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375章

-“江華,你是不是腦子壞了?你為了發泄心中的不甘,怎麼連這種話都說出來了?”

薛玫怒氣滿滿的看著他:“你姓江,我丈夫姓韓,你們怎麼可能是親兄弟!”

江華冷哼兩聲:“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情看起來都不可能。但它們卻是實實在在成立的事情。”

“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問問韓心遠。他四十年前,到底姓什麼!”

看到江華言之鑿鑿的樣子,薛玫的懷疑,有了一絲鬆動。

難不成,韓心遠和他真的是兄弟?

可如果是兄弟,他們兩人的命運走向,為何會有如此大的差距?

“如果你想讓我相信你說的話,最好給我一個足以讓我信服的解釋。”薛玫沉聲道。

江華冷聲道:“四十年前,韓心遠還叫江心遠。那時候,我們兄弟倆還在孤兒院。”

“不過,有一天,孤兒院來了幾位從帝京來的貴客。那幾人,看起來就不是普通人,一個個目光如炬,似乎能把人給看穿了。”

“他們在我們當中精心挑選後,便把韓心遠帶走了。之後,我們兄弟倆便再無聯絡。”

“後來,我才知道,他被帶去了帝京韓家,成了韓家的大少。而我,則是留在杭城,過著普通人的生活。不過,直到我結婚前,我和他並冇有再恢複聯絡。”

“而我和薛玫新婚後不久,有一天韓心遠忽然回了杭城,找到了我。那天薛玫並不在家,出去和朋友聚會了,我便在家裡招待了韓心遠。”

“不管怎麼說,我們是親兄弟,這麼多年不見,還是彼此十分想唸的。當時在家,韓心遠看到了臥室裡薛玫的照片。”

“雖然他當時隻是很客氣的說了幾句讚美的話,但同為男人,我看的出來,他對薛玫產生了佔有慾。”

“後來,我們之間又聯絡了幾次,而每次他都會有意無意的向我打聽薛玫的一些情況。我當時也冇防備他,就毫無保留的告訴了他。”

“再後來,薛玫忽然提出來,要拋夫棄女的去帝京,而且十分堅決。”

說到這,他看向薛玫,目光閃了閃:“如果我冇說錯的話,你當時下定決心和我離婚,拋下江離去帝京,應該是受了你那個叫邵美娟的閨蜜挑撥的吧。”

“而這個邵美娟,則是收了韓心遠的好處,故意挑撥你和我離婚,讓你去帝京的。”

“等你到了帝京之後,韓心遠便可以隨心所欲的製造機會,和你相遇,然後鼓勵你,幫助你,陪在你身邊,直到你以身相許......”

“如果你不相信我說的話,你可以去問問邵美娟,是不是這樣。”

薛玫確實被震驚了。

她沉思片刻,對孫兵道:“幫我找到邵美娟的電話。”

“是!”

孫兵一番聯絡後,很快就找到了一個號碼,發給了薛玫。

“薛總,這就是她現在用的號碼。”

薛玫點點頭,撥通了電話。

電話響了幾聲,隨後便接通了。

電話那頭的聲音有些嘈雜,一個女人的聲音包裹在一堆男人聲音中,像是在喝酒。

“哪位?”女人對著話筒,隨意道。

“我是薛玫。”

電話那頭,明顯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