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849章

-蘇長風回到了北境之後幾個小時內,北匈國便陷入了灼熱的內.鬥之中。

皇主拓跋擎雲已死,之前最有競爭力的大皇子也被殺了,所以,剩下的那些皇子們,隻要有想法的,紛紛開始拉攏各大勢力,為自己撐腰。

甚至連北匈戰部,都隨之分裂。

一個個手握大權的統領們,成了那些皇子們爭相拉攏的香餑餑。

北匈國政局,由此陷入了劇烈的動盪之中......

北方其他六國,雖然局勢冇什麼變化,但是各家都損失了至少三名戰神,也是肉疼的不得了。

這讓他們本來對大夏蠢蠢欲動的心,又縮了回去。

至於北匈國和其他六國在邊境佈置的大軍,本來打算對大夏北境發起進攻,但卻隨著北匈國發生钜變,群龍無首,也隨之解散......

一時間,原本正蠢蠢欲動的北方七國,再次被打回了原型。

至少,在一兩年之內,他們是冇辦法再次對大夏造成威脅了......

次日,大夏北境,營房外。

破軍和墨影等八人,眉頭緊皺,站在那臉色無比凝重。

雖然,蘇長風和夏薇被安全帶回北境,但是,蘇長風的昏迷,讓整個軍營都蒙上了一層陰影。

剛纔,就在達到北境大營後,蘇長風終於再也堅持不住,隨之昏迷了過去。

其實,他在中了戮神散的情況下,能堅持這麼久,已經完全稱得上是奇蹟了。

這也就是蘇長風,擁有無可匹敵的修為,才能扛得住這麼久。換了其他人,怕是連一個回合都不用,就已經死翹翹了。

本來,如果隻是中了戮神散的毒,或許他還能再扛一陣子。

但是,在身體本來就已經嚴重透支得情況下,他又被迫使出了以醫入武。

重重壓力之下,蘇長風再也無法堅持。

夏薇站在營房門口,紅著眼,默默的流著淚。

“都怪我......都是我拖累了風哥......”

“各位哥哥,姐姐,風哥他什麼時候能醒過來?我求求你們,一定能夠要救風哥......”

夏薇說著,就要給墨影他們跪下。

墨影趕緊托住了她:“夏薇,你這是做什麼,不要這樣,冷靜點。”

“風哥隻是昏迷,暫時不會有生命危險。而且,我已經給皇甫奇打了電話,他今天中午就能回來。”

聽到皇甫奇能回來,夏薇的心情稍微好了點。

“夏薇,風哥在昏迷之前給了我一瓶藥,說是能解你爺爺中的毒。他讓我立刻派人把你和解藥,送回金城去。”

“所以,你做一下準備,我馬上就安排此事。”

因為夏家老爺子中的毒,如果在一週之內不解的話,很有可能會暴斃身亡。

所以,越早吃下解藥,對老爺子越好。

想到蘇長風在昏迷之前,還惦記著老爺子中毒的事,夏薇淚水,又湧了出來。

毫無疑問,她現在當然不想回金城。

蘇長風還在昏迷,她心中無比擔心。

但是,她也明白,自己留在這,不僅幫不上任何忙,還會給他們添亂。

所以,夏薇一咬牙,點點頭:“好,我聽你安排。但是,我有個條件。”

“你說。”墨影點點頭。

“如果風哥醒了,請第一時間告訴我。”夏薇沉聲道。

“放心,我一定會第一時間告訴你。”墨影答應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