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1974章

-巡捕帶著王副總走後,蘇長風看向了鄧紅陽。

鄧紅陽心頭一震,趕緊對站在那的鄧飛雪吼道:“誰讓你站起來和蘇先生頂嘴的,給我跪下來!”

“你是想害死鄧家麼!”

鄧飛雪心中有一百個不情願,但還是隻能跪了下來。

蘇長風看向鄧家眾人,淡淡道:“既然是來謝罪的,就給我在這連續跪上兩天兩夜。”

“跪滿了兩天兩夜,再考慮讓我放過鄧家。”

說完,蘇長風不再理會鄧家眾人,轉身走進了長歌大廈。

宋清歌眼眸閃了閃,緊隨其後,離開了。

既然宋清歌和蘇長風都離開了,其他人也都散了,各自回了大廈內......

門口,一時間隻剩下鄧家眾人,在那跪著。

“爸......我們真的要在這跪上兩天兩夜嗎?”鄧飛雪才跪了一會兒,就有些支撐不住了。

“家主......咱們這麼跪下去,會死的啊......”

“是啊家主......這樣下去會死人的。我的腰啊......要斷了......”

“家主......蘇長風是您得罪的,和我們沒關係啊。這種罪怎麼能讓我們來受呢?我們也太無辜了吧......”

鄧家的這些核心子弟,一個個都是嬌生慣養,能吃苦的幾乎冇有。

在鄧家,他們的地位雖然比不上鄧飛雪和鄧金龍,但他們幾乎什麼都不用乾,每年就有幾千萬,幾百萬的收入,這讓他們根本吃不了任何苦,一個個廢物的不行。

尤其是聽到剛纔最後一個人的話,其他那些鄧家子弟,都跟著叫喚了起來。

“就是,咱們又冇得罪他,憑什麼讓我們跪在這受這鳥罪啊!”

“冇錯,誰得罪了他,誰承擔責任。老子不跪了!”

“我也不跪了!”

於是乎,鄧家那些子弟,全部站了起來,現場隻剩下了鄧紅陽和鄧飛雪,還跪在那。

鄧紅陽目光冰冷的掃了他們一眼:“你們確定,要這麼做?”

領頭的那人,冷哼了一聲:“家主,實在是抱歉,我們真的受不了這份罪。您是咱們鄧家的家主,由您跪在這裡就夠了。”

“再說了,蘇長風恨得人是你,隻要你在這跪上兩天兩夜,他就不會再找鄧家的麻煩了。”

“家主,廢話就不多說了,您忙,咱們就先走了。”

鄧紅陽笑了,笑的很無奈,很淒然。

他忽然冷笑兩聲,大聲罵道:“滾,都給我滾!滾的越遠越好!”

那些鄧家紈絝,都冷眼看向鄧紅陽。

“切,有病。”

“兄弟們,咱們走,讓他一個人跪在那,丟人現眼吧!”

說完,他們便昂首挺胸的離開了。

他們走後,鄧紅陽哈哈冷笑,心中滿是絕望。

“我鄧紅陽,原以為,靠我一人之力,能振興整個鄧家。為了鄧家,我做了多少事,付出了多少代價!”

“但現在,我發現,我錯了,錯的很離譜!”

“他們就是一群白眼狼,一群喂不飽的白眼狼!”

“毫無擔當,毫無責任感,一群廢物!”

鄧紅陽兩眼通紅,心中無比激憤。

他深吸一口氣,看向鄧飛雪,目光變得複雜而又深沉:“飛雪,鄧家的資金鍊斷了,寶恒地產集團也大概率的冇救了。你哥......怕是也找不回來了。”

鄧飛雪心中一顫。

“爸......你想說什麼?”

“你說的啊,咱們鄧家隻要有一線希望......就不能放棄的啊。”

鄧紅陽笑了,笑的很淒慘。

“飛雪,爸爸輸了,鄧家......也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