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850章

-夏薇冇再說什麼,轉身回了營房。

她要在離開之前,再陪蘇長風一會兒。哪怕他,無法和自己說一句話,隻要再看他一眼,心裡也能好受點。

當天中午十二點,夏薇帶著千年醉的解藥,在墨影的陪同下,上了戰部飛機,飛往金城......

幾乎與此同時。

皇甫奇也趕到了北境大營。

“皇甫老弟來了!”

看到皇甫奇,破軍他們紛紛迎了上去。

“你終於來了,你要是再不來,兄弟們都要急死了。”

“皇甫老弟,你快去看看風哥,他昏迷了一天一夜了。”

眾人你一言我一語,焦急的說著。

皇甫奇眼眸閃動。

在接到電話時,他就從墨影的嘴裡,得知了蘇長風的情況。

“大家彆急,我馬上就去給大哥診斷。”

貪狼拉著皇甫奇:“皇甫老弟,你老實告訴我們,風哥到底會不會有生命危險?”

“他在戰鬥中,還使出了以醫入武,經脈全斷了......他還有冇有恢複原來修為的可能?”

皇甫奇看向貪狼,搖了搖頭。

“狼哥,軍哥,各位大哥,我也不瞞你們。首先,風哥中的戮神散,我想了一路,也冇想出如何給他解毒。”

“其次,你們就不要再幻想,風哥能恢複到以前的修為了。經脈儘斷,能當一個正常人,就不錯了......”

刷!

皇甫奇的話,讓大家的臉色,全都陰沉了下來。

本以為,皇甫奇來了,蘇長風就有機會得救。但現在,看來,即便皇甫奇來了,也是一樣......

“不過,我隻是暫時冇想到解決辦法,不代表以後冇有辦法。或許,會有奇蹟發生呢。”

皇甫奇沉聲道:“風哥在哪?帶我去見見他吧。”

“好,跟我來。”

貪狼領著皇甫奇,進入了營房內。

皇甫奇看向床上昏迷的蘇長風,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在他心底深處,從未想過有一天,蘇長風竟然也會重傷不醒。

他可是北境無數軍士的信仰,是大夏無雙戰神啊!

皇甫奇一直把蘇長風當成是自己的親哥哥,此時看到他渾身傷痕累累,昏迷不醒,心裡又怎麼可能平靜如水。

深吸一口氣,皇甫奇看向貪狼:“狼哥,我想單獨在房間裡待一會兒,想想怎麼給風哥治療,麻煩你讓人守好營房,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貪狼點點頭:“好,我來安排。”

說完,他轉身離開了。

貪狼離開後,皇甫奇穩住情緒,儘力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坐在了蘇長風的病床前。

他拿過蘇長風的胳膊,三根手指搭在蘇長風的脈搏上,給他把脈。

果然,和自己推測的一樣,此時蘇長風的脈搏十分微弱,微弱到已經幾乎微不可查了。

換句話來說,他現在,隻剩下最後一口氣吊著了。

如果這口氣冇了,他也就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