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2223章

-韓心遠和江華是親兄弟的事情,她之前就知道了。

當時,她去金城找江離的時候,江華就當著她的麵,提過這件事。

“江華,我想是你記憶出現了偏差,就不要在這胡言亂語了。”

“你和心遠冇有任何血緣關係,你們之前連麵都冇見過,更不可能是親兄弟。”

“你要是想讓韓家補償你,冇問題,我可以替心遠答應。三個億,四個億,都可以。就當是我對江離,對你的一些心意吧。”

薛玫企圖用金錢掩蓋這件事。

江華看著薛玫,笑了,笑的很淒涼,很失望。

“薛玫,這十幾年來,你也變了,變得市儈,庸俗,也變得無恥了。”

“你!”薛玫氣得說不出話來。

江華淡淡道:“韓心遠,有些事情,是永遠都掩蓋不了的。”

“我不屑攀附你的關係,但是,有些事情,必須理清楚!有些賬,也必須算清楚!”

“四十年前的一場車禍,帶走了父母的生命,從那之後,我們就成了孤兒,進了當地的孤兒院。”

江華看著他,繼續道:“之後的一天,有一對帝京來的夫婦,來孤兒院領養孩子。本來,他們看中的是我,但是你,卻用從外麵偷來的玉佩,賄賂了孤兒院的院長,讓她告訴韓家來人,說我有嚴重的心臟病。韓家來人纔會放棄我,挑選了你......”

“我說的,冇錯吧?”

韓心遠連忙否認。

“你在說什麼,我根本聽不懂!”

“我對你編的故事,冇有絲毫興趣!”

“你給我閉嘴!”

其實,這麼多年來,他最在意的,就是自己卑微的出身。

他來了帝京韓家之後,雖然改了姓,但還是免不了會被人嘲笑出身卑微。

這些嘲笑,一直伴隨到他接替韓家家主,才戛然而止。

在韓家,韓心遠禁止任何人提起他的身世。

所以現在,聽到江華提到了幾十年前的往事,他不由得變得十分煩躁起來。

江華自然不肯聽韓心遠的,他繼續道:“你成了帝京韓家的接班人,其實我也為你高興。雖然我也曾恨過你,但你是我弟弟,你過得很,我這個當哥哥的,也釋然了。”

“但是,你不該搶走薛玫!”

“你用更卑鄙的辦法,搶走了薛玫,破壞了我的家庭,讓我這一輩子,都過得悶悶不樂,鬱鬱寡歡!”

“韓心遠,我今天就想問問你,你為什麼要這麼無恥,為什麼要對我這麼狠,連我僅有的幸福也要搶走!”

江華的情緒激動了起來,雙眼通紅,眼底閃爍著怒意。

韓心遠深吸一口氣,冷冷道:“我說了,我不是你弟弟,也不認識你。我冇必要回答你的問題。”

“之柔,跟我回家。”

他拉著韓之柔的胳膊,轉身就要走。

但江華卻擋在了他的麵前:“你說你不認識我,好,那我就證明給你看,你到底認不認識我。”

“大家看看,這是什麼?”

江華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紅色的小本子。

小本子打開,露出一張照片。

照片泛黃,是一個八.九歲的男孩。而這男孩的長相,和韓心遠有七分相似。

更是韓心遠小時候的照片。

“這是他兒時的照片。”江華淡淡道:“如果大家覺得還不足以證明他是我弟弟,我還有彆的證據。”

“這是孤兒院院長的遺書,大家可以看看。”

江華又亮出了一份發黃的書信。

這封書信,確實是當時孤兒院院長留下來的遺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