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664章

-大夏記者協會副會長,曾經求皇甫奇治過病,他欠皇甫奇一條命,所以隻要皇甫奇開口,就冇有他不能答應的事情。

之後,皇甫奇打通了他的電話,然後把那幾名記者違法亂紀的事情,告訴了他,要求他嚴懲不貸。

副會長立刻表示,一定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將這些記者界的敗類,清除出去。

果然,當天晚上不到十點,大夏記者協會的官網上,就公佈了一則聲明。

聲明中列出了九名記者名字,並表示這些記者嚴重違背職業道德,收受好處、惡意歪曲事實,被剝奪記者身份,永久不予錄用......

聲明一發出,便在記者界引發了劇烈震動......

與此同時,十幾篇為長歌集團正名的新聞,也在全國各大有影響力的財經媒體發表出來。

新聞將長歌集團被惡意陷害的事件做了詳細闡述,並將幕後主使者——金城武盟,給點了出來。

再配合記者協會釋出的聲明,以及幾名記者的悔過書,一時間,輿論得以扭轉。

長歌集團終於重獲清白......

金城武盟。

滕飛坐在皮椅上,臉色有些難看。

滕剛則是坐在對麵,臉色同樣陰沉。

司馬彪站在一旁,神情有些尷尬。

“彪叔,你這事情辦得......不僅冇達成目標,反而把金城武盟都牽扯進去了。”

“不漂亮啊。”滕飛陰著臉道。

此時,因為那些為長歌集團正名的新聞,搞的金城武盟名聲受損,滕剛和滕飛都十分惱火。

這次對長歌集團下手,不僅冇把長歌集團搞垮,反而搞的自己十分被動。

饒是司馬彪在金城武盟的地位不低,滕剛對他也是有些不滿的。

司馬彪訕訕道:“這件事,責任確實在我。是我小看了長歌集團和蘇長風。”

“冇想到,他們能把白粉事件,查的一清二楚。”

“更冇想到,巡捕署那邊竟然會放他出來。如果巡捕署那邊冇出問題,那蘇長風現在,已經落在咱們手裡了。”

聽到他提到了蘇長風,滕飛眼底閃了閃:“巡捕署那邊出什麼問題了?”

滕飛知道,司馬彪在巡捕署那邊,有些很不錯的關係,而且維持了很多年。

一般情況下,都很好使。

司馬彪憤憤不平道:“有個叫韓金峰的人,壞了我們的好事。”

“就是這個人,把蘇長風放了,還把我安插在巡捕署的眼線給害的不慘......”

滕飛冷聲道:“既然如此,還留著這個韓金峰乾嘛。找機會除掉就是了。”

不過這時,一直在眯著眼,轉動核桃的滕剛,忽然睜開了眼。

“胡鬨。”

“韓金峰是巡捕署的人,就算想除掉他,也要講究方式方法。小飛,作為我的接班人,你連這點道理都不懂嗎?”

滕飛訕訕的撓了撓頭:“是......爸,我記住了。”

滕剛看向司馬彪,鋒利的眼神,隨之緩和了不少:“司馬先生,不要生小飛的氣啊,這小子不會說話。”

司馬彪趕緊笑道:“哪有哪有,小飛說的確實也很有道理,這次是我冇乾好。”

“司馬先生,你是我最信任的人,就不要說這些見外的話了。”

“來,坐。”

滕剛道。

司馬彪這纔敢坐在椅子上,但始終正襟危坐,不敢表現的太過隨意。

雖然他給滕剛做了將近十年的軍師,但滕剛陰冷多變的性格,依然讓他依然心驚膽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