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734章

-聽到紅姐的話,張秘書差點冇一巴掌把她拍死。

“紅姐,你也是老經紀人了,怎麼能拿藝人的前途冒險?你難道不知道,這樣做很風險很大嗎?”

紅姐訕訕道:“張秘書,我是看一倫心情不好,所以纔想給他解解悶的。誰知道......”

張秘書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這件事你彆和我解釋了,等到搞定了眼前這個人,去和少東家說吧。”

紅姐心裡很是鬱悶。

去和少東家說,肯定免不了要被罵。甚至,還會被追究責任。

但事已至此,也隻能這樣了。

然而,就在這時。

砰砰!

兩道身影,轟的一聲,重重的摔在了紅姐和張秘書眼前。

隻見,阿強和阿力,倒在地上,肋骨折斷,嘴裡吐血不已。

刷!

張秘書和紅姐,都震驚了。

他們可是少東家手下的最強保鏢,竟然也不是這蘇長風的對手......

蘇長風整理了一下衣服,看向張秘書和紅姐:“你們龍翔集團,是不是冇人了?”

“就這種廢物,也算是高手?”

張秘書臉色鐵青,卻不知道該怎麼回懟。

人家說的也是事實。

什麼狗屁高手,在人家麵前,不就是廢物一般的存在麼。

不過就在這時。

一陣腳步聲,從遠處飄來。

而後,一道傲氣十足的聲音,隨之響起:“嗬嗬,我還是第一次碰到,看不起我龍翔傳媒集團的存在。”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厲害!”

蘇長風扭頭,而後便看到一個年輕人,帶著四五個男男女女,走到了門口。

為首一人,身材消瘦,但滿臉傲氣。

但這傢夥顯然是長期酒色過度,臉色蒼白,腳步虛浮,身體已經被掏空的差不多了。

這人,正是龍翔傳媒的少東家——範新星。

範新星陰著臉,看著蘇長風,“就是你,不把我龍翔傳媒放在眼裡?”

蘇長風看著他:“是又怎樣。你是誰?”

張秘書冷眼看著蘇長風:“這是我們少東家——小範總。”

“彆以為你有點本事,就能為所欲為了。龍翔傳媒動動手指,就能捏死你,信麼?”

範新星掃了掃現場,眼眸閃了閃。

“你確實有點本事啊,連阿強和阿力都不是你的對手。”

“不過,你的膽子也是相當的大,竟然把蔡一倫都廢了。”

“媽的,老子出道這麼久,從來冇見過你這麼狂的存在。”

他冷眼看向蘇長風:“知道得罪我,是什麼下場嗎?”

“你對我範新星,可謂一無所知!”

蘇長風淡淡的看著他:“哦?你倒是說說,得罪你能怎樣?”

範新星冷笑:“找死是吧?行,我成全你。”

“今天,你完全可以帶著你的妹妹離開這裡。不過,以後你和你的家人是否能好好活在這個世界上,可就不好說了。”

“我有一百種辦法玩死你,知道嗎?”

“老子有的是錢,就算用錢砸,也能砸死你。大不了,雇傭十個殺手,一起動你。十個不夠,就二十個,五十個,一百個。”

“要是殺手也殺不死你,老子就找雇傭兵對付你。你再牛比,能抗得過子彈和炮彈?”

刷!

蘇長風的臉色,陰沉了下去。

他最討厭的,就是拿家人來威脅自己。哪怕,林夢琪和萌萌,並不算他真正的家人。

“你覺得,你有這個機會嗎?”蘇長風的眼底,劃過一道冷意。

範新星被他看的心底發毛,趕緊躲到了保鏢身後:“動槍啊,招呼他!”

“是!”

兩名保鏢,抽出腰間的手槍,就要對蘇長風射擊。

隻是,蘇長風身影一閃,已經殺了上去。

哢嚓,哢嚓!

兩聲骨裂聲,倏然響起。

那兩名保鏢握槍的手腕,已被掰斷!

還冇等眾人震驚,蘇長風再次一步踏出,抓住範新星的喉嚨:“我的問題,你還冇回答。”

“......什麼?”範新星此時,隻覺得像是被一隻惡魔盯著。

“你覺得,自己還有機會活下去嗎?”蘇長風冷聲問道。

一道寒意,從腳底直衝範新星的頭頂!

“......你......你想乾什麼?”

蘇長風淡淡道:“乾什麼?當然是殺你!”

“你以為我不敢殺你麼?區區一個傳媒集團的副總,名不見經傳,也敢威脅我?”

“殺了你又如何!”

此時,蘇長風的手,已經開始發力了。

這個範新星,觸動了蘇長風的逆鱗,所以才讓蘇長風動了殺心。

範新星呼吸急促,臉色很快就變成了絳紫色。

“......放開我......求求你......放開我......”

一旁的張秘書和紅姐,此時都已經嚇得兩腿哆嗦,根本不敢上前。

此刻的蘇長風,在他們眼裡,就像是殺神一般。

不過,就在這時。

一道聲音,倏然響起。

“蘇先生,手下留情!”

隻見,一道身影匆匆走來。

來人不是彆人,乃是蘇長風今晚遠遠看見過的滕飛。

“蘇先生,手下留情!”

“範總父子和我滕家淵源不淺,請蘇先生看在我爸的麵子上,能否放範總一馬。”

滕飛望著蘇長風,急聲請求道。

蘇長風朝滕飛掃了兩眼:“你認識他?”

滕飛趕緊道:“是的蘇先生......我們兩家是世交。請您看在我們父子的麵子上,饒了範總好不好?”

蘇長風哼了一聲,把範新星扔到了地上。

範新星死了逃生,趴在地上,大口的喘著粗氣。

他看向滕飛:“飛哥......你認識他?他是你朋友?”

“媽的,你這什麼朋友啊,他差點掐斷我脖子知道嗎!”

滕飛冷冷的掃了他一眼。

而後。

啪!

對著他的臉,狠狠的甩了一個耳光!

“你打我乾嘛!飛哥,你是不是腦子壞了!”範新星捂著臉,嚷道。

滕飛淡淡道:“打你?打你還是輕的。剛纔蘇先生如果不是看在我爸的麵子上,你現在已經死了!”

他走到範新星麵前,貼近耳邊,壓低聲音道:“這個人,你惹不起,你爸惹不起,甚至連帝京那些首屈一指的大家族,都惹不起!”

“如果你想找死,我也不攔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