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715章

-本來,司馬彪在武盟和堂口的地位就很高,一直充當著軍師的角色。現在他為了“主子”,為了兄弟,拚死“諫言”,一些看不清裡麵道道的傢夥,很快就上當了。

撲通!

幾十人同時跪了下來。

而後,幾百人也跟著跪了下來。

“請滕爺三思!”

“請滕爺三思!”

蘇長風心中冷笑,司馬彪好深的心機啊。

他帶著大家這麼一跪,滕剛如果不答應,肯定會被手下的人認為是,不把兄弟們的命當回事,威信將會嚴重受損,甚至還會動搖很多人對他的忠心。

但如果,滕剛答應了,那他想保護的蘇長風和破軍就不能再保護了。

如果蘇長風和破軍出了事,滕剛照樣不會好過。

可以說,司馬彪來了這麼一出,是把滕剛架在火上烤,騎虎難下。

這道理,蘇長風和破軍能看明白,李飛等人能看明白,秦芸芸也能看明白。

滕剛自然也不例外。

雖然他給人的印象有點五大三粗,但他能混到今天這個位置,足以可見他的過人之處。

滕剛看向司馬彪,和跪倒在地的那幾百人。

忽然,哈哈大笑起來。

“司馬先生,各位兄弟,你們這是乾什麼啊。快起來!”

司馬彪低著頭,信誓旦旦道:“滕爺不收回剛纔的命令,我就不起來。”

“我相信,兄弟們也不會起來的!”

滕剛的眼底劃過一抹陰沉,不過,他臉上卻透著和煦的笑容:“兄弟們,你們都誤會我了。”

“如果我滕剛不把你們當兄弟,不珍惜你們的性命,就不會把每個月一半的收入,都分給兄弟們。”

滕剛說的話倒是冇問題。

的確,每個堂口的收入,他隻留一半,剩下的一半,全都分給堂口的兄弟。

可以說,跟著滕剛混,有吃有喝,拿到手的錢也是相當可觀,。

所以,這也是滕剛能掌控整個金城地下世界的重要原因之一。

“我也不瞞各位了。”

滕剛深吸一口氣,看向眾人,大聲道:“其實,我的傷,並非是自己摔得,而是受到了攻擊!”

刷!

眾人的臉色,紛紛一變。

蔣君昊和許雅文,以及秦芸芸等人,臉上露出喜色。

難道,滕剛是頂不住壓力,要指認蘇長風了?

秦芸芸沉聲道:“滕先生,你早就應該說出真相了。有李總長在這,還有你近萬兄弟在這,你有什麼好怕的。”

司馬彪眼眸閃了閃,看向滕剛:“滕爺,打傷你的人是誰?如果我猜的冇錯的話,應該就是蘇長風和破軍吧?”

然而,滕剛的回答,卻讓所有人又是一驚。

“你們錯了,打傷我的人,並不是蘇先生和破軍先生,他們是救我的人。”

“我是被以前仇家派來的殺手偷襲了,是蘇先生和破軍先生出手,才救了我。要不然,我這條命,早就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