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7章

-爸爸?

蘇長風心疼的笑了笑。

這小乞丐,怕是太想自己的爸爸了吧。

“叔叔不是爸爸。不過,叔叔也會給你買很多好吃的。”

可是,小乞丐卻抱著蘇長風的脖子,大眼睛望著他,十分肯定道:“不,你就是爸爸......”

“爸爸,你不要再離開我和媽媽了好不好。嗚嗚嗚......”

說著,小乞丐紅了眼圈,嗚嗚的哭了起來。

蘇長風有些頭大。

這到底什麼情況?

就在這時。

一道倩影,快步從人群中擠了進來。

隻見,宋清歌火急火燎的出現在蘇長風麵前。

她站在那,渾身顫抖,淚如雨下,眼底深處,卻是無法抑製的喜悅!

女孩手裡拿的那個布娃娃,正是蘇蘇丟失時拿的那個娃娃。

“蘇蘇!蘇蘇!”

“媽媽的乖女兒!媽媽好想你!!!!”

宋清歌幾乎失控,衝過去抱緊了小乞丐,泣不成聲。

在這一刻,蘇長風忽然明白了。

原來,這個可憐的小乞丐,正是他和宋清歌的女兒蘇蘇。

“媽媽,蘇蘇好想你......嗚嗚嗚......”蘇蘇抱著宋清歌的脖子,哇哇的大哭了起來。

自從之前宋清歌在大路上被邱天海的人抓走後,蘇蘇就成了冇人管的小乞丐。這半年,她靠撿剩菜剩菜吃為生,有好幾次都餓暈了。

幸虧有幾位好心人給她買了東西吃,才讓她熬過那段最難的時光。

就這樣,蘇蘇靠著頑強的意誌力,在這條街上一天天的熬到了現在。

她期待著,媽媽會來找自己,渴望著奇蹟發生......

而她之所以認出蘇長風是她爸爸,是因為宋清歌之前經常給她看蘇長風的照片。

宋清歌抱著女兒,再也無法控製情緒,嚎啕大哭。

“媽媽不哭,媽媽不哭......嗚嗚嗚......”蘇蘇看到媽媽哭,像小大人一樣的安慰著她:“媽媽不哭了,爸爸回來了。以後有爸爸保護我和媽媽,我和媽媽誰都不怕......”

而就在蘇蘇說完這句話時,一旁的王桂娟,卻冷笑了一聲。

“嗬嗬,還真是巧了,原來你們是一家子。”

“敢打我和我兒子,看我老公待會怎麼收拾你們!”

“我已經發訊息給我老公了,他馬上就到!”

“等死吧你們!”

果然。

冇到兩分鐘。

嘎吱。

一道急促的刹車聲傳來。

而後,一輛銀色彆克商務車陡然停在了麪館門口。

車門倏然打開,六七個滿臉橫肉、文龍畫虎的大漢,從車內鑽了出來......

為首那男人,留著絡腮鬍子,皺著濃眉,朝前大步走了過來。

看到此人,周圍圍觀的鄰居們,不自覺的都往後倒退了一步。此人,正是王桂娟的老公——謝彪。

看到謝彪,王桂娟立刻來了精神,抱著胖兒子就衝了過去,一把鼻涕一把淚嚎了起來:“老公,你終於來了啊。你要是不來,你老婆和你兒子,都要被人打死了......”

“你到底還管不管我們了!”

謝彪的眼底,射出兩道怒意。

“是誰打你們娘倆的?”

小胖子和王桂娟同時指向一旁若無其事的蘇長風。

“爸,是他!”

“老公,是他!”

謝彪望向蘇長風,眼底閃過一絲凶狠。

他從腰間,拔出了一把明晃晃的短刀,指向了蘇長風,距離他的麵門,隻有不到一厘米的距離,幾乎就是頂在了他的麵門上。

“我謝彪的家人,你也敢碰?”

“找死?”

看到謝彪拔出了刀,四周的人,頓時都嚇得大氣不敢出。

蘇蘇抱緊了宋清歌的脖子,縮在了她的懷裡,小聲呢喃:“媽媽......蘇蘇怕......蘇蘇不要爸爸被壞人欺負......”

宋清歌一咬牙,把蘇蘇塞到了蘇長風的懷裡,而後自己擋在了他們爺倆前麵。

“這不關他的事,求您放過他。我願意作出任何賠償!”

在她看來,如果謝彪今天不放過蘇長風,蘇長風不被他們打死,也會被打成殘廢。

在宋清歌眼中,蘇長風隻是個普通人,麵對謝彪這種大混子,隻有吃虧的份。

謝彪望著宋清歌,冷笑了一聲。

“求我放了他?”

“也行啊。你先拿十萬塊錢來賠償我老婆和孩子,然後,讓我兄弟睡你一晚上,我就放了他。”

“怎麼樣?”

說完,謝彪陰笑了兩聲。

謝彪說完,王桂娟立刻跟著叫囂了起來:“對,就按照我老公說的辦。先拿十萬,再陪男人們睡一夜。”

宋清歌咬著牙,冷聲道:“請你們說話放尊重點。”

王桂娟冷笑:“反正你也是騷蹄子,跟誰睡不是睡。裝他媽什麼純啊?”

然而,就在這時。

啪!

一聲脆響,震驚了所有人。

隻見,王桂娟的左臉,倏然被扇了一耳光,高高的腫了起來。

蘇長風望向王桂娟,一身殺氣,陡然四散而開:“再敢侮辱她,我拔了你舌頭!”

現場所有人,包括謝彪在內,都冇想到蘇長風竟然敢著他的麵打自己老婆。

“你他媽找死!”

“給我上,弄死他!”

謝彪大喝一聲,拎起短刀,對著蘇長風,劈頭就要砍下去。

他身後幾人,此時也全都殺向了蘇長風。

“爸爸快跑!......”蘇蘇嚇得閉上了眼睛,渾身顫抖起來。

宋清歌也絕望的閉上了眼睛。

她忽然也有些恨自己,剛纔為什麼要立刻拒絕對方開出的條件。如果拖一點時間,蘇長風就有時間跑了......

王桂娟眼裡,則滿是興奮之色。

“砍死他,砍死這混蛋!”王桂娟大聲道。

但,下一秒。

隻見,蘇長風站在原地,動而未動,隻是緩緩抬起了右掌。

一掌拍下!

“跪下!”

轟!

在眾人無比震驚的目光之中,隻見那揮舞著短刀的謝彪和其他幾人,似乎像是被萬斤巨石壓在了身上一般,撲通一下,直挺挺的跪在了地上!

哢嚓!

他們的腿骨,被這股驚人的威壓,直接壓爆!

森森白骨,刺穿皮肉,瞬間染紅了地麵,觸目驚心......

“啊!!”

“我的腿!”

謝彪和幾人,鬼哭狼嚎。

蘇長風望向幾人,右手再次一壓。

轟!

哢嚓!

本來跪在地上的幾人,瞬間被死死的壓在了地上,全身十二對肋骨,無一倖免,儘數壓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