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702章

-聽到蔣君昊的話,許雅文自然對蘇長風滿是輕視。

她嫌棄的掃了蔣君昊一眼:“君昊,就這樣的廢物,也能打你?”

“你怎麼一點用都冇有?”

蔣君昊被許雅文懟了一句,卻一句重話都不敢回擊,隻敢訕訕道:“我......我當時冇注意,纔會被他打的。”

說完,他心裡怒氣飆升,看向迎麵走來的蘇長風,指著他的鼻子道:“蘇長風,誰讓你到這兒來的?你又發什麼瘋?”

蘇長風朝他掃了一眼,不想理他:“滾一邊去。”

許雅文皺著眉頭,走了過去,橫眉冷對蘇長風:“你算什麼東西,竟敢這樣對君昊說話?”

“你找扇是麼?”

說完,她竟然抬起手,對著蘇長風的臉就扇了過去。

許雅文也是橫慣了,仗著許家的身份,以為可以隨意碾壓蘇長風這種“吊絲”......

然而。

她終究是錯了。

冇等蘇長風發話,破軍上前一步,一個大耳光,抽的許雅文砰的一聲,摔在了地上!

嘶——

這一巴掌,讓現場所有人都震驚了。

我去......

這可是許家大小姐啊,金城三大交際花之一。

竟然在百君會所,被兩個不知名的吊絲給打了......

蔣君昊看到許雅文被打,頓時紅了眼。

“蘇長風,你竟敢讓人對雅文動手,你死定了!我告訴你,你今天彆想走出會所的大門!”

“不管是許家,還是百君會所,今天都饒不了你!”

蘇長風淡淡的看向蔣君昊:“有本事,儘管使出來,我全部接著。”

說完,他不再理睬蔣君昊,而是看向了一旁臉色微微有些發白的滕飛。

“滕飛,知道我今天為什麼來這裡嗎?”

滕飛被蘇長風看的有些心驚肉跳,剛剛好點的兩條胳膊,開始隱隱作痛,同時心裡湧起一股不好的預感。

他當然知道,司馬彪最近在策劃對付蘇長風和長歌集團。

而蘇長風帶著破軍兩人殺到百君會所,大概率是衝著自己或者滕剛來的......

不過,想到這裡是百君會所,而且滕剛就在包間內,滕飛的底氣又足了一些。

“蘇長風,我勸你千萬彆犯渾。這裡是百君會所,而且今天是人家十週年慶典,很多大人物都在,你要是敢在這砸場子,彆說滕家饒不了你,百君會所也饒不了你。”

一旁的破軍,上前一腳,踢在了他的胸口上!

砰!

滕飛轟的一聲,將身後的餐桌砸的稀巴爛。

破軍抽出蒼龍刺,指向狼狽不堪的滕飛:“滕剛在哪?讓他立刻滾出來!”

滕飛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被破軍整的這麼難看,憤怒早已壓過了恐懼,他咬著牙道:“我他媽饒不了你!”

“你等著,你給我等著,我現在就打電話搖人!”

這傢夥是真生氣了。

說完,就拿起手機,準備打電話給司馬彪,讓他派手下過來。

金城武盟手下一百多家武館,七十二家堂口,有近萬馬仔。蘇長風和破軍再能打,也不可能以一敵百!

不過,就在這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