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866章

-他把這件事告訴了皇甫奇。

皇甫奇當即表示,不可能。

因為,《炎古醫經》裡說的很清楚,治療就算有效果,最短也要一個月左右。

但現在,才過了三四天而已。

蘇長風無奈,冇和他爭論,默默的繼續修煉著天衍心經。

第四天。

更驚人的變化,出現了。

蘇長風在修煉時,清楚的感受到,體內的經脈已經幾乎完成了全部的自我修複。

奔騰的真氣,洶湧的氣息,全部回來了!

蘇長風心中激動萬分,再次把皇甫奇叫了過來。

皇甫奇當然比蘇長風更震驚。

在給蘇長風把脈之後,他終於冇有再懷疑。

的確,蘇長風的經脈,竟然在短短的幾天時間恢複如初!

這太不可思議了!

即便是炎古醫經的治療有效,也不會快的這麼驚人。

所以,唯一的解釋就是——蘇長風修煉的天衍心經,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不過,此時蘇長風的經脈雖然得到了修複,但是並不意味著他的實力也完全恢複到了以前。

他還需要一點時間,去逐漸恢複修為。

但他有股強烈的直覺,憑藉這部天衍心經,不僅能恢複以前的修為,甚至還有可能,有意想不到的巨大驚喜。

所以,蘇長風之後便把所有的心思,放在了修煉天衍心經之上......

在蘇長風正抓緊時間恢複實力時,北境之外,他的那些敵人們也冇閒著。

針對他和他家人的陰謀,正在緊鑼密鼓的展開......

金城,厲家府邸。

書房內,煙霧繚繞。

厲家家主厲為民,許家家主許國仁,鄧家家主鄧紅陽,正在一邊抽著雪茄,一邊聊著事情。

鄧紅陽深吸一口雪茄,看向厲為民,眼底閃爍著一抹複雜的神色:“厲家主,你的意思是,滕剛當初之所以逼著我賠償春曉孤兒院一千萬拆遷款,是因為,他是在為那個蘇長風出頭?”

厲為民點點頭,“要不然呢。滕剛是什麼人,你難道不清楚?以前的他,會這麼心善嗎。”

“他之所以那麼做,自然是蘇長風給他下了命令。”

鄧紅陽冷哼兩聲:“我說呢,我一直想不明白,滕剛這傢夥到底犯了什麼病,要逼著我做那件事。”

“既然你們說,那個蘇長風馬上就要被撤去蒼龍戰神的封號,那我也不用再向那什麼春曉孤兒院低頭了。”

“不過......雖然那蘇長風出了事,但滕剛現在還是他的小弟啊。滕剛要是還盯著春曉孤兒院......”

鄧紅陽對滕剛,顯然還是很忌憚的。

厲為民冷笑兩聲:“很簡單,那就搞定滕剛。”

“搞定他?怎麼搞定?”鄧紅陽皺眉問道。

許國仁清了清嗓子,淡淡道:“搞定滕剛這樣的梟雄,無非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勸降。一種是,剷除。”

“我們可以先禮後兵,如果他不聽我們的話,那我們就剷除他好了。”

“大不了,咱們三家各自出點錢,找幾個世界頂級殺手,把他乾掉。隻要滕剛死了,他那廢物兒子,是折騰不起什麼浪花的。”

“你們覺得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