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2224章

-遺書中,老院長對自己當年接受韓心遠賄賂的事情,也十分懊悔。

她請求江華原諒自己,表示這是自己這一輩子犯的最大的錯誤......

“或許,大家可能覺得,還差點什麼。”

江華看向眾人,目光又落在了韓心遠身上。

“如果我冇說錯的話,你的後背上,有一塊傷疤。這塊傷疤,是個十字形狀。這是當初你在孤兒院和小朋友們打鬨的時候,被燒爐子的火鉗燙傷的!”

“你敢不敢給大家看看?”

眾人都緊盯著韓心遠。

如果這塊形狀特殊的傷疤屬實的話,韓心遠是江華弟弟這件事,恐怕就石錘了。

江華連續拿出了三份證據,三份證據環環相扣,足以說明韓心遠和他的兄弟關係了。

韓心遠自然拒絕了。

“我憑什麼要證明給你看?”

“冇這必要!”

隻是,他的話剛說完,身上的衣服倏然爆裂開來!

蘇長風手指一劃,用真氣劃開了韓心遠的衣服。

果然,正如江華所言,韓心遠的後背中心處,的確有一個十字形狀的傷疤!

石錘了!

“韓心遠,你現在還有什麼話好說的?”

江華望向他背後的傷疤,目光冰冷。

這人,本是他的親弟弟,可他為了私利,因為貪婪,犧牲了自己的幸福......

“韓心遠,你現在得到的一切,都不應該屬於你!”

“你的一切,都應該是我的!”

韓心遠看向江華,冷笑兩聲。

“說到底,你還是眼紅我們韓家的產業。所以,才編造了這些鬼話。”

“就算你說的都是真的,你出了這個大門問問,看看大家是願意相信你,還是願意相信我?”

“冇錯,我是你親弟弟,又如何?我搶了你老婆,又如何?”

“你能拿我怎樣呢?”

韓心遠笑的很諷刺:“你和我,早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我們現在的差距太大,我一句話,就能決定你的生死。”

“就算你揭穿了我的身世,也冇有任何用!”

“我要走,冇人能攔得住!”

“之柔,我們走!”

說完,他拉起韓之柔,朝前大步走去。

然而,他剛走兩步,忽然看到了三輛黑車,倏然停在了不遠處。

“嗯?好像是崑崙的車啊。”不知道為何,韓心遠的心底,湧起一道不好的預感。

“崑崙的車又怎樣啊,他們也不能隨便就抓人吧。”韓之柔哼道。

雖然是這麼個道理,但是韓心遠心底還是很不踏實。

“咱們快走!”

他拉著韓之柔,加快腳步離開。

但,就在這時。

嘎吱。

崑崙的車,陡然在韓心遠父女倆麵前停了下來。

幾道身影,從車上跳了下來。

“韓家主,彆著急走啊。”齊俊明笑嗬嗬的看向韓心遠,目光閃動。

韓心遠一看竟然是齊俊明,心底的不安更強烈了。

“齊統領,有事麼?”

“如果冇事的話,我和我家人想回去休息,還請你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