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212章

-錫紙燙男子玩味的笑了笑:“怎麼,美女這是想賴上我?”

宋清歌白了他一眼:“誰想賴著你,彆自作多情。但是你撞了我,這也是事實吧?”

錫紙燙男子和其他三人互相對視了一眼,都嘿嘿笑出了聲。

“美女,我承認我撞了你。所以,現在就讓我對你負責吧。”

說完,他忽然抬起手,握住了宋清歌纖細白.皙的腳踝。

“來,讓哥哥給你揉揉。”

宋清歌哪受得了男人如此調戲,頓時抬起手,對著錫紙燙的臉,就扇了過去!

啪!

一個耳光,扇的錫紙燙砰的一下,大仰八叉的摔在了地上。

“媽的,你竟敢打李少,他媽活膩了!”

“臭表子,你特麼攤上大事了!”

錫紙燙身後的三個男女,一個個的義憤填膺,指著宋清歌破口大罵起來。

“李少,讓我來幫你教訓教訓這個死女人!”捲毛男擼了擼袖子,準備上前收拾宋清歌。

但他剛要動,就被錫紙燙拉住了。

錫紙燙從地上爬起來,目光陰冷的看向宋清歌:“他媽的,老子還真是冇想到,在杭城這一畝三分地,竟然有女人敢打老子。”

他指著宋清歌,冷聲道:“你知道老子是誰嗎?”

捲毛附和道:“死女人,你知道李少是誰嗎?杭城四大家族之一的李家,知道嗎?”

“李少是杭城李家的公子,你個膽大包天的東西,竟敢打李少!”

話說,這個錫紙燙男子,確實是杭城李家的子弟。他叫李沛,在李家排行老四,是杭城二代圈子中出了名的紈絝子弟。

這時,四人之中的那個長髮女子,忽然走過來,扯住了宋清歌的頭髮。

“還敢坐在這,給我跪在李少麵前!”

說著,她野蠻的扯著宋清歌的頭髮,強迫她跪在錫紙燙麪前。

宋清歌看起來柔柔弱弱,可骨子裡卻硬的很。

讓她向李沛下跪,絕不可能!

“給我打!”李沛厲冷聲喝道。

長髮女子抬起手,對著宋清歌的臉就是一耳光!

啪!

宋清歌的臉上,頓時留下了紅紅的指印。

“就憑你,還敢打李少!我今天打死你!”

啪!

啪!

啪!

長髮女子連續扇了宋清歌三個耳光,打的她嘴角都滲出了血跡。

宋清歌咬著牙,冷眼看向四人。

李沛得意的看著他,歪著頭,嘴裡叼著一根菸,吐出一口煙霧。

“還敢跟老子叫板?行,今天老子玩死你。”

他朝身旁的捲毛使了個眼色:“你和麗麗,把她衣服扒了。我倒要看看,她能扛到什麼時候。”

說完,他陰冷的嘿嘿笑出了聲。

“李少,冇問題,交給我了。”捲毛勾了勾嘴角,和長髮女子一起走向了宋清歌。

宋清歌真的有點慌了。

她不怕被人打,但不可能不怕被人以脫衣懲戒的方式侮辱。

她坐在地上,一點一點的往後挪去。

然而,長髮女子卻抓住了她的頭髮,讓她無法動彈。

“還想跑?往哪跑啊?我剛纔跟你說過了吧,你得罪了李少,死定了!”

說著,她扯住宋清歌的衣領,使勁一撕!

嘶啦!

宋清歌的衣服,從衣領瞬間被撕碎,露出了一大塊耀眼的雪白......

“嘖嘖,不錯,真不錯。皮膚還真是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