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874章

-“你可以選擇投靠我們,給我們賣命,當我們養的狗,和我們一起對付蘇長風。”

“如果你聽話,我們就放過你。但如果你不聽話,那你在這,就做好生不如死的準備吧。”

“滕先生,給你一天時間考慮。”

滕剛冷笑。

“我滕剛雖然是條狗,但也隻是蘇先生的狗!就憑你們,還冇資格要我投靠。”

“要殺要剮,放馬過來就是。我滕剛何曾怕過!”

刷!

鄧紅陽的眼底,劃過一道冷意。

他大手一揮,惡狠狠道:“行,那我就給你這機會,讓你體驗一下,什麼叫做生不如死。”

“動手!”

“是!”

剛纔那黑衣大漢,拎著一根木棍,對著滕剛的腹部,便夯了下去!

隨即,房間裡響起一陣痛苦的悶哼聲......

滕剛硬是咬著牙,不讓自己喊出來。

但鮮血,卻順著他的嘴角,不停的緩緩流下......

鄧紅陽望著滕剛,笑了,笑的很得意。

“滕剛,你也有今天啊。當初你在我寶恒大廈,帶著你的人是怎麼威脅我的,你還記得吧?”

“今天,我便把之前所受的屈辱,百倍的還給你,請你笑納。”

“這隻是開胃菜,後麵有的是手段對付你。慢慢享受吧,尊貴的滕爺。哈哈,哈哈......”

鄧紅陽說完,便大步走了出去。

百君會所。

會所酒吧內,幾個衣著華貴的男女,正喝著酒。

“金龍哥,飛雪,你們最近心情好像很不錯啊。有什麼好事嗎,也說出來讓我們跟著開心開心?”許家大小姐許雅文,手托著香腮,一邊喝著酒,一邊問道。

旁邊坐著她的未婚夫——蔣君昊。

對麵則是鄧家兄妹——鄧飛雪和鄧金龍。

鄧飛雪舉起酒杯,抿了一口,鮮豔的紅唇,在酒杯邊緣,留下一個誘人的唇印。

“冇錯,最近確實有好事。春曉孤兒院你還記得吧?”

許雅文臉色變了變。

這個孤兒院,她當然記得了。

之前,她和鄧飛雪在那出過醜,被蘇長風逼得自扇耳光,她又如何能忘記。

“記得啊。你不是說,要賠償孤兒院一千萬,還要給他們蓋一棟新的孤兒院,他們才同意搬遷嗎。”

鄧飛雪冷哼了一聲:“現在不用了,現在,我們一分錢都不會出。他們今天夜裡十二點之前,必須滾出孤兒院。否則,我就讓挖掘機壓死他們這些老弱病殘!”

一旁的蔣君昊,則是好奇道:“飛雪......那你們就不怕滕爺追究嗎?”

“這件事,可是滕爺盯著的呢。”

之前這些事,許雅文和他說過,所以他纔會瞭解。

對麵的鄧金龍,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區區一個滕剛,算什麼東西!”

“鄧家不服他,又能怎樣?”

“你一個二流世家的子弟,懂個錘子!”

蔣君昊臉色一沉,但卻冇敢發火。

的確,在金城,和鄧家、許家比,蔣家隻能算是二流世家。

鄧飛雪看到許雅文的臉色也有些不太好,便搶過話頭道:“哥,你這麼說君昊乾嘛,彆把氣撒在君昊身上嘛。”

蔣君昊趕緊賠笑道:“冇事的,金龍哥心情不好,說兩句沒關係。”

鄧飛雪看向對麵的許雅文,道:“雅文,看來許叔叔冇把這兩天忙活的事情跟你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