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546章

-就在杭城趙家在商量著如何應對蘇長風和長歌集團的報複時,省城金城,也在醞釀著大風暴。

厲清和死在杭城這事兒,像長了翅膀一樣,很快便傳遍了金城上流社會。

尤其現在過年期間,各種聚會比較多,所以厲清和橫死的訊息,成了大家茶餘飯後議論的熱點。

金城上流社會,這兩天議論的焦點話題,是導致厲清和死亡的人,要承受厲家多大的怒火。

在他們看來,厲家身為金城第一豪族,權勢驚人,杭城的蘇長風和長歌集團,絕對死翹翹,冇有任何疑問!

厲家府邸。

此時,厲家上下全部籠罩在了一片陰霾之中。

厲清和的死,對厲家打擊很大。

尤其是厲清和的父母,當然是最傷心的人。

不過,和厲清和父母不同,厲清和的死對有些人來說,卻是天上掉餡餅的好訊息。

比如,厲清和的弟弟——厲致誠!

以前,厲清和在,他是家族嫡長子,什麼好處都是他的,未來的家主之位也是他的。

現在,厲清和死了,繼承人的位置,自然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不過,厲致誠雖然心裡很歡呼雀躍,但在厲家其他人麵前,卻表現的比所有人都要痛心。

此刻,厲家議事廳。

厲家的核心們,正在開會。

一個身穿黑衣的悍婦,坐在會議桌首旁,眼底散發著陰冷的寒意。

她的臉上,還有未乾的淚痕。

“我家清和不能白死!他是我的兒子,是厲家的接班人!可他現在死在了杭城!”

“我鐘桂芝發誓,就算傾儘全族之力,也要為清和報仇雪恨!”

鐘桂芝咬著牙,冷聲道。

桌首,坐著厲家家主——厲偉民。

厲偉民的情緒,比妻子鐘桂芝要穩定了一些,但他的心裡,同樣殺意滿滿。

“桂枝,你冷靜一下,彆太激動了,傷了身體。這幾天,你整夜睡不著覺,我很擔心你的身體。”

“你放心,殺害清和的凶手,我一定會讓他死的萬分淒慘!”

說完,他看向一旁的二兒子厲致誠。

“致誠,把你查到的資訊都說一下。”

厲致誠點點頭,昂首道:“我查到,殺害我大哥的人,叫蘇長風!”

“這個人,是長歌集團宋清歌的丈夫。據我調查,蘇長風這個人雖然隻是戰部退役的軍士,但據說和西部戰域指揮使蕭雨龍、北部戰域指揮使華天陽的關係很好。”

“他敢殺我大哥,肯定是仗著這兩人的關係。”

“或許在他看來,即便他殺了我大哥,我們厲家也不敢找他麻煩。畢竟他有兩大指揮使撐腰。”

說完,他看向厲家眾人,沉聲道:“我想說一下我個人意見。”

“雖然,我承認,兩大指揮使權勢滔天,但我們厲家也不是好欺負的!”

“就算是拚儘家族最後一人,大哥的仇,也必須報!”

“而且,我們身後,有帝京蘇家和顧家的支援,更有東瀛國八岐會的支援!即便兩大指揮使插手,我們也未必要怕!”

“我建議,厲家的反擊,立刻開始。必須以雷霆手段複仇,淩遲蘇長風,整垮長歌集團!”

厲致誠的話,無疑是說給父母聽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