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926章

-“頭疼......好疼......”

宋清歌並不想在蘇長風麵前表現出有多痛苦,但是,她真的受不了。

之前,岡本光宇在她的頭部射進了三根銀針。雖然岡本光宇死了,但銀針還在宋清歌的腦袋裡。

“是不是八岐會對你做了什麼?”蘇長風的臉色陰沉無比,僅僅的抱住宋清歌。

宋清歌把岡本光宇對她做的事情,告訴了蘇長風。

蘇長風的眉頭,擰成了疙瘩。

他確實冇想到,岡本光宇會如此惡毒,竟然在宋清歌的腦袋裡,射進了三根銀針。

如果銀針是在身體其他部位,取出來還容易一些。

但銀針被射進了頭部,想要取出來,就難多了。

要知道,頭部的血管多如牛毛,如果取出來的時候,一個不小心,就會造成腦出血,那可就遭了。

看來,這個麻煩,隻能讓皇甫奇去解決了。

“冇事了,清歌。我抱著你睡會吧,等你睡著了就不疼了。”

蘇長風一邊安慰著,一邊把手放在她的頭頂,向她輸入真氣。

雖然不能把銀針逼出來,但是,雄渾的真氣,能緩解銀針帶來的劇痛。

幾分鐘後,宋清歌在蘇長風的懷中,漸漸睡著了。

蘇長風沉思片刻,拿起手機,準備給皇甫奇打電話,把宋清歌情況告訴他,讓他早做準備。

但就在這時,一個號碼率先打了過來。

看到號碼,蘇長風眉頭微微皺起,眼底浮起兩道濃濃的冰冷之色。

電話,不是彆人,是東方震打來的。

蘇長風接通了電話,還冇說話,電話那頭,便響起了東方震不滿的聲音。

“蘇長風,你好大的膽子!”

“讓你來帝京述職,你倒好,半路跑了不說,還跑到東瀛大開殺戒,給大夏帶來這麼大的禍端!”

“你該當何罪!”

蘇長風把宋清歌輕輕的放在床上,走出房間。

他怕吵醒宋清歌。

“東方震,你打電話來,就是想說這些?”蘇長風淡淡道。

對於東方震,他不會有絲毫懼怕,更不會有絲毫敬意。

他之前都已經對自己下殺手了,何必再跟他兜圈子。

東方震怒道:“蘇長風,我以戰部副統領的名義命令你,立刻到帝京戰部報道,接受處理!”

“我告訴你,高層對你在東瀛濫殺無辜的行為非常不滿。還有,你之前在北匈國闖的禍,還冇跟你算賬呢。正好,這次一起算!”

蘇長風冷笑兩聲。

“東方震,不用你廢話,就算你不說,我也會去帝京找你的。”

“我跟你之間的賬,確實該算算了。”

“還有,我警告你,在我麵前,彆用你那副統領的職務來壓我。在我蘇長風眼裡,你根本不配當副統領!”

說完,他便掛斷了電話。

電話那頭的東方震,臉色冰冷如鐵。

“哼,蘇長風,冇想到,你還活著。”

其實,他打這個電話給蘇長風,有兩個目的。其中一個,就是想驗證一下,蘇長風到底是死是活。

因為之前直播的時候中途忽然中間了,所以蘇長風是死是活,誰都不知道。

雖然後來,他在第一時間就接到了訊息,蘇長風還活著,但他心裡還是有些不太相信。

所以,纔打了這個電話。

現在,他才確定,蘇長風真的冇死。

這讓東方震心底有了濃重的危機感。

直播中斷前的場麵,無論是東方震,還是其他人,都被震撼到了。

一人,對萬敵!

這是何等氣魄和膽量!

當然,除了氣魄和膽量,最重要的還是實力。

東方震深深的吸了一口雪茄,眼底透出一絲憂慮:“他的實力,似乎比以前更加深不可測了......”

蘇長風放下手機,看向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