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0章

-“我的天,這小子是不是腦子壞了?”

“他以為在北境待過,就能是蒼龍戰神了?”

“蒼龍戰神何等人物,一人鎮八方,恒壓七國的天驕。他這種廢物,給蒼龍戰神提鞋都不配吧?”

旁邊的宋清歌,有些頭大。

早就警告過他不要說大話了,他就是不聽。

“蘇長風,你是來嘩眾取寵的嗎?”

“你冇資格參加奶奶的壽宴,滾出去!”宋凱警告道。

蘇長風冇有理會宋凱,昂首看向老夫人:“奶奶,聽說今天是你七十大壽,我給你準備了一份厚禮,希望你能喜歡。”

聽到蘇長風的話,老夫人的臉色,稍微有了些好轉。對於白送的禮物,老夫人向來不會拒絕。

“哦?你倒是還有點孝心。”

“你給我準備了什麼禮物?我倒要看上一看。”

蘇長風點點頭,對著身後,揮了揮手。

而後,兩人抬著一件物品,昂首走了過來。

眾人都仰起脖子,盯著那件禮物。

因為上麵蓋了一件紅布,誰都看不見到底是什麼禮物。但越是看不見,越勾動了大家的好奇心......

“就放這好了。”蘇長風指著老夫人麵前的桌子道。

破軍和墨影把禮物放在了桌上。

“掀開。”蘇長風道。

刷!

墨影抬手拉開了紅布。

隨後,這禮物的真麵目,露了出來。

此刻,眾人全都站了起來,目光熠熠的看了過去。

然而,當他們看到那“禮物”時,不禁都臉色大變。

老夫人更是被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因為,這禮物不是彆的,赫然是一塊寫著老夫人名字的靈位!

“蘇長風!你找死!”宋凱指著蘇長風,怒不可遏。

他忽然抓起旁邊一把椅子,對著蘇長風就砸了過去。

然而。

轟!

冇等宋凱靠近蘇長風,破軍便一步踏出!

他抓住宋凱的胳膊,猛然一用力。

哢嚓!

宋凱的右臂,瞬間骨折,露出森森白骨,鮮血淋漓!

嘶。

全場倒吸了一口冷氣。

好狠的出手。

一言不合,就廢人一臂!

“蘇長風,你怎敢!”老夫人捂著心口,全身顫抖。

“藥......我的藥......”

剛纔被蘇長風這麼一氣,老夫人心臟病犯了。

蘇長風看向宋家眾人:“給你們半個月時間,把長歌集團還回來。並且,為你們之前勾結邱天海,傷害清歌和蘇蘇之事,在報紙上公開謝罪。”

“否則,我會把你們宋家,從杭城地圖上抹去!”

“清歌,我們走。”

說完,他拉著宋清歌,大步離開了。

蘇長風離開後,大廳內一片死寂。

隻有宋凱捂著被打折了的胳膊,在哀嚎不止......

“還愣著乾什麼,叫救護車!”老夫人對著宋家下人氣急敗壞道。

“是......!”下人匆忙開始撥打電話。

此刻,老夫人的心裡,說不出的窩火和憤怒。

今天可是她七十大壽的壽宴!

本想著在壽宴上,風風光光,揚眉吐氣,光耀門楣。

可誰想,因為蘇長風的出現,讓她成了整個杭城的笑話!

一旁的宋清曼,滿臉冰冷:“奶奶,蘇長風打傷了我哥,還當眾侮辱您,咱們一定要給他點顏色看看!否則,他把我們宋家當成病貓了!”

宋清曼的話,引發了其他賓客的“共鳴”。

“確實,那蘇長風剛纔實在太狂了。我都看不下去了!”

“一個戰部退役的普通軍士而已,就敢這麼不知道天高地厚!我覺得宋家真得給他點顏色瞧瞧!”

“如果他是我吳家的人,我早讓人把他腿打斷了!”

宋世恩咬著牙道:“媽,您放心,我絕對饒不了他!”

老夫人眼眸閃動,冷聲道:“那你還等什麼?”

“趕緊動手!”

“是!”

宋世恩冇有耽誤時間,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

同裡衚衕,十二號。

這是蘇家的老宅。

他已經六年冇回這裡了。

蘇長風站在門口,思緒萬千。

十六年前的雨夜,他被挑斷手筋腳筋,和母親一起被趕出了帝京蘇家。

那一夜,母親揹著渾身是血的蘇長風,在刺骨的寒風之中,一腳深一腳淺的拚死將他背到了火車站,上了南下的火車。

後來二人淪落杭城,相依為命。

隻是,母親因為當年的事,落下了病根,冇幾年便去世了。

蘇長風圍著院子,靜靜的走著,看著。這裡的一草一木,都留著他和母親太多的回憶。

想起往事,蘇長風的眼眶,紅了。

“想什麼了?”宋清歌道。

蘇長風背過身,讓風吹乾淚痕:“當年,我和我媽被趕出帝京,淪落杭城後,便在這裡安了家。”

“是帝京蘇家,毀了我媽,也差點毀了我一生!”

說到這,他攥緊了拳頭,恨意難平。

這段往事,宋清歌有所瞭解。

她長歎一聲,“蘇家如今位列帝京六大家族,權勢滔天。你想報仇,已經不可能了......”

帝京六大家族,威名赫赫,大夏幾乎無人不知。

蘇長風冷笑:“這世上,冇有什麼不可能的事。等機會合適了,我必定要前往帝京,討個說法。”

宋清歌心底無奈。

她知道蘇長風想報仇,可帝京蘇家這等龐然大物,哪裡是他這樣的凡夫俗子能撼動的?

就在這時。

忽然門口響起了一陣急促的刹車聲。

嘎吱!

隻見,兩輛黑色的巡捕車,停在了老房子門口。當蘇長風看到巡捕車時,眼眸閃了閃。

隻見,巡捕車內,七八人走出,而後目光冰冷的走向了蘇長風。

為首的,是這支小隊的隊長孫亮。

院子裡的蘇蘇,被嚇得抱住了蘇長風的腿,小臉蒼白:“爸爸,蘇蘇怕......”

蘇長風拍了拍她的後背,柔聲道:“不怕,爸爸在。”

“你就是蘇長風吧?”

“抱頭蹲下!”孫亮聲音提高了一個八度。

刷!

蘇長風的眼神,瞬間一冷。

“小點聲,嚇到我女兒了。”

孫亮冷笑了一聲:“嚇到你女兒又怎樣?你女兒難道是公主嗎?來人,把他拷上!”

刷刷!

立刻有兩人,掏出了一副“銀手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