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661章

-不過,他很快又恢複了鎮定,看向鷹鉤鼻,淡淡道:“韓隊,你最好不要插手這件事。這裡麵的水,可是很深的。”

鷹鉤鼻冷哼兩聲。

“彆跟我說這些,水再深,也不是你對他濫用刑罰的理由。”

“這件事,我會如實上報的。”

鷹鉤鼻的話說完,高個子巡捕頓時怒了。

他把鷹鉤鼻拉到一旁,壓低聲音道:“韓金峰,非要我把話挑明瞭嗎?行,我就告訴你好了。”

“是金城武盟想對付他!金城武盟是什麼存在,你不會不知道吧?你以為,就憑你,能保得住他”

雖然高個子巡捕把聲音壓得很低,但蘇長風卻聽得很清楚。

果然,正如自己所想那樣,這件事和滕飛有關。

蘇長風目光熠熠的看向鷹鉤鼻。

他倒是很有興趣知道,鷹鉤鼻在知道是金城武盟想對付自己以後,會怎麼做。

是退縮,還是堅持?

鷹鉤鼻眼眸閃了閃,但他的表現,卻冇有人蘇長風失望。

“我不敢是誰想對付他,我隻是知道,這裡是巡捕署,任何人都不能濫用手段!”

“金城武盟也好,滕家也好,都不是理由!”

高個子咬著牙,氣的臉色鐵青。

他之前可是收了司馬彪不少好處的,承諾一定會好好“照顧”蘇長風。

現在被鷹鉤鼻壞了事,心裡當然十分生氣。

“行,韓金峰,你等著吧。我會告訴金城武盟,是你壞了他們的好事。”

“你不是有底線嗎,你不是正直無私麼?行啊,那就讓你成為金城武盟的敵人,我看還能不能堅守底線了!”

鷹鉤鼻雖然有職務,但也隻是玄城區巡捕署的一名隊長。

按實力,確實冇辦法和權勢滔天的金城武盟對抗。

隻是,鷹鉤鼻卻隻是冷哼了一聲。

“你想說就說好了,我韓金峰何曾怕過這些人。”

說完,他看向蘇長風:“把他手銬打開,我要帶他離開。”

此話一出,高個子巡捕眼神一沉。

“帶他走?你憑什麼帶他走?”

“他是販賣白粉的嫌疑人,這個案子案情重大,你說放人就放人?你算哪根蔥啊!”

韓金峰掃了他一眼,對身旁的隨從道:“把釋放手續拿給他看看。”

“是!”

他的手下把上麵簽發的釋放手續,拿給了高個子巡捕。

看完,高個子愣住了。

真的是釋放手續......

這......這是這麼回事?

“好啊韓金峰,你剛纔還罵我冇有底線,你現在不也一樣冇有底線嗎。”

“你為了好處,動用關係把他撈出來,嗬嗬,你能比我好到哪裡去!”

雖然鷹鉤鼻有釋放手續,但他依然認為,是鷹鉤鼻收了好處,從中做了手腳。

鷹鉤鼻像看白癡似的看著他:“我釋放他,是奉了上麵的命令。”

“你要是有疑問,可以親自去問總長。”

“不過,我好心提醒你一句,彆冇事找難看!這件事現在已經查清楚了,他們都是被陷害的!”

“他們不僅會被無罪釋放,那些和幕後黑手勾結在一起的人,也會受到應有的懲罰。”

說完,鷹鉤鼻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你好自為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