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710章

-聽到破軍的話,滕剛和滕飛都瞪大了眼睛,無法置信的看著他。

“你剛纔說什麼......北境,蒼龍戰神?”

“我什麼時候得罪蒼龍戰神了?”滕剛的額頭,滿是冷汗。

破軍無語的搖了搖頭。

“蒼龍戰神,就站在你眼前。”

他的目光,看向蘇長風。

而後,他把手中的一塊雕刻著青龍的令牌,啪的一下,亮了出來。

“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這是什麼?”

蒼龍令!

這是蘇長風之前交給破軍的蒼龍令,破軍把它亮了出來。

轟!

此時,滕剛父子,嚇得全身冷汗都出來了。

蒼龍令,世人皆知!

這的確是蒼龍戰神的專屬信物,無人敢複製!

此時,無論是滕剛還是滕飛,都忽然明白了。

為何蘇長風和破軍的實力那麼強,為何他們針對長歌集團和蘇長風的陰謀,全都失敗了,為何蘇長風根本不怕他們叫人來......

因為,他是大夏舉世無雙的蒼龍戰神!

撲通!

滕飛雙腿一軟,直挺挺的跪在了地上!

“參見戰神大人!”

“小的......小的以前不知道您的身份......請您......饒了小的......”

滕飛跪在地上,渾身顫抖著,那模樣,就像一條嚇破了膽的狗。

這小子以前有多嘚瑟,現在就有多卑微。

滕剛也是臉色慘白,重重的歎息了一聲。

“是我滕某人有眼無珠。”

“冇想到,招惹了一尊自己一輩子都憾不動的大佛!”

他長歎一聲,看向蘇長風,眼底滿是祈求:“戰神大人......我知道我做的這些事,讓您可以殺我好幾次的。”

“我不求自己能活著,隻求您能放過我的兒子。他還小,不懂事,求您給滕家,留個後!”

撲通!

滕剛從沙發上摔了下來,但因為四肢被打斷,隻能頭頂著地,滿臉泥土的對著地麵咚咚咚的磕著頭,祈求蘇長風放過滕飛......

看著滕剛這樣,滕飛也是實在忍不住了,哇的一聲,衝過去抱著滕剛,哭了出來。

“爸......是我錯了......我今天還帶著他們來找您......是我錯了啊爸......”

倆父子抱在一起,哭的稀裡嘩啦的,看起來十分可憐。

蘇長風和破軍對視了一眼,都苦笑了一聲。

“我說要殺了你們了麼?”蘇長風淡淡道。

滕剛父子一聽,頓時一抹眼淚,來了精神。

“戰神大人......您的意思是......饒了我們?”滕剛急聲問道。

蘇長風看著他,道:“饒你們一命,冇問題。但是,我有條件。如果你能答應,我就饒你們一命。”

“您請講,您請講!”滕剛心潮澎湃,本以為要死翹翹了,聽到有活路,當然十分激動。

蘇長風看著他的眼睛,沉聲道:“從現在起,我就是你的主人。你和你麾下所有勢力,都必須百分百服從我的命令。如有不遵,後果自負!”

滕剛幾乎冇有任何猶豫,立刻答應了。

“我同意,我冇有任何意見。從現在起,您就是我的主人!我和我兒子,就是您養的狗!”

“您讓我們去咬誰,我們就去咬誰!”

看到滕剛服了軟,蘇長風便點了點頭。

“不過這件事,你不要向彆人透露,你們父子倆知道就好。”

“是,是!”滕剛父子點頭如搗蒜。

其實,蘇長風今天和破軍來百君會所,當然是為了報仇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