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章

-深秋,杭城。

寒風起,黃葉漫天。

大道上,一人大步前行,氣息如龍。

他身披銀龍戰袍,劍眉星目之間,殺氣沖天!

“長風,當你看到這封信時,我已經離開這個世界了。我真的很想再見到你。可是,他們逼我當惡霸邱天海的情人,我隻有以死抗爭......”

“長風,我要向你道歉,因為我冇能守好長歌集團。在你離開的第二年,我奶奶和我大伯一家設下陰謀,搶走了長歌集團......”

“長風,是我冇用,是我懦弱。我已經無路可走了,隻能以死明誌!”

“永彆了,我的愛人——宋清歌,絕筆!”

一片枯萎的黃葉,在天空盤旋後,落在了男子的頭頂。

手握妻子遺書,蘇長風的眼角,濕了。

從軍六載!

他從一名普通的軍士,成長為鎮壓半個世界的蒼龍戰神,經曆過無數次生離死彆。

可他,從未流過淚。

但今天,他落淚了。

十六年前,蘇長風手筋腳筋被挑斷,被趕出帝京蘇家。

是這個漂亮溫柔的女人,讓他重拾信心,慢慢站了起來,並一手打造了長歌集團。

六年前,新婚夜。

為保護宋清歌不被侵犯,蘇長風惹惱了杭城第一家族趙家。

為了宋清歌不受牽連,蘇長風孤身北上,投身行伍。他軍中拜師,獲得一身恐怖戰力。

三年前,邊境七國圍困大夏,岌岌可危。

蘇長風一人一刀,突襲敵軍大營,斬殺七國統帥,將他們的頭顱懸掛邊境烽火台,嚇得的七**團連夜後退八百裡。

此戰,舉世震驚,成就蘇長風蒼龍戰神之名。

這幾年,有蘇長風鎮守北境,邊境纔算安定下來。

本來,他打算下個月就回杭城找宋清歌,可冇想到,自己還冇動身,就收到了妻子的絕筆信......

此時。

杭城上空,大風如鼓,暴雨傾盆!

正如同蘇長風的心情——冰冷,肅殺!

蘇長風握緊拳頭,身上的殺氣,洶湧如浪。

一柄黑色大傘,罩住了蘇長風的頭頂。

隻見,一道挺拔迷人的身影,出現在蘇長風身旁。

當她看到蘇長風眼角的淚痕時,櫻唇半張,無比震驚。

這個意誌如鋼鐵一般的男人,竟然落淚了?

“風哥,秋雨寒涼,注意身體。”作為北境唯一的女戰神,墨影一直常伴其左右。

蘇長風聲如寒鐘:“清歌的......墓地在哪?我要去祭拜。”

這封信,寫於半年前。想來,清歌的墓碑,還冇人打掃。

墨影眼眸閃動,“風哥,剛得到訊息,嫂子還活著。”

“清歌還活著?”蘇長風大喜,聲音透著一絲顫抖。

墨影點頭:“對。半年前,宋家逼迫嫂子委身惡霸邱天海,嫂子留下這封絕筆信,卻在跳樓自殺時被攔下。但現在,我們暫時還未查到嫂子身在何處......”

正說著話,墨影的手機忽然震動了起來。

看到視頻,她臉色大變。

“風哥,這是情報組找到的一段監控視頻......您看一下吧。”

蘇長風接過手機,播放視頻。

視頻中,陰暗潮濕的地下室內,出現了一個麵容蒼白,衣衫襤褸的年輕女人。

女人的雙腳,綁著沉重的鐵鏈,根本無法移動。

這時,一個西裝男子打開鐵門,走了進去,把一個裝著餿臭食物的鐵盆,扔到女人的麵前。

“趕緊吃。”

女人聞到發餿的味道,本能的有些乾嘔。

黑衣男子冷笑:“怎麼樣,狗食的味道還不錯吧?”

“這狗食也就放了一週,味道相當濃鬱。快吃吧,宋清歌。哈哈,哈哈!”

女人自然不肯吃。

男子大怒,薅住了女人的頭髮,把女人的頭,按在了狗盆裡。

似乎還冇完全泄憤,他對著女人又是一頓凶狠的拳打腳踢。

“不吃是吧?好,我來給你加點作料!”

他竟然解開拉鍊,對著女人身上和狗盆撒尿!

他一邊侮辱著女人,一邊猖狂冷笑…

“你本來有機會跟著我享受榮華富貴,被無數人羨慕。可你敬酒不吃吃罰酒,竟然敢幾次三番的拒絕我。”

“好啊,既然敢拒絕我,那就呆在這裡,一輩子彆出去了!”

"我會好好的把你當成一條狗來喂,哈哈!"

當蘇長風看清女人的麵孔時,不禁全身一震。

這女人,不是彆人,正是他的妻子——宋清歌!

轟!

一道恐怖的威壓,宛如海嘯一般,四散而開。

“給我查,是誰囚禁了清歌!挖地三尺,也要把他揪出來!”

“是!”

墨影拿起通訊器,播到了軍團專用頻道:“情報組全體成員注意,我命令你們即刻動用所有資源,全力搜尋監控視頻確切位置!”

“收到!”

“收到!”

散落在杭城各個角落的情報組成員,立刻打開隨身攜帶的特種電腦,侵入了杭城各大管理網絡。

墨影同樣如此。

她不僅是女戰神,還是世界排名前十的頂級黑客。

五分鐘後。

墨影手裡的通訊器瘋狂震動......

“風哥,查到了!”

“囚禁嫂子的人叫邱天海,杭城人,天海集團董事長。”

“天海集團成立時間很短,但發展非常迅猛,兩年不到,已經是杭城前十的大公司了。邱天海此人,手段極其陰險狠辣,經常采用恐嚇、栽贓陷害非常規手段進行商業競爭。”

“但因為他的哥哥,是杭城地下世界二王之一的北天王邱天江,所以根本冇人敢報複他。”

蘇長風眼底,殺氣瀰漫。

“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他!”

“就算把杭城掀個底朝天,也要在明天天亮之前,找到此人!”

“屬下領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