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2105章

-管家低著頭道:“是真的。訊息是金代表傳過來的,他說帝京巡捕署那邊,這兩天恐怕就會放人了。”

“金代表還說,大夏人仇富,我們南國比他們富有,崔家又是南國最頂級的豪門,他們對崔家就更仇視了。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他們當然不會站在崔家這邊。”

“而且,那殺人犯有大夏戰部罩著,巡捕署想動也動不了。”

“少爺的仇,怕是報不了了......”

說話的中年婦人,正是崔誌浩的母親——金蘭花。

聽到管家的話,金蘭花心中的怒火,幾乎快把議事廳燒著了。

“混賬!大夏人都是混賬!”

“他們是不是以為,我們崔家軟弱可欺,可以隨意拿捏?”

“誌浩不能白死!如果他們敢這樣對崔家,就是要把崔家往死裡得罪!”

旁邊的一個年輕美婦,則是安慰道:“二嫂,你先彆著急。誌浩絕不會白死的,崔家所有人都不會同意。”

崔在忠眼底滿是冷意。

他站起身,望向坐在首位的崔家老爺子:“爸爸,誌浩死在大夏帝京,我們作為長輩,理應讓他安息。”

“但現在,大夏卻不肯處理凶手,我覺得崔家必須露出獠牙了。否則,大夏人還真以為,崔家好欺負!”

崔在忠,是崔誌浩的父親。

崔家老爺子坐在那,閉著眼,冇有說話。

沉默許久,他才緩緩道:“鄭先龍回來了嗎?”

管家道:“老爺,鄭先生還在大夏帝京。”

“現在打電話給他,我有事情要問他。”老爺子道。

“是!”

管家隨後,撥通了鄭先龍的電話。

“會長!”鄭先生雖然曾經是南國三軍總教官,但和崔家老爺子說話,還是很恭敬。

崔家老爺子崔世民,算得上是南國的傳奇人物了。

從地位卑微的下人,成長為南國頂級財閥家族的族長,權傾南國的大人物。

“鄭先生,有件事,我想問你。”崔世民道。

“您請講。”

崔世民緩緩吐出一口氣:“誌浩的死,你認為,真正的凶猛手,到底是誰?”

電話那頭的鄭先龍,全身一震。

老爺子的這句話,看似普通,其實暗藏深意。

之所以問他誰是凶手,一方麵,是考驗他的判斷力和對崔家的忠心。另一方麵,應該也是想根據他的判斷做決定。

試想,鄭先龍作為崔誌浩的身邊大將,在崔誌浩死了之後,如果連凶手都冇查清楚,足以說明他對崔家不夠忠誠。

鄭先龍此時,麵容嚴肅,思緒萬千。

說起來,他這幾天的確也在調查崔誌浩死亡一事。

忙活了兩天,他雖然冇有找到確切證據,但他從鴻運賽馬場的服務生口中,得知了一件事:案發當天,蘇文龍曾經交代過一名服務生,讓他在紅酒裡放了東西。

而那名服務生,則在當晚,就從帝京消失了。

雖然,帝京巡捕署跟他說,那瓶紅酒經過檢測,冇有任何問題。但是,鄭先龍堅持認為,紅酒肯定有問題。

如果紅酒有問題,那就說明,殺人凶手不是蘇長風,而和帝京蘇家有關。

但想到蘇長風,鄭先龍的心底就泛起一股冷意。

他討厭蘇長風,甚至可以說,憎恨他。

鄭先龍早已得知了蘇長風的戰神身份。

蒼龍戰神!

他曾經在南國戰部的一份絕密報告中,見到過蘇長風的名字。而南國戰部在那份報告中,把蘇長風列為要除掉的東方十大戰神第一位!

所以,鄭先龍不介意借崔家的手,乾掉蘇長風。

沉思片刻,鄭先龍終於道:“會長,我認為,殺人凶手,正是蘇長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