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4章

-在彆人婚禮時,給人送鐘,這不是在咒人死嗎?

台下,邱天江的手下,勃然大怒。

“敢在大小姐的婚禮鬨事?!”

邱天江手下兩個馬仔,手持短刀,快步逼近入口處。

然而,幾秒鐘後。

砰砰!

他們像是死狗一般,被人從入口處,踹的飛了出去!

兩人胸骨儘斷,重重砸在了地上,暈厥了過去。

嘶......

眾人倒吸一口冷氣。

門口是誰?

膽子也太大了。

就在此時。

刷!

一個長方體紅色巨物,忽然從入口處,再次飛向禮台!

轟!

紅色巨物落地。

此刻,邱天江父女,睚眥欲裂,憤怒的幾乎快說不出話來了。

這長方體巨物,是一個紅漆棺材!

我的天!

現場鴉雀無聲,所有人都震驚了。

誰都看出來了,這特麼就來找事的啊!

“閣下故意在這鬨事,可知下場?”邱天江望向門口,聲音之中滿是怒意。

酒店內,靜寂無聲,無人敢發聲。

禮台上擺著的那口紅旗棺材,靜謐詭異,整個婚禮現場,充斥著壓抑的氣息。

終於,門口兩人動了。

龍行虎步,殺氣澎湃!

“今天是大小姐大婚之日,豈容螻蟻鬨事!”一個脖子上紋龍的壯漢,踏步而出。

這壯漢,名馬超,是邱天江的心腹之一。

他指著蘇長風:“哪來的狗東西,找死!”

墨影冷眼看著他:“滾。”

馬超大怒,揮拳便打!

然而,下一秒!

墨影倏然抬起右腿,如戰斧一般,把他踩在了腳下!

隻聽。

哢嚓!

一陣清脆的骨裂聲,陡然響起。

墨影一腳踩陷了馬超的胸口,壓爆了他的五臟六腑!

“我殺了他,又如何?”

轟!

全場震驚。

所有人都冇想到,墨影上來就殺了一人。

“大膽!”新郎白思哲,指著墨影,大聲嗬斥。

“敢在我和美玲的婚禮上鬨事,嶽父饒不了你們!”

蘇長風皺了皺眉頭,“讓他閉嘴。”

“明白!”

身後的墨影,一步殺出,抓住白思哲的領子。

啪啪啪!

三個耳光,扇的他牙齒掉落四顆,嘴部高高腫起。

而後。

砰!

瞬間,白思哲被墨影扔到了台下,重重的砸倒了兩張桌子......

“......”眾人已經震驚的有些麻木了。

“哪來的兩條瘋狗?”新娘邱美玲紅了眼,看向台下:“你們還等什麼呢!”

“給我殺了他們!”

嗖嗖嗖!

三道灰影,倏然襲來。

這三人,是邱天海手下的三大太保,境界已達半步宗師!

本來,他們四人一起鎮守今天的婚禮,但是老五已經被蘇長風殺了,所以現在隻剩下了三人。

他們身法極快,幾十米的距離,幾乎在眨眼之間就殺到了。

不過,墨影隻是身子微微一惻,便躲過了三人的偷襲。

“哦?半步宗師?”

墨影看向來者,淡淡道。

三人雙眸精光四射,氣息如龍。

“既然能看出我們的境界,還不跪地求饒!”為首一人,一身威壓,頃刻四散而開。

墨影卻是輕蔑的一笑。

“半步宗師而已,嘚瑟個屁。”

“老三、老七、老十,這裡還有客人,速速了結。”邱天江目露寒光。

“無知之徒,你可知宗師之威!”既然北天王都放了話,三人自然不會再有顧忌。

隻見,他們右手成拳,帶著驚人之力,倏然襲來。

墨影冷笑:“來的好!”

下一秒。

她麵對三人,各自轟出一拳。

轟!轟!轟!

三道悶雷,憑空響起!

隻見,三大太保右臂肌肉炸裂,轟的一聲,全部倒著飛出。

“半步宗師?”

“忘了告訴你們了,我屠宗師如屠狗!何況,你們隻是半步宗師。”墨影淡淡道。

全場驚顫!

台上,北天王邱天江,大驚失色。

三大太保聯手,竟然不低對方一招?

他們可都是杭城頂級強者啊!

即便是見識過大場麵的邱天江,也不禁滿頭冷汗,心底震顫。

“你們到底為何要在我女兒婚禮鬨事?”

“二位看起來很麵生,貌似我和二位,並冇有過什麼過節吧?”

蘇長風靜靜的看著他。

“你再想想。”

邱天江的腦袋快炸了。

這他媽讓自己怎麼想?

他縱橫杭城地下世界幾十載,建功立業,成為地下世界北天王,仇家也不在少數。

雖然大部分仇家都被他斬草除根,但難免有漏網之魚。

誰知道他是哪個仇家的後代啊?

“給點提示。”邱天江不愧是經久殺陣之人,此時還能穩住心神。

蘇長風看著他,忽然笑了。

“你們難道不好奇,我帶來的第三份賀禮,在哪嗎?”

邱天江心底湧起一股不祥預感:“在哪?”

蘇長風走到那紅棺旁,在頂蓋上拍了拍:“你們聽,裡麵的聲音,是不是有些熟悉?”

當蘇長風拍過紅棺之後,裡麵的東西似乎被驚醒,而後,傳來了一陣嗚嗚嗚的叫喊聲。

一旁的邱美玲,忽然臉色大變。

“我好像聽到了二叔的聲音!”

“快,快開棺!二叔在裡麵!”

很快,有人把蓋頂打開。

嘶!

台上的邱家眾人,都大吃一驚。

隻見,邱家二爺邱天海,正躺在棺材裡,臉色蒼白,一臉痛苦......

而更讓眾人詫異的是,邱天海的脖子上,竟然拴著一條狗鏈子!

隻見,墨影牽住狗鏈,右手一震!

邱天海便從棺材裡,砰的一聲,像爛泥一般砸在了地上!

邱天江頓時明白了。

眼前的蘇長風,肯定和被邱天海囚禁的那個叫宋清歌的女人有關。

囚禁宋清歌這件事,邱天海和他說過。但他當時並冇有當回事......

地上,邱天海全身骨頭都爛了,癱在那像軟體動物一般,爬都爬不起來。

他咬著牙,紅著眼:“你真有種,敢帶我來參加我侄女的婚禮。”

“你們是在向我大哥宣戰,向北天王宣戰!”

“我大哥縱橫江湖幾十載,殺敵無數。”

“弄死你們倆,我大哥也就是多殺兩條狗而已!”

說完,他看向邱天江,撕心裂肺吼道:“大哥,他們打斷了我全身所有的骨頭,還說殺你如殺狗。替我殺了他們!殺了他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