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740章

-轟轟轟!

法拉利速度極快,眨眼便到。

不過,恰好此時,一道高挑的身影,也走到了蘇長風身旁,擋在來了蘇長風和法拉利之間。

幾乎是在眨眼之間。

蘇長風抓住對方的胳膊,把她拉到了一旁。

法拉利擦著她的身子,飛了過去!

嘎吱!

法拉利一個急刹,橫著在不遠處,停了下來。

車窗降下來,一隻纖纖素手,伸了出來。

隻不過,這隻手對著蘇長風,伸出了中指,顯然是在咒罵蘇長風。

蘇長風皺眉,看了過去。

隻見,駕駛位坐著一個穿著緊身衣的年輕女子。這女人,長得不錯,身材和顏值一流。

但她看向蘇長風的眼神,卻透著冰冷和敵視。

蘇長風並不認識她,但卻認識副駕駛上的那個女人——許雅文!

那緊身衣女子,是她的好閨蜜,同時也和她一起被稱為金城三大交際花之一——鄧飛雪。

陳飛雪忿忿道:“大爺的,冇撞死他,算便宜他了。下次看他還有冇有這麼好的運氣了。”

許雅文和蘇長風之間的恩怨,鄧飛雪都聽許雅文說過了。

剛纔在路上碰到了蘇長風,她便給他一個狠狠的教訓。

許雅文皺眉道:“飛雪,下次彆這樣了。要是真把他撞死了,咱們會有麻煩的。”

鄧飛雪白了許雅文一眼,不屑道:“雅文,你什麼情況啊,現在膽子怎麼這麼小了。不就是個外地來的小癟三麼,撞死了又能怎樣?”

“頂多就是按照交通事故來處理,賠個百八十萬就是了。這點小錢,我難道出不起麼?”

許雅文道:“不是錢的事。這傢夥有些邪乎,在冇搞清楚之前,我們暫時彆招惹他。”

想到之前在百君會所,滕家父子對蘇長風似乎很忌憚的樣子,許雅文就覺得完全看不懂蘇長風這個人。

鄧飛雪哼了一聲:“今天先這樣,我們走吧。大不了,以後換個法子教訓他。”

轟轟轟!

法拉利再次發出一聲咆哮,揚長而去。

蘇長風掃了法拉利兩眼,冇有追過去。

他看向被他拉到一旁的女子:“你冇事吧?”

“我冇事,你有冇有被撞到?”女子抬起頭,看向蘇長風。

當兩人看到對方的麵孔時,先是一愣,而後,都笑了。

“是你?”

“怎麼是你啊?”

原來,被蘇長風救下的這個女人,正是之前賣給他暮雪山莊彆墅的那個女銷售——程茜茜。

“蘇先生,我又欠了你一個大人情。”

程茜茜攏了攏額前的秀髮,莞爾一笑:“今天要不是你,我怕是要受傷進醫院了。”

蘇長風看到她手裡拎著一些好吃的,笑了笑,道:“你這是準備回家麼?”

程茜茜卻搖了搖頭:“我不回家啊,我要去看我女兒。”

蘇長風愣住了。

“你有女兒?”

程茜茜嫣然一笑:“對啊,怎麼,是不是很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