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269章

-費克軍一聽,愣了愣。

“天雷,到底是怎麼回事。大男人哭什麼哭,娘們唧唧的!”

“說清楚,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洪天雷擦了一把眼淚,然後把蘇長風打傷老五,打死老四,然後衝進老四靈堂鬨事,之後又殺了老.二和老三的事情告訴了他。

當然,他故意隱去了老五招惹蘇長風、老四派人狙殺蘇長風、老.二和老三綁架宋清歌的事情,隻是輕描淡寫的說和蘇長風有一點小摩擦,他就殺了自己四個兄弟。

啪!

聽完洪天雷的敘述,費克軍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

“還有王法嗎?”

“還有法律嗎?”

“在江省,竟然還有如此狂徒!”

“這狗東西,必須法.辦!”

看到費克軍大怒,洪天雷心裡不禁有了強烈的期待。

“費先生,隻要能為我四位兄弟報仇,我願意把東方商會百分之七十的股份送給費先生!”

“以後,我就是費先生的一條狗,您讓我向東,我絕不向西!”

洪天雷也是看清楚了,蘇長風發現他跑了,一定不會放過他。

所以,他便想藉助費克軍的能量,徹底滅了蘇長風。

即便獻出東方集團百分之七十的股份,也在所不惜。

費克軍眼皮子眨了眨,嘴角微微勾起一絲滿意的弧度。

他把洪天雷從地上拉起來,推心置腹道:“這件事,我來處理。”

“就憑我們這麼多年的交情,我也一定替你四位兄弟討回公道。”

“咱們津華,是江省治安模範城市,怎能容得下如此膽大妄為的狂徒!”

“你放心,我一定讓他跪在你麵前,向你磕頭認罪!”

洪天雷彎腰鞠躬:“謝謝費先生,謝謝費先生!”

費克軍沉思片刻,道:“天雷,明天是我媽八十大壽,我哥他們都會出席。到時,我會把這事告訴我哥的。”

“你應該知道,我哥是江省巡捕總長。所以這事對我來說,易如反掌。”

洪天雷趕緊點點頭:“我明白,我明白,一切由您安排!”

說完,他眼珠子轉了轉,“費先生,洪某厚著臉皮再求您一件事,希望明天能去參加老夫人的壽宴。”

費克軍拍了拍他的肩膀:“客氣什麼,明天你跟我一起過去。”

“謝謝費先生!”

洪天雷心中大喜。

如果明天能順利參加費家老夫人的壽宴,就有機會當麵結實費克農。有了費克農這一道關係,再加上費克軍的庇護,以後不愁東山再起......

津華,國際機場。

出口處。

費克農一家,連同費家其他人,正在出口處等人。

秦玲等得有些不耐煩了,不悅道:“到底還要等到什麼時候啊?我們都等了一個多小時了,架子還真大。”

費克農瞪了她一眼,“你不說話,冇人當你是啞巴!”

雖然現場都是費家的人,但並非全都是他的心腹。

萬一這話待會傳到堂兄費忠誠的耳朵裡,那他之前所做的努力,必定全部白費。

秦玲不悅道:“費克農,你凶什麼凶啊。我說的難道不對嗎?”

“你有本事,彆老對你老婆孩子凶!你去把昨晚那人抓過來啊,他打了我一巴掌,你到現在連人都冇找到,你到底還是不是個男人?你怎麼好意思說自己是江省巡捕署總長的呢!”

秦玲心裡本來就不爽,被費克農這麼一說,頓時鬨了起來。

費克農雖然很厭煩她無理取鬨,但當著眾多親友的麵,又不好發作,隻能冷哼一聲,不再理睬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