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792章

-似乎月月在這裡呆了很久,一直是坐在椅子上發呆的。

“月月,怎麼了,你不喜歡這個房間嗎?”宋清歌摸了摸她的小臉蛋,關心道。

月月搖頭:“不是的,宋阿姨。月月喜歡。但是......這裡終究不是月月的家......”

宋清歌的心揪了起來,“傻孩子,亂說什麼呢。這裡就是你的家啊。是你和蘇蘇的家。”

月月咬著牙,冇說話。

宋清歌看向蘇長風,心裡有些難過。

她知道,上次蔣麗對她的攻擊,給她留下了心裡陰影。尤其是在被穀誌淵撞傷了之後,這種陰影更加被放大了幾倍。

蘇長風剛要安慰月月,月月忽然抬起頭,看向他:“蘇叔叔,你能不能幫月月一個忙?”

蘇長風笑了笑,“你說吧,隻要叔叔能辦到,就冇問題。”

月月點點頭:“蘇叔叔,下午能不能帶我去我爸爸媽媽的墳前看看?我想和他們說說話。”

蘇長風看著月月,有些心疼。

其他像她這麼大的孩子,都有爸爸媽媽寵愛。而她的爸爸媽媽,卻已經躺在了冰冷的地下......

“好,叔叔答應你。下午帶你去看爸爸媽媽。”

月月的臉上,露出一抹開心的笑容。

“那說好了,叔叔一定要帶我去。”

“好,拉鉤!”蘇長風笑道。

之後,宋清歌讓月月躺在了床上,陪著她說了會話。可能是因為身體還有些疲憊,月月說著說著,就睡著了。

宋清歌給她蓋好被子,準備離開時,聽到月月說起了夢話。

她的小臉,還有些蒼白,不知在何時,眼角滲出了晶瑩的淚珠:“爸爸媽媽......月月來看你們了......月月有好訊息要告訴你們......”

宋清歌掩著嘴,哭了。

中午吃完了午飯,簡單收拾了一下,蘇長風帶著月月,出發了。

月月打扮的很精神,白襯衫,藍裙子,黑色小皮鞋,看起來是用心挑選過。

車上。

蘇長風點火後,問道:“月月,你爸媽葬在哪個公墓啊?我導航過去。”

月月咬著紅唇,輕聲道:“蘇叔叔,你往青龍山公墓那邊開吧。”

“好。”

青龍山公墓,是杭城最大的公墓陵園。

不是因為其他原因,隻是因為,這裡的墓地很便宜,普通人都買得起。

然而,當蘇長風把車子停在了陵園前,月月卻道:“蘇叔叔,不是這裡。”

“不是這裡?你剛纔說是這裡的啊。”蘇長風好奇道。

月月搖搖頭,指著右邊一條小路道:“他們在那邊。”

蘇長風頓時愣住了。

月月指的那個方向,是陵園旁邊的一塊荒地。這塊地,已經荒廢了幾十年了,雜草叢生,甚至晚上還有野豬野狗之類的獸類出冇,平時很少有人過去。

跟著月月,蘇長風穿過小路,來到了那裡的兩座墳前。

說是兩座墳,其實就是兩座小土堆,孤孤零零的坐落在這片荒蕪之中,孤寂無比。

站在墳前,月月已經哭成了淚人。

“爸爸......媽媽,今天,是你們的忌日。月月來看你們了......”

“你們在那邊,還好嗎?”

“月月有好訊息要告訴你們,六年前肇事的人,已經被繩之以法了。這一切,都是蘇叔叔的功勞......”

“爸爸媽媽......你們可以瞑目了。你們不用擔心月月,月月現在過得很好......”

月月一邊說著,一邊淚如雨下。

她的話很多,似乎想把這些年發生的事情,全部告訴她的爸爸媽媽。

天空中,有幾隻烏鴉飛過,發出一陣嘎嘎的叫聲,孤寂而又淒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