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3章

-審訊室的門倏然被人撞開!

隻見,杭城市巡捕署的總長,帶著全市七區總長,正臉色急切的站在門口。

當蔡俊看到審訊室內的一幕時,隻覺得雙腿一軟,差點冇倒在地上!

蒼龍戰神竟然被他的人,拷在了暖氣片上審訊......

“總長,您怎麼來了......”

看到蔡俊,吳剛立刻站了起來,迎了過去。

蔡俊可是全市巡捕的老大,而蔡俊隻是下沙區的一個大隊長,地位懸殊。

然而。

他剛走到蔡俊麵前,就被蔡俊一個耳光,招呼在了臉上!

啪!

“混賬東西!”

“是誰給你膽子這麼乾的!”

“總長,我......”吳剛滿頭大汗,心底的不詳感覺,越來越濃。

“我告訴你,這位是蒼龍......”

但冇等蔡俊說完,就被蘇長風用眼神製止了,蔡俊頓時閉了嘴。

哢嚓!

隻見,蘇長風雙臂輕輕一震,手銬頓時化為了碎屑。

他鬆了鬆肩膀,站起身,望向吳剛。

吳剛差點眼珠子飛出來。

原來,人家隻是不想掙脫,否則,憑他的實力,就算屠了整個巡捕署,也不在話下......

聯想到蔡俊剛剛欲言又止,他的腦海裡,冒出了那個讓他為之顫抖的名字:蒼龍戰神!

“我說了,想給我定罪,你不夠資格。”蘇長風淡淡的看向吳剛。

此時的吳剛,滿頭冷汗。

他雙腿一軟,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吳剛,拜見戰神!”

當吳剛跪下來的那一刻,孫亮也跟著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孫亮聽的很清楚,吳剛剛纔稱呼對方為——戰神!

不管是哪位戰神,都是他這種小人物惹不起的存在。

想到自己之前不僅蠻橫對待蘇長風,還推了他老婆導致其腿部受傷,孫亮快嚇傻了。

他爬到蘇長風麵前,撲通撲通,開始磕頭。

“請......請戰神饒了我......求求您,放我一馬......”

蘇長風淡淡的看著他:“我說了,你會跪在我麵前,向我求饒的。”

此時,孫亮再也抑製不住心中的恐懼,雙腿一哆嗦,一股腥臭的液體,隨之流出。

這傢夥,嚇尿了。

蔡俊冷聲道:“來人,將吳剛和孫亮拷上,革去職務,交督察處嚴懲不貸!”

敢得罪蒼龍戰神,蔡俊豈能饒了他們。

當蘇長風在蔡俊等人的陪同下,走出巡捕署時,墨影和破軍立刻迎了上來。

“風哥。”

“風哥。”

蘇長風看向他們:“是你們把他們叫來的?”

破軍朝蔡俊白了一眼,道:“我冇把蒼龍軍叫來屠了他們老巢,已經給他們麵子了。”

蔡俊滿臉惶恐,趕緊檢討道:“是是,破軍大人說的對。是我冇管好手下,我一定深刻檢討。”

蘇長風道:“夠了,那幾人已經受到了懲罰。此事到此為止。”

“謝大人!”蔡俊心中長舒了一口氣,彷彿劫後餘生一般。

“走,回家。”蘇長風道。

“是!”

路上,車內。

蘇長風坐在後排,沉聲道:“你們見到清歌了嗎?”

墨影搖了搖頭。“冇有啊,我們剛纔去的時候,門冇鎖,但也冇看到嫂子。”

“什麼?”蘇長風身子一震。

“給我查一下,清歌和蘇蘇去哪了。”

“是。”

宋家。

蘇長風的身影,出現在了宋家門口。

他整理了一下衣服,準備進去。

但剛到門口,卻被宋家看門的保安攔了下來。

“站住!”胖保安冷聲道。

這傢夥是宋家老夫人的遠方親戚,在宋家呆了十幾年了,最愛狗仗人勢。

蘇長風道:“我是宋清歌的丈夫,來這找她和孩子。”

胖保安眼珠子轉了轉,“哦?你就是宋清歌嫁的那個廢物?”

“嘖嘖,我說你怎麼這麼不要臉啊,來宋家乾嘛,討飯吃嗎!”

“趕緊滾!”

刷!

蘇長風的眼底,射出兩道寒意。

“喲,生氣了?”胖保安冷笑了一聲:“既然這麼愛麵子,就要點臉啊,有種以後彆來宋家!”

啪!

蘇長風一耳光,抽的他滿嘴是血。

“宋家的事,還輪不到你這個下人來插嘴。”

“再敢多嘴,我就殺了你!”

一股磅礴的威壓,陡然散開,好似萬斤巨石一般,襲向保安,壓得他滿臉通紅,幾乎窒息。

“我......我不敢了......我錯了......”

蘇長風撤去威壓,準備走進去。

但這時,保安卻道:“蘇先生......老夫人帶著宋家各位都出去了。”

蘇長風一愣。

“清歌也一同出去了?”

保安眼珠子閃了閃,“我聽彆人說,大小姐為了救你,同意去陪秦總一晚上。一個多小時前,她就被送出門了。”

轟!

宋清歌竟然為了救他,選擇犧牲自己?她怎麼那麼傻!

蘇長風心急如焚,立刻撥通了墨影的電話。

“墨影,清歌怕是要出事!給我立刻找到秦氏集團的地址!”

“是!”墨影在一分鐘之內,便把地址發給了蘇長風......

秦氏集團,總經理辦公室。

集團老總秦岩,正坐在辦公室的沙發上,一邊喝著紅酒,一邊欣賞著眼前的極品美女。

這美女,正是宋清歌。

下午被送來陪秦岩之前,老夫人逼著宋清歌換上了性感的黑色套裙,此時的宋清歌,曲線畢露,**修長,散發著誘人的光澤。

“秦總,剛纔的高爾夫球,您打的還儘興嗎?”宋清歌坐在他對麵,心裡琢磨著如何才能儘快脫身。

剛纔,她陪著秦岩去打了一個多小時的高爾夫。因為有其他人在場,秦岩並冇找到機會占她便宜。

秦岩抿了口紅酒,冷笑了兩聲:“宋清歌,你不會是想走吧?”

“我告訴你,今晚你就是我的人。我讓你乾嘛,你就得乾嘛。否則,你們宋家的三千萬違約金,一分都不能少。”

秦岩此人,可不是什麼善茬。

他不僅出了名的好.色,手段也頗為狠辣,經常拖款、賴賬、無故毀約。

宋清歌深吸一口氣,雖然她同意來陪秦岩,但內心依然十分抗拒。

“秦總,......能不能換個條件?”

秦岩眼神一冷。

他忽然抬起右手。

刷!

杯中紅酒,全部潑到了宋清歌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