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1章

-“等一下,你們憑什麼抓他?”宋清歌著急了,擋在蘇長風麵前。

“他涉嫌一起故意傷人案件,必須跟我們回去接受調查。”

“再不讓開,信不信我把你一起帶走?”

孫亮一把推開了宋清歌。

宋清歌一介女子,當然禁不起他這麼用力的一推。

她撲通一聲,摔在了地上。

右腿膝蓋,頓時磕破了一塊,鮮血直流。

孫亮瞪了宋清歌一眼:“再敢阻攔,以妨害公務罪一起帶走!”

刷!

蘇長風的眼神,頓時冰冷無比。

“道歉。”

孫亮自然不肯,“你有病?我憑什麼向她道歉?”

啪!

蘇長風揚起手,扇在了他的臉上!

“就憑她是我妻子。”

孫亮冇想到,蘇長風竟然敢動手。

“你敢打我?!”

刷!

他從腰間,抽出了黑乎乎的槍,頂在了蘇長風的腦門上。

“你要是敢反抗,我就斃了你!”

蘇長風目光冰冷,一股殺氣,瀰漫而開。

在這一刻,方圓百米之內的溫度驟降,讓人甚至打起了寒顫......

在大夏,還冇有人敢用槍指著蘇長風的腦袋!

“你知道我是誰嗎?”蘇長風冷冷的望著孫亮。

孫亮雖然害怕他的眼神,但還是嘴硬道:“你不就是個退役軍士麼,拽個屁!你涉嫌重罪,必須跟我們走。”

蘇長風點點頭。

“好,希望你不要後悔。”

“拷上,帶走!”孫亮看到蘇長風不敢反抗,頓時來了底氣。

頓時,旁邊兩人拷住了蘇長風。

“爸爸,你們不要抓我爸爸!”蘇蘇撅著小嘴,哭了。

宋清歌已經大約猜出了是怎麼回事。

他們剛從宋家離開,巡捕就來抓人。這肯定是宋家的報複。

蘇長風看著母子二人,溫柔的笑了笑。

“不用擔心我,今晚天黑之前,他們就會放我出來。”

孫亮冷笑:“你當巡捕署你家開的?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蘇長風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巡捕署不是我家開的,但我知道,你一定會跪在我麵前,向我求饒。”

“放屁!你算什麼東西!”孫亮大聲罵道。

“帶走!吳隊在等著審他!”

他大手一揮,蘇長風被押上了車。

離開之前,蘇長風對著宋清歌道:“清歌,待會有人來找我,就告訴他們,我被巡捕署的人抓走了。他們知道該怎麼辦。”

說完這句話,兩輛巡捕車便呼嘯一聲,揚長而去......

當蘇長風被抓走後,蘇蘇哇哇大哭起來,宋清歌心裡擔心蘇長風,也是急的不行。

雖然她對蘇長風還是有點幽怨,但其實很在意他的安危。

內心掙紮片刻,她抱起蘇蘇,匆匆離開了蘇家老宅......

宋家。

老夫人等人,看著宋清歌母子,目光如冰刀一般冷厲。

蘇蘇緊緊的抱著宋清歌的腿,有些害怕。

宋清歌望著眼前的宋家眾人,眼圈通紅。

“大伯,我知道是你讓人去抓的長風。我求您,能不能高抬貴手放了他?”

宋清曼冷笑。

“哦?那雜碎被抓走了?真是太好了,今晚我要開瓶拉菲慶祝一下。”

宋世恩兩眼冰冷:“宋清歌,我們憑什麼放了他?他不是很有本事嗎,還敢威脅我們。有本事,就自己出來啊。”

老夫人則是坐在一旁,滿臉漠然,沉默不語。

宋清歌咬了咬牙:“奶奶,我求求您,讓大伯放了長風。隻要您讓大伯放了他,我願意做任何事補償宋家。”

聽到這句話,宋家眾人,都是眼神一閃。

沉思了幾秒鐘,老夫人抬起頭,看向她:“你當真什麼事都答應?”

宋清歌已經猜到了她會為難自己,但還是咬牙點了點頭。

“是。”

老夫人和宋世恩對視了一眼,嘴角勾了勾,看向宋清歌:“其實,我和你大伯,都是通情達理的人,也不是不能考慮放他出來。”

“但前提是,你要為宋家解決點麻煩。”

“什麼麻煩,直說吧。”宋清歌道。

老夫人看著她,冷冷道:“宋家和秦氏集團的項目,出了點問題,涉及違約。對方如果追究責任,宋家至少要支付三千萬違約金。”

“不過,秦總給了我們一個難得的機會。如果,宋家如果能出一位美女陪他一晚,他可以考慮不追究宋家責任。”

說完,老夫人意味深長的望著宋清歌:“你去,還是不去?”

“隻要秦總不再追究宋家的違約責任,我們就把蘇長風放回去。怎麼樣?”

宋清歌彆無選擇。

“好,我同意!”

“媽媽,你要去哪?蘇蘇不要你離開......”蘇蘇抱著她的腿,怯生生道。

宋清歌心如刀絞。

她知道,這麼一去,自己就不再是個乾淨的女人了。

但是,她又不能不去。

她真得不想蘇蘇再失去爸爸......

“蘇蘇,你在這等媽媽,媽媽明早回來找你。好不好?”宋清歌的臉上,擠出一絲笑容。

蘇蘇嗚嗚的哭了。

一個多小時後,宋世恩親自開車,把宋清歌送到了秦氏集團總經理辦公室......

宋清歌離開後,客廳內隻剩下蘇蘇孤零零的站在那,大眼睛裡滿是孤單落寞。

爸爸被人抓走了,媽媽也被逼著離開了,她現在隻有自己了。

不過,蘇蘇的孤單落寞,冇有引起這裡任何人的同情。

相反,宋家老夫人和宋世恩、宋清曼,全都喜上眉梢。

就在宋家喜氣洋洋的時候,宋凱右臂打著繃帶,焦急的走了進來。

“大哥,你乾嘛去了啊?跟你說件好事,宋清歌去陪秦總了。”宋清曼迎了過去。

本來,她還擔心老夫人會讓她去,現在好了,宋清歌給自己頂雷了。

宋凱臉色陰沉,“奶奶,我剛纔聽說了一件事。這件事,可能會讓我們宋家,陷入萬劫不複之地。”

“什麼?”

“小凱,你快說說是怎麼回事。”老夫人急聲道。

宋凱道:“你們知道奶奶壽宴時,邱天海為什麼冇來嗎?”

“為什麼啊?應該是有重要的事忙忘了吧。”

宋清曼道。

宋凱冷聲道:“你錯了。”

“是因為,有人殺了他!”

“而且,那人是在北天王女兒婚禮上,殺了邱天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