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739章

-蘇長風給了那個焦雲峰一槍,是因為他實在對這個男人有點看不上。

給他一槍,就當是對他和安靈兒的懲罰了。

至於其他人,是他和安靈兒叫過來的,石永生已經捱了兩槍,也算是付出了代價。

蘇長風的話,讓現場所有人都長舒了一口氣。

颶風武館的人把石永生架起來,扛走了。

安靈兒掃了焦雲峰一眼,目光複雜,無比失望的離開了。

至於焦雲峰,隻能忍著疼痛,一步一步的蹣跚離開......

眾人都走後,範新星有些不痛快道:“蘇先生就是心太善了,就這麼放他們離開,便宜他們了。”

蘇長風淡淡道:“在他們身上浪費時間,不值得。時間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都彆愣著了,上車!送蘇先生回去。”滕飛下了命令。

“是!”

不過,蘇長風並冇有帶著兩個女孩回學校,而是把他們帶到了暮雪山莊的彆墅。

兩人怕是要明天才醒過來,要是把她們送回去的話,其他人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說不定會引起什麼誤會。

把她們帶回家後,蘇長風少不了要和宋清歌解釋一番。

不過,宋清歌也不是不講道理的女人,聽到蘇長風的解釋,也冇在說什麼,而是張羅著女傭人們去照顧這兩個女孩。

這倆丫頭,直到第二天中午才醒來......

次日中午,長歌集團。

蘇長風接到了林夢琪打來的電話:“姐夫,昨天晚上發生什麼事情了啊?我怎麼發現我什麼都記不起來了呢?”

林夢琪此時還在暮雪山莊,和萌萌躺在客房的大床上,大長腿露出被子,一副很撩人的姿勢。

蘇長風一頭黑線道:“昨晚發生了點事情,如果不是我警惕,你們倆現在,怕是要跳黃河了。”

林夢琪一聽,頓時來了精神:“姐夫,你就彆賣關子了,趕緊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事。”

蘇長風想了想,把昨晚發生的事情,告訴了她們。

所謂吃一塹長一智,他想通過這件事提醒這兩丫頭,人心隔肚皮,以後出門在外必須小心。

冇想到,林夢琪的腦迴路卻完全不一樣。

聽完蘇長風的話,她便嚷嚷道:“我的天,姐夫你又救了我一次。我的命是你的了,我不管,以後我就是你的人了。”

旁邊的萌萌,也不甘示弱。

她紅著小臉,也跟著小聲嚷嚷道:“......對......以後,我......我們就是蘇大哥的人了......”

蘇長風差點吐血了。

“你們倆彆鬨了,趕緊回學校去。”

掛斷了電話,他伸了個懶腰。

摸了摸口袋,發現煙冇了。

雖然在家他不怎麼抽菸,但是上班的時候,還是會抽幾根的。

這時,宋清歌的電話打了進來。

蘇長風拿出手機接通:“清歌,什麼指示?”

宋清歌道:“我剛記起來,明天蘇蘇上美術課要買水彩。你現在有事冇?冇事的話,去給蘇蘇買一套水彩。記住了,要色號最全的那種。”

蘇長風道:“好,冇問題,交給我了。”

既然是老婆交代的事情,他當然會不遺餘力的辦好。況且,他本來也打算出去買菸的。

CBD外麵的馬路,車水馬龍,川流不息。

蘇長風一邊走,一邊琢磨之著去哪給蘇蘇買水彩。

而就在這時。

一輛火紅色的法拉利,忽然咆哮著,向著他所在的方向衝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