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036章

-唐佳妮提到的葉超群,正是之前和蘇長風拚過酒的傢夥。

說起來,他手上也有一個做娛樂傳媒的公司。這個公司的市值,已經達到了百億。

但因為他是葉家旁支,並不算葉家核心,所以一直都入不了葉家的法眼。

宋清歌知道這件事有些棘手,長歎了一聲。

“算了,這件事以後再說吧。”

唐佳妮雖然也想幫她,但奈何插不上手,隻能作罷。

旁邊的戴菲菲,心裡很是愧疚。

“總裁,都是我的錯。要不是為了出氣,你也不會得罪魔都葉家。”

宋清歌苦笑了一聲。

“和你沒關係,你彆自責了。”

“你現在的任務,是好好經營星耀公司。我們下部戲馬上就要啟動了,還有很多工作要做。明白嗎?”

戴菲菲用力的點點頭。

“總裁放心,我一定全力以赴。”

因為上部戲大獲成功,所以星耀公司的第二部電影,也馬上就要開始了。

這次,女主依然是江離。

而男主,暫時還冇定。

不過劇本和一些相關準備工作,都已經完成。

如果第二部電影還能引爆市場,那星耀娛樂在娛樂圈的地位,會得到進一步提升。

同時,江離也能坐穩一線女星的地位,從而堵住很多黑粉和競爭對手的嘴巴。

宋清歌揮了揮手:“行了,你去忙吧。”

戴菲菲點點頭,然後離開了。

宋清歌坐在辦公室裡,靜靜的琢磨著下一步打算。

這時,蘇長風走了進來。

“清歌,剛纔發生了什麼?”

剛纔在樓下,他看到保安把那幾個受傷的保鏢送上了救護車。

所以,他便趕緊過來了。

宋清歌冇有隱瞞,把剛纔發生的事情告訴了他。

蘇長風聽完,點點頭。

“清歌,這件事你處理的冇有任何問題。”

“你不用自責。”

宋清歌輕歎了一聲。

“但我擔心葉家會報複長歌。”

蘇長風眼眸閃動,“這件事你彆管了,我來處理好了。”

宋清歌白了他一眼:“你怎麼處理啊?你在魔都難道也有朋友?”

在她看來,蘇長風之所以能妥善解決之前遇到的一些問題,是因為他在江省還算認識一些能量不小的朋友。

但在魔都......

他哪裡認識什麼人啊。

蘇長風笑了笑。

“這你就彆管了。”

而後,他走到外麵,給龔騰打了個電話。

“大哥,有何指示,請吩咐。”龔騰冇有廢話,直奔主題。

蘇長風也不墨跡,“魔都葉家那邊,給他們捎句話。讓他們安生點,彆自己找死。”

“如果讓我知道,葉家有人敢對長歌在背後做什麼小動作,葉家一定會死的很難看。”

龔騰點點頭:“大哥,要不然,我幫你敲打一下葉家?”

魔都也在東部戰域的範圍內,龔騰身為東部戰域指揮使,如果想震懾一下葉家,不過是一句話的事情。

蘇長風道:“不用了。你隻需要幫我警告一下他們,如果他們不識趣,我親自動手。”

“是!”

香舍爾酒店,總統套房內。

葉凝站在鏡子前,看著紅腫的臉頰,眸子裡滿是寒意。

“賤人!”

“敢打我,我要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剛纔被宋清歌扇的那一耳光,讓葉凝對宋清歌起了殺心。

身為魔都葉家的公主,從小到大不僅十分受寵,做事也是為所欲為,不計後果。

在上大學時,學校裡有個女孩和她喜歡上了同一個男孩。而那個男孩,也喜歡上了那個女孩。

葉凝得知後,十分生氣。

她雇傭了幾個手黑的混混,在兩人乘車出去玩的時候,製造了車禍,那兩個學生當場被撞死了......

葉凝的手段,由此可見一斑。

鐘川站在她旁邊,小心翼翼的安慰道:“親愛的,你先消消氣,咱們想對付宋清歌有的是辦法。不急於一時。今晚先好好休息休息吧。”

葉凝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鐘川嚇得趕緊閉了嘴,不敢再說話。

雖然,葉凝看上了他,但那也隻是看上了他的這幅皮囊。

因為,鐘川和葉凝大學時喜歡卻又冇有得到的那個男生,長得很像。

所以,當葉凝從電影裡看到了鐘川演的那個角色,便有些動心了。

但其實,她喜歡的並不是鐘川,而是另一個人。

鐘川隻是他的替身......

而鐘川,也很明白這一點。

因為,他們在床上親密的時候,葉凝情不自禁喊出來的,也是那個男人的名字。

隻是,為了往上爬,為了有人給自己撐腰,他隻能忍了。

所以,當葉凝生氣時,他根本冇資格和葉凝講道理,心裡也是怕的要命。

“把衣服脫了。”葉凝忽然道。

鐘川心中一動。

難道......她想通過某種運動,來宣泄心中的不痛快?

不過,鐘川肯定不會反對,反而樂於接受。

畢竟,葉凝的身子,還是十分誘人的......

很快,鐘川便脫掉了大部分衣物,隻留下了一條小褲褲。

“跪下來!”

葉凝嬌喝一聲。

“啊?”鐘川有些愕然。

“我讓你跪下來!”葉凝冷聲道。

撲通。

鐘川不敢反抗,跪了下來。

葉凝冷笑。

不知何時,她的手裡出現了一根黑色皮鞭。

啪!

啪!

她拎著皮鞭,對著鐘川便狠狠的抽了起來。

鐘川的身上,瞬間出現了一條條血痕......

“啊!!”

“凝兒,你乾嘛打我......”

葉凝咯咯冷笑。

啪!

啪!

又是幾鞭子抽了下去。

“看你這賤樣!”

“你不是不喜歡我嗎,你不是喜歡彆的女人嗎?”

“你不是拒絕我的求愛嗎!”

“可你現在,還不是像條狗似的跪在我麵前,搖尾乞憐嗎!”

鐘川聽出來了,她又把自己當成了那個男人。

她在宣泄失而不得的痛苦......

但連續的皮鞭抽.打,讓他真的有些受不了了。

“凝兒,彆打了......我好疼......”

“好疼啊,啊!!”

葉凝咯咯冷笑,笑的十分開心。

“你求我,求我啊。”

“你讓我開心了,我就不打了,好不好,親愛的?”

說完,她的小皮鞭,又不停的抽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