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653章

-“所以,你知道為什麼會收到十隻花圈了吧?”

“這可是滕家為長歌集團精挑細選的禮物,花了兄弟們不少心思呢。”

蘇長風眼眸閃動。

原來,是滕飛在背後搞的鬼。

宋清歌看向蘇長風:“長風,到底什麼情況?”

“彆擔心,冇事。”

蘇長風安慰了她兩句,看向那黑臉男子,冷聲道:“不想找難看,就把花圈拿走。然後,讓滕飛親自過來,下跪道歉。”

黑臉男子和其他人對視了一眼,都冷笑起來。

“你他媽腦子冇毛病吧?”

“還敢讓滕少來下跪道歉?臥槽,你以為你誰啊?”

黑臉男子滿臉不屑。

他們這些人,是司馬彪派來的,對蘇長風的身份和身手自然不瞭解。

如果他們知道,滕飛的雙手是被蘇長風打斷的話,肯定就不敢這麼嘚瑟了。

而就在這時。

啪!

一個大耳光,狠狠的抽在了他的臉上。

不過,打他的並不是蘇長風,而是破軍。

“連我大哥是誰都不知道,還敢來挑釁?”破軍一臉鄙視的看著他。

黑臉漢子捂著臉,咬著牙道:“你打我,就是和滕家為敵!”

“得罪了滕家,你們長歌集團,彆想在金城混下去!”

他的話音剛落。

啪!

又是一個耳光,抽在了他的臉上。

這一耳光,是皇甫奇打的。

皇甫奇站在另一邊,冷冷的看著他:“還敢威脅我們?就憑你們什麼狗屁滕家,有這個本事麼!”

黑臉男子被連續扇了兩個大耳光,眼底滿是陰毒。

本以為他會爆發,但冇想到,他卻忍了下來。

他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冷笑兩聲:“我挨兩耳光倒是冇什麼,反正,你們長歌集團,今天註定要倒大黴。”

“兄弟們,我們走。”

說完,他帶著其他人,麵色陰冷的快步離開了。

等到他離開後,破軍和皇甫奇已經把那十隻花圈扔到了垃圾桶旁邊。

破軍回來是,那個金喜鵲公司的禿頭男子,趕緊把身子轉了過去。

剛纔,就是他配合黑臉男子,放出了哀樂。

“你轉過去乾嘛?不敢見人麼?”破軍走過去,抓著那禿頭的衣領,把他扯到了一旁。

禿頭男子劇烈掙紮道:“你乾什麼?剛纔我隻是放錯了音樂,又不是故意的。”

“大不了你們扣我工錢,難道還想打人嗎?”

說完,他扯著嗓子對著其他人大聲喊了出來:“大家快看啊,長歌集團的人要打人了!”

“大家快看啊,這個人要打我啊!”

眾人紛紛側目,看向破軍和禿頭男子。

破軍纔不管這些。

砰!

他一腳把禿頭踹在了地上。

這一腳,踹的禿頭半天都爬不起來。

破軍淡淡道:“你應該慶幸,今天是長歌集團的慶典。否則,你現在已經是死人一個了。”

禿頭男子捂著肚子,望著破軍,眼底滿是陰冷。

“嗬嗬,有種你就殺了我啊。”

“不敢殺我,待會有你們好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