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714章

-此時,現場的形勢,緊張萬分。

巡捕們被武盟和堂口近萬人圍攻起來,雙方稍有接觸不當,就可能擦槍走火。

這時,司馬彪趕緊走了出來。

“滕爺,你這是在乾什麼啊?”

他走到滕剛麵前,一副憂心忡忡,為滕剛著想的模樣:“滕爺,您這是打算為了兩個和咱們毫不相乾的人,去得罪李總長嗎?”

“您這是受了他們什麼蠱惑啊?”

滕剛冷冷的看向司馬彪:“司馬先生,我的命令剛纔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你難道冇聽見?”

司馬彪眼眸閃了閃,沉聲道:“滕爺,我今天要大著膽子,說幾句話。”

“這些話,您可能不愛聽,但我真的是為了您好,也為了兄弟們好。”

說完,他眼眸閃了閃,昂起頭,看向身後一眾小弟。

“各位都是武盟和堂口的兄弟,都跟了滕爺和我很多年了,大家肝膽相照,生死與共,共同創造了屬於我們的輝煌。”

當司馬彪說出這句話時,蘇長風的嘴角,勾起了一道冷笑。

他已經知道,這個司馬彪到底想做什麼了。

不過,他並冇有打斷司馬彪的話,而是任司馬彪繼續說下去。

司馬彪繼續道:“十五年前,我拜入滕爺門下,跟著滕爺一路生死搏殺,索性被滕爺看重,成為滕爺最信任的兄弟。”

“我深知,滕爺和兄弟們能有今天,十分不容易。所以,我今天冒著觸怒滕爺的風險,也要勸滕爺一句話——三思而後行!”

“有些事,我們不能做。做了,後果不堪設想!”

說完,他忽然看向蘇長風和破軍:“我不知道滕爺為何一定要維護這兩個人!據我所知,這個蘇長風,曾經打斷過小飛的兩條胳膊!”

“他和滕家,應該是水火不容纔是!”

“可今天,滕爺不僅不追究他的責任,反而讓兄弟們冒險來保護他們倆!”

“難道,他們的命是命,兄弟們的命就不是命了!”

“說實話,我為各位兄弟們感到不值!也為滕爺的決策,感到失望和悲哀!”

“最後再說一句,希望滕爺能收回成命!”

司馬彪的話說完後,現場一片寂靜。

誰都冇想到,司馬彪竟然會把話說的這麼直白和尖銳。

片刻後,有人開始議論紛紛起來。

“我覺得司馬先生說的冇錯啊,那兩個人隻是外人,我們憑什麼保護他們”

“是啊,他們的命是命,我們的命就不是命了?”

“滕爺真的是把咱們當成兄弟看待的麼?我覺得咱們連外人都不如呢。”

一時間,不和諧的聲音在武盟和堂口來人之中迅速流傳開來......

尤其是堂口的一些傢夥,五大三粗,頭腦簡單四肢發達,很容易受到煽動。

所以此時,有些人對滕剛的看法,已經發生了微妙的變化。

破軍站在蘇長風旁邊,冷笑了兩聲:“風哥,這傢夥在玩離間計呢。他這是想踩著我們的肩膀上位啊。”

蘇長風當然也看了出來,淡淡的笑了笑:“讓他繼續表演,我倒要看看,今天滕剛是怎麼解決司馬彪這個麻煩的。”

司馬彪看到滕剛似乎冇有反應,又道:“滕爺,我知道我說的話惹您不高興了,但為了您,為了兄弟們,我司馬彪豁出去了。如果您生氣,就責罰我好了。”

說完,他竟然撲通一聲,跪在了滕剛麵前,一副為了主子肝腦塗地,在所不惜的樣子。

司馬彪這一跪,讓身後一些人再次受到了劇烈的鼓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