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417章

-馬丁的話說完,鄭新月的眼神已經想要殺人了。

他這話等於在告訴大家,鄭新月是個水性楊花,不知廉恥的女人。她除了馬丁,還有不少其他男人......

鄭新月怎麼可能不怒。

即便這是事實,也不能當眾說出來。

馬丁也是被她那一耳光扇的失去了理智,這才說出來......

一旁的皇甫奇,看著狗咬狗的兩人,勾了勾嘴角,而後目光落在了鄭新月的臉上:“鄭新月,你的情況也不容易樂觀,就不要隨意發脾氣了。”

“對你來說,情緒激動也會加速病情發展的。所以啊,我勸你淡定一點,看開一點。人生冇有什麼過不去的坎,你說對吧?”

刷!

鄭新月臉色一顫:“你這話什麼意思?”

“你是說,我也得了梅病?”

皇甫奇玩味的笑了笑:“不不不,我不是這意思。”

鄭新月長輸了一口氣:“那就好。我就知道,我是不可能有病的。”

“馬丁得病完全是他自己在外麵放.浪,跟我冇有任何關係。”

然而,她並不知道,皇甫奇的話隻說了一半:“鄭新月,你確實冇得梅病,但是,你的RU腺瘤已經馬上要擴散全身了。”

“我勸你,趕緊去醫院檢查檢查。”

刷!

鄭新月和身旁眾人,臉色再次大變。

“你說什麼......你說我有RU腺瘤?”

“這不可能!”

“我每年都體檢,查的很仔細,不可能有RU腺瘤的!”

一旁的鄭安泰,也冷冷的看向皇甫奇:“小子,有些話,不可以亂說。否則,會帶來殺身之禍的。”

皇甫奇笑道:“鄭新月,你是今年幾月份體檢的?”

鄭新月皺眉道:“一月份。怎麼了?”

皇甫奇點點頭:“那就對了。現在都十二月份了,馬上一年了。一年的時間,RU腺瘤完全可以形成。”

“不信的話,你摸摸左胸口往下兩寸,看看那裡是不是摸一下就刺疼無比。”

鄭新月和鄭安泰對視了一眼。

鄭安泰沉默片刻,道:“你按照他說的試試。”

鄭新月點點頭,抬起手按在了左胸口下麵兩寸之處。

“啊!!”

“好疼!”

鄭新月手指碰到那裡,微微一用力,整個人就想觸電一般......

“你的手指往往上摸一下,看看那裡是不是有腫塊。”皇甫奇又道。

鄭新月趕緊往上摸去。

隨即,臉色慘白。

的確,那裡有了一個手指頭大小的腫塊......

鄭新月的臉色慘白如紙,對皇甫奇的話再也冇有了任何懷疑。

“皇甫先生......請問我現在該怎麼辦?”

“你能一眼看出來我的病,肯定能幫我治好!我求求您,救救我好不好?”

皇甫奇嘴角勾了勾:“你不怕我害你?”

鄭新月趕緊搖頭,眼底滿是焦急:“不會的......您是神醫,醫者仁心,您一定不會害我的......”

皇甫奇笑了笑,“你不怕我害你,但是我怕你們誣陷我啊。萬一我給你治病的時候,你有其他毛病發作,你們肯定賴在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