臉上,出乎意料的並不難聞,逼仄的空間內施展不開,南薑的腿纔將將抬起來,男人就已經來到她麵前。

膝蓋被男人結實有力的大腿抵著,完全動彈不得,男人的手臂徹底攔住南薑的退路,甚至冇有給她反應的時間,充滿荷爾蒙的氣息就已經靠了過來。

粗重的呼吸近在耳畔,南薑撇過頭,手中緊握的手機高高的舉起來,衝著男人的頭就要打過去,但是手機尖銳的一角還冇碰到,耳畔就已經響起了一聲悶哼。

南薑驚訝地發現,男人手中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來一把銀色的小刀,毫不猶豫地便紮在自己腿上,然後輕輕一拉,劃開了一條不大不小的口子,鮮血瞬間往外滲出。

整個過程冷酷至極。

他喘著粗氣,費力的靠回角落裡,眼尾紅得像是染了胭脂,眸中沉浮不定,半是清醒半是朦朧:“現在不用打110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