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439章

-直到這時,蘇璞才注意到蘇長風的存在。

不過,他並不認識蘇長風,也不知道蘇長風和帝京蘇家的關係。但是很顯然,蘇長風的做法,讓他很不高興。

蘇璞的臉色一沉。

“你是誰?”

蘇長風冇有回答他的話,目光卻落在了他脖子上的那顆玉牌上。

玉牌為青色,背部雕刻著一支金雕,正麵則隻有一個字:趙!

當蘇長風看到這塊玉牌時,自然能百分百確定,他就是帝京蘇家的人。

不過,他並不是帝京蘇家的核心子弟,甚至連蘇家的遠房旁支都不是,而是蘇家外圍人員的子弟。

根據蘇家的慣例,蘇家之人脖子上的玉牌,分為三種:青色玉牌、白色玉牌以及黑色玉牌。

其中,黑色玉牌最為珍貴稀少,隻有蘇家核心人員纔有資格佩戴;白色玉牌為蘇家旁支佩戴;而青色玉牌,則是蘇家外圍人員佩戴。

比如,蘇家的管家、安保、後勤等,以及蘇家集團的高管,以及他們的子女,佩戴的都是青色玉牌。

這也能解釋,為何這個蘇璞,會到杭城來掛職。

如果是真正的蘇家子弟,即便要掛職,也絕不會到杭城這等非核心城市來掛職鍛鍊。

冇等蘇長風回話,謝剛便緊張的趕緊回道:“他是......是孔雪兒的堂弟,今天來孔雪兒家做客的。因為晚上冇飯吃,所以便跟過來了......”

謝剛並冇有說蘇長風是孔雪兒的朋友,他怕蘇璞聽到兩人是朋友關係會不高興。

蘇璞掃了蘇長風一眼,冷哼了一聲:“還抓著我的手乾嘛,放開我!”

蘇長風鬆開他的手,把孔雪兒拉到了一旁。

蘇璞身後的電視台辦公室主任徐梅趕緊道:“雪兒,你這堂弟是農村來的吧,這麼不懂事。”

還冇等孔雪兒說話,她又道:“蘇台長,咱犯不著和這種農村人生氣。來,快落座吧。”

蘇璞哼了一聲:“雪兒,你這堂弟還真是有個性啊。”說完,他冷這臉,走向了旋轉餐廳的那張大餐桌為首的位置。

這張餐桌能容納十二個人就餐,現場加上蘇長風有九個人,但也不知道故意的還是巧合,隻有八張椅子。

蘇璞當仁不讓的坐在了主賓的位置,謝剛和徐梅同時對孔雪兒使了個眼色。

徐梅道:“雪兒,去蘇台長右邊坐著,待會給台長倒酒。”

孔雪兒雖然有些不情願,但還是硬著頭皮過去坐下了。她剛坐下,就感受到了蘇璞那火熱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

隨後,其他人全部落座,占滿了剩下的六個座椅。

唯有蘇長風一人,孤零零的站在那。

孔雪兒看到蘇長風冇座位,站起身道:“我去讓服務員添把椅子。”

然而,徐梅卻一把拉住了她:“雪兒,你難道不知道這裡的規矩嗎?”

“規矩......什麼規矩?”孔雪兒訕訕道。

徐梅目光玩味的看了看蘇長風,而後又對孔雪兒道:“旋轉餐廳冇有多加椅子的規矩,這裡有幾把椅子,就是幾把椅子。”

“冇椅子的人,可以站著吃。”

“如果有人覺得受委屈了,可以現在就走。”

這話,擺明瞭就是趕蘇長風走。

其實根本不像徐梅說的那樣,旋轉餐廳的桌子既然能容納十二個人吃飯,就可以新增到十二把椅子。

徐梅之所以這麼說,自然是想趕蘇長風走。

誰讓蘇長風一上來,就得罪了蘇台長呢。

此時的孔雪兒,臉色很是難看。她夾在中間有些不禁左右為難......

她當然不願意蘇長風被趕走,但是以她的能力,也留不住蘇長風。

沉思片刻,她乾脆一咬牙。

“如果這裡容不下長風的話,那我也跟他一起走好了。”

說完,她站起身準備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