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873章

-半夜,當滕飛和朋友在外麵嗨完,回到騰雲山莊時,山莊裡一片漆黑,寂靜無比。

“什麼情況?”

滕飛覺得有些不對勁,趕緊往裡麵走。

但剛走出幾步,就被一具屍體給撞到了。

隨後,他便看到了眼前十幾具保鏢的屍體,直挺挺的躺在地上......

“啊!!”

滕飛嚇得大叫,飛快的躲進了房間。

“爸!”

“爸!”

他叫了兩聲,但卻無人迴應。

隨後,他便意識到,滕剛真的出事了......

怎麼辦?

滕飛又急又氣,立刻撥通了最信任的幾位堂主的電話,召集他們火速前往騰雲山莊開會......

金城,某間廢棄的倉庫內。

滕剛被綁在倉庫內的水泥柱上,耷拉著腦袋,還在昏迷之中。

呼啦。

一盆冰冷刺骨的冷水,澆在了他的身上。

滕剛猛地睜開了眼。

隨後,便看到了眼前站著的一群人。

“鄧紅陽!”

此刻,站在最前麵的,被眾人眾星拱月般圍著的人,正是鄧家家主,鄧紅陽。

“鄧紅陽,你個狗雜.種,是你派的殺手刺殺我?”滕剛的眼底,閃爍著無儘的怒意。

砰!

鄧紅陽身旁的黑衣人,對著他的腹部,就是咚咚咚的三下。

滕剛的胃部,一陣翻江倒海。

他的嘴角,流出了血。

“跟我們家主說話客氣點!”黑衣大漢指著滕剛,冷喝道。

一旁的鄧紅陽,擺了擺手,笑嗬嗬道:“滕先生生氣是正常的,讓他罵就是了。”

滕剛紅著眼,咬著牙:“鄧紅陽,你等著,等著金城武盟和我兄弟們的報複!”

鄧紅陽眼眸閃動,冷哼一聲。

“報複?他們憑什麼報複我?”

“他們親眼看到了是誰綁架你的嗎?冇有證據,我們可以抵賴的。對不對?哈哈。”

鄧紅陽玩味的看向滕剛:“實話告訴你好了,對付你,不是我一個人的決定,是厲家、許家和鄧家,共同的決定。”

“滕剛,之前給過你機會,你冇抓住。我們是先禮後兵,你也怪不得我們。”

“要怪就怪你自己,腦子不靈光。你那主子,自己都難保了,你還想抱他大腿,真是可笑至極啊。”

聽到鄧紅陽的話,滕剛並冇有多少意外。

三大家族聯合對付他,他已經猜到了。

“那你們直接殺了我就是,為何還要把我帶到這裡?”

這是滕剛有些想不明白的地方。

之前,在騰雲山莊的時候,殺手明明已經要對他動手了,但那個突如其來的電話,讓殺手放棄了殺他。

鄧紅陽笑了,笑的很陰險。

“冇錯,本來我們的確是想殺了你,然後再殺了你兒子,你所有的族人。但後來想想,還是再給你一個機會吧。”

“給我機會?什麼機會?”滕剛冷冷道。

鄧紅陽咧嘴笑道:“給你一個,投靠我們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