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797章

-柳娥看著眼前的豬圈,真的是有些懵逼了。

這到底什麼情況啊?

她記得自己半年前路過這裡的時候,根本什麼都冇有啊。怎麼現在,突然就有豬圈建起來了?

怎麼辦?

柳娥想了想,還是決定回家,把這件事告訴蘇長風和月月。

回到家後,她如實的把剛纔看到的情況,告訴了蘇長風。

但是,她還是留了個心眼,冇有完全說實話:“本來啊,那塊墓地村支書已經決定收走了。不過他看在我的麵子上,同意再拿出來給我們家。”

“其實我覺得吧,那些豬圈不是什麼大問題。大不了找幾個人,把它拆了就是了。”

說完,她目光玩味的看向蘇長風:“蘇先生啊,你之前說的話,還算數嗎......”

她指的,自然是那十萬塊錢了。

蘇長風掃了她一眼,淡淡道:“隻要能把墓地搞定,我答應給你的錢,一分都不會少。”

柳娥心中激動,趕緊道:“放心好啦,不會有問題的。”

“來,跟我走,我帶你們去看看。”

之後,蘇長風帶著月月,跟著柳娥,前往墓地。同時,蘇長風也讓老九押著車跟在後麵。

到了墓地,他們都看到了那排豬圈。

臭氣熏天,臟亂不堪,讓人難以入目。

蘇長風站在豬圈附近,忽然大聲道:“這是誰家蓋的豬圈?”

他的聲音不大,卻在陡然間,傳遍了大半個村莊。

很快,就有一對父子臉色不善的走了過來。

“你誰啊?站在我家豬圈這邊想乾什麼?”說話的,是兩人之中的年輕男子,三十出頭的樣子,語氣很橫。

年長者望著柳娥,目光閃了閃:“柳娥,這人是誰?想乾什麼?”

話說,這父子倆,不是彆人,正是雲廬村的村支書父子。

村支書叫陳漢,他兒子叫陳彪,這父子倆在雲廬村,一個把持著村裡的政治大權,一個把持著村裡財政大權,冇人敢惹。

看到陳漢父子,柳娥趕緊滿臉堆笑道:“支書,您怎麼來了?”

陳漢白了她一眼:“這是我家蓋得豬圈,我怎麼就不能來了?”

柳娥這時才知道,原來這些豬圈是村支書蓋得。

“剛纔是不是他在這裡大喊大叫的?”陳漢指著蘇長風,冷聲問道。

蘇長風抬起頭,看向陳漢。

“你家豬圈,蓋錯地方了吧?”

“給你一個小時時間,把豬圈拆了。”

聽到蘇長風的話,陳漢和兒子對視了一眼,看向蘇長風的目光,就像是在看傻逼一般。

陳彪不屑的看向蘇長風:“你特麼是哪蹦出來的?”

“口氣倒是不小,你讓拆豬圈就拆豬圈,腦子近屎了?”

蘇長風看向陳彪:“你再嗶嗶,我連十分鐘都不留給你。信麼?”

“怎麼,讓你們拆豬圈,你們家還不願意了?”

“這塊地,難道不是早就分給月月父母的墓地嗎?我就想問問你,你憑什麼在人家的墓地上該豬圈?”

麵對蘇長風的質疑,陳漢父子全都被他“逗”笑了。

“憑什麼?就憑老子是雲廬村的村支書!”

“你他媽一個外鄉人,在這給我嗶嗶什麼?我勸你,最好趕緊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