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667章

-隨後,棒球棍如雨點一般,照著孟遠的腦袋,轟了下來。

本來,孟遠還能躲開,發起反擊。

但禁不住對方人多勢眾,片刻之後,他就落入了下風,身上被重重的砸了好幾棍。

孟遠雖然在戰部服役過,但他服役的隻是普通戰隊,並不是北境蒼龍軍團那種戰力驚人的邊境軍團。

所以,他的實力,根本頂不住這麼多人一起攻擊。

短短兩分鐘之後,他便倒在了血泊中。

他的腦袋捱了十幾棍,被開了瓢,此時正汩汩的往外冒著鮮血......

砰!

長臉一腳踹在了孟遠的肚子上,疼的他低吼了一聲。

“媽的,看你還敢不敢再多管閒事了!”

說完,他舉起棒球棍,嘴角得意的指著前台:“蘇長風在哪,讓他趕緊滾出來。否則,他的下場,會比這個狗東西還慘!”

前台站在那,已經嚇得腿在發抖了。

公司裡雖然也有其他人露頭,但卻冇人敢上前。而宋清歌此時,正領著公司高層正在開會,所以並不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麼事。

不過,正在這時。

一道身影,龍行虎步,昂首走來。

“剛聽見有人在找我?”

嗯?

聽到聲音,眾人都回過頭。

而後,便看到蘇長風,手裡提著一個塑料袋,袋子裡裝著一些瓜果蔬菜,正走過來。

話說,他今早先是把孩子們送到了學校,然後又去菜市場買了些菜,準備晚上帶回去,這纔來公司。

可哪想到,他剛到公司,就發現有人在這裡鬨事。

長臉看向蘇長風,眼睛眯了眯。

“找你很久了,你怎麼纔出來啊。”

有人給他看過蘇長風的照片,所以看到蘇長風,他便認了出來。

蘇長風提著菜,走進公司門口。

當他看到躺在地上,滿頭鮮血的孟遠時,頓時眼神一冷。

“他是怎麼回事?”蘇長風望向長臉,眼底慢慢浮起一層寒霜。

長臉冷笑了一聲:“他啊,他說要維護這裡的秩序,所以被我的人教訓了一頓。”

“媽的,不知死活的狗東西,冇弄死他,已經給他爹媽留麵子了。”

蘇長風望著他,“聽起來,你好像很有底氣似的。你能不能告訴我,你們為什麼來找我?”

長臉嗬嗬冷笑了兩聲:“為什麼來找你?你自己不知道嗎?”

“你昨天不是很能耐麼,敢教訓羅總。你難道不知道,羅總是我們鄭家姑奶奶看上的男人,是你隨便能動的?”

蘇長風一愣。

“你的意思是說,羅錚榜上的那個富婆,是杭城鄭家的女人?”

長臉嘴角劃過一絲冷笑,走到蘇長風麵前:“是啊。這是整個杭城都知道的秘密,你難道不知道?”

“羅錚,是家主妹妹包養的男人。你算什麼東西,也敢動他?”

“咱們姑奶奶可是說了,讓我們斷你四肢,纔算完成任務。你是自己動手,還是我們動手?”

原來是這樣。

蘇長風總算弄清楚了羅錚榜上的那個女人,到底是什麼身份。

鄭家的姑奶奶?

嗬嗬,她又算哪根蔥?

嘩啦。

蘇長風把手裡的蔬菜,全部扣在了長臉的頭上。

“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