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329章

-一旁的婁蕭蕭同樣陰陽怪氣地開口道:“蘇長風,你說你乖乖做你自己的事情多好,為什麼要摻和我與孔雪兒之間的事情?”

蘇長風冷笑一聲,看向一旁的張福山。

張福山嚥了一口唾液,沉聲道:“黃少爺,長江.集團不是你說了算的。”

“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們公司永遠都不可能和這個婁蕭蕭合作。孔雪兒一直都會是我們公司的代言人。”

一旁的婁蕭蕭聽到此話,臉色頓時大變,有些震驚的看著張福山。

砰!

隻見黃蒿草重重一掌拍在了會議桌之上,死死的盯著張福山,道:“老狗,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我看你身上的那層皮是不想要了!”

以往的張福山,在黃蒿草的麵前真的宛如一條溫順的狗,根本不敢呲牙。

畢竟,黃蒿草的手裡,掌握著大量的現金流。

“不好意思,黃先生,這是我們長江.集團董事會的統一決定,如果你有什麼意見的話,你可以說出來,但是我們不一定會聽。”張福山的臉上,帶著一抹不屑的笑容。

但實際上,說這話的時候,張福山的後背已經滿是冷汗。

如果不是在剛纔得到了蘇長風的示意,張福山絕對不敢如此行事。

“好一個張福山,好一個蘇長風!長江.集團的貸款絕對不可能繼續給你們了!”黃蒿草直接站起身來,冷冷的開口道:“這是你們自找的。”

“現在看來,你似乎挺在乎那個孔雪兒的。接下來我會好好收拾那朵白蓮花的,我要讓你看看,她到底有多麼賤!”黃蒿草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冷笑。

對於黃蒿草來說,憑藉著他黃家二公子的身份收拾一個孔雪兒綽綽有餘。

蘇長風看向黃蒿草,道:“一個廢物,也敢威脅人?”

“你說誰廢物?”黃蒿草大怒。

蘇長風站起身來,一把拽住了黃蒿草的領口,砰的一聲,將其按在了桌麵之上。

“你......你要乾什麼?”黃蒿草的一名保鏢臉色大變,急忙大跨步衝了上來。

“滾!”

蘇長風掐住黃蒿草的脖子,冷冷地掃視著躍躍欲試的保鏢:“再靠近一步,我就不敢保證他的脖子會不會斷了。”

看著蘇長風冷冽的眼眸,兩名保鏢頓時站在原地,不敢動彈。

他們不敢賭,蘇長風是否真的會出手。

一旦黃蒿草死在了這裡,他們絕對會跟著陪葬!

黃家能夠將經營大興銀行三十多年,手上不可能不沾染一點地下的東西。

“救少爺!”保鏢們猶豫之後,決定衝上去和蘇長風硬拚。

砰!

蘇長風直接抬腿,將距離他最近的一名保鏢踹倒。

這名保鏢的身體重重的跌落在地麵上,臉色頓時通紅,脖子之上青筋暴露,死死的按著他的腹部。

蘇長風的這一腳,讓他的腹中宛如刀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