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698章

-此時,滕飛坐在一群世家公子的C位。

他坐的那桌,是位置最好的一桌,能在這桌坐下的,自然身份都不一般。

他旁邊,還坐著兩人。

一個是許家大小姐許雅文,另一個則是許雅文的未婚夫——蔣君昊。

蔣君昊能坐在這一桌,自然是托了許雅文的福。許家是金城頂級豪門,而蔣家,還達不到這個層次。

許雅文不愧是金城三大交際花之一,今天的她,一襲長款露背禮服,露出大片美背,把她火辣動人的身材,完美的展現了出來。

旁邊的蔣君昊,也是一身大牌西裝加身,英俊帥氣。

今天是許雅文第一次和他一起來百君會所,蔣君昊自然很重視。

此時,滕飛一臉火熱的看向跳舞的那些美女,尤其是那個領舞,讓他口水快流下來了。

一旁的蔣君昊,拍馬屁道:“滕少這是看上哪個美女了麼?要是看上了,待會直接和芸姐說一聲,帶走就是。”

芸姐是百君會所的老闆,也是個絕色女人。

隻不過,她背後有大靠山撐腰,幾乎冇人敢打她的主意。

蔣君昊的話說完,一旁的許雅文也咯咯笑了兩聲:“君昊說的冇錯,滕少,喜歡就帶走好了,這世界上,就冇有滕少搞不定的女人。對吧?”

滕飛朝臉色一冷,許雅文看了一眼,冷哼了一聲。

“許雅文,你這在諷刺我呢?”

許雅文一愣:“滕少這話是什麼意思?我哪裡敢諷刺您啊。”

蔣君昊也有些詫異:“滕少,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雅文剛纔的話,明明是在誇獎您厲害啊。”

“隻要是您看上的女人,就冇有您不能搞定的啊。”

然而,他的話剛說完,滕飛就一腳把他的椅子踹翻了!

“馬勒戈壁的,許雅文諷刺我也就罷了,你算什麼東西,也敢來諷刺我?”

蔣君昊一臉委屈,看向許雅文。

許雅文皺了皺眉頭:“滕少,我們什麼時候諷刺過您了?”

“您是不是誤會了啊?”

滕飛指著許雅文:“上次還不是你那個叫趙觀南的表弟,說要把那個姓林的女的獻給我。結果呢,我被他害的有多慘,你不知道?”

許雅文這才意識到,原來滕飛的兩條胳膊被打斷,是因為這件事。

不過,這件事趙觀南並冇有和她說,所以她確實不知道。

許雅文深吸一口氣,看向滕飛:“滕少,這件事我確實不知情,我替我表弟向您道歉。您看可以嗎?”

在道歉的同時,她心底對趙觀南產生了濃濃的不滿。

要不是因為他,她堂堂金城三大交際花之一的許雅文,需要當著眾人的麵,向滕飛道歉?

滕飛哼了兩聲,給了她一個台階。

“這件事,就先這樣,以後再說。”

許雅文點點頭,臉色好看了一些。

但這時,滕飛卻掃了蔣君昊一眼,冷聲道:“我可以給你麵子,但是他,給我滾遠點!”

“......滕少,他是我未婚夫!你一定要這樣?”許雅文的臉色,又拉了下來。

滕飛哼了兩聲:“老子就是看他不順眼,就要讓他滾到一邊去,你有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