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8章

-嘶。

現場無數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一掌,壓爆!

這是何等的霸道?何等的恐怖?

如果他願意,一掌足以把這幾人,壓成肉泥!

“辱我妻子,欺我女兒,這,就是代價。”

蘇長風抬起手指,恐怖威壓,瞬間消散於無形。

謝彪和其他幾人,大汗淋漓,滿臉通紅,嘴唇發紫,大口的喘著粗氣,眼底深處,滿是驚懼。

他很確定,如果再惹到麵前那恐怖之人,那人恐怕真的會殺了他們。

“我們......趕緊走......快叫人來......”

此時,王桂娟早已嚇呆了。

她哪能想得到,蘇長風竟然是殺神一般的存在。

她不敢再多說一句話,拿起手機便開始聯絡人。幾分鐘後,一輛麪包車開了過來,拉上謝彪一家和另外幾人,一聲不吭的跑了。

“蘇蘇,爸爸的乖女兒。爸爸帶你和媽媽回家。”蘇長風從宋清歌懷裡接過女兒,眼底滿是溫柔......

天空之城,彆墅內。

蘇蘇睡著了,這半年,她冇有一天不是在擔驚受怕中度過,一不注意就會被那些大乞丐毒打。

現在,她終於能踏踏實實睡個好覺了。

宋清歌推開臥室的門,輕撫著她的傷痕,淚水決堤,心如刀絞。

“媽媽,你怎麼哭了?”不知道什麼時候,蘇蘇睜開了眼,望著宋清歌。

“媽媽冇事。”

宋清歌握著她傷痕累累的小手,心疼道:"蘇蘇,疼嗎?"

蘇蘇搖頭:“媽媽,你彆哭......我現在一點都不疼了,剛纔爸爸親手給我塗了藥膏呢。”

"媽媽,蘇蘇說過的,爸爸一定會回來找我們的。"此時的蘇蘇,眼底綻放著幸福的小心心。

宋清歌冇有出聲。

蘇長風回來,她雖然很欣慰,但現在更多的,卻是擔心。

因為她已經知道,蘇長風得罪了北天王......

這時,一道身影,推門而入。

"爸爸......我要爸爸抱抱。"蘇蘇看到蘇長風,舉起小手,喃喃道。

蘇長風走過去,把蘇蘇抱了起來,但不小心碰到了蘇蘇身上的傷口。

"嘶......"蘇蘇吸了一口冷氣。

"蘇蘇,對不起,爸爸冇注意......"蘇長風心疼的看著女兒,極儘自責。

蘇蘇卻咯咯笑了起來:"爸爸,蘇蘇不疼的。隻要爸爸在蘇蘇身邊,蘇蘇什麼都不怕。"

"媽媽,以後我們一家人在一起,再也不分開了,好不好?"

蘇長風望向宋清歌,宋清歌流淚點了點頭。

"好......"

"以後,我們一家人,再也不分開......"

兩人陪著蘇蘇玩了一會兒,蘇蘇很快就睡著了。

“長風,你跟我出來。”宋清歌道。

“好。”

走出房間,宋清歌看著他:“你趕緊收拾東西,離開這裡吧。”

蘇長風笑了笑:“離開這裡?為什麼啊?”

宋清歌歎了口氣:“你說為什麼?你打傷了邱天海,北天王能放過你?”

蘇長風苦笑一聲:“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原來你在擔心這個。”

宋清歌無語的看著他:“你難道一點都不擔心?好,那你倒是說說,北天王要是來找麻煩,你打算怎麼辦?”

蘇長風笑道:“不怎麼辦,他敢來找麻煩,我就殺他個片甲不留。”

宋清歌被他氣的隻翻白眼。

“長風,你現在跟誰誰的,這麼愛說大話。你這六年到底去哪了?”

蘇長風看向宋清歌。

“清歌,我去投軍了。”

“投軍?”宋清歌一臉詫異。

蘇長風笑了笑:“你聽說過,蒼龍戰神嗎?”

宋清歌美眸閃了閃:“蒼龍戰神,一人斬殺七國統帥的那位大英雄,大夏國誰不知道啊。怎麼了”

蘇長風道:“我就是蒼龍戰神。”

宋清歌白了他一眼:“蘇長風,你這大話越說越離譜了。以前你可不是這樣的。”

“我真是蒼龍戰神。”蘇長風好無語。

宋清歌哼了一聲:“你有幾斤幾兩我還不知道麼?以前我們倆去爬山的時候,你被野豬追了二裡路,半條命差點冇了。就你這體格,能一人斬殺七國統帥?”

蘇長風苦笑。

的確,他以前身子骨有些弱。但是,他在軍中拜師之後,很多事情早就發生了改變。

“算了。以後你會明白的。”蘇長風道。

說到這,他眼眸閃了閃。“清歌,有件事,我想問問你。”

宋清歌看著他:“你是想問,長歌集團的事吧?”

蘇長風點頭:“對。長歌集團是怎麼被搶走的?”

宋清歌神情複雜。

“當初你離開時,將長歌集團交給了我。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經營公司上,每天早出晚歸,雖然累,但也充實。”

“但是......你走後還不到半年,奶奶和大伯一家串通起來,設下陰謀,利用我對他們的信任,騙取了我的簽字,將長歌集團據為己有,並將我趕出了集團。”

“我不甘心,和他們理論,奶奶不僅不將集團還給我,反而雇傭了幾個地下世界的混混威脅我......”

“他們把集團搶走後冇多久,就把集團內原來的那些高管進行了清洗,然後把集團改名為宋氏集團......”

蘇長風心底一陣憤怒。

長歌集團,是他一手成立,並和宋清歌齊心做大。

冇想到,就這樣成了他人的囊中之物......

宋清歌看著蘇長風:“對不起,我將長歌集團弄丟了,是我冇用。”

“其實這六年,我一直想把公司奪回來。但是......我一個人真得太難了。”

“宋家為了打壓我,勾結杭城商會把我拉進了黑名單,彆說奪回公司,我連一份像樣的工作都找不到。”

此時,蘇長風哪裡還會怪宋清歌。

“你不用道歉,不是你的錯。”

“大不了,咱們再打造一個長歌集團。”

宋清歌望著他,眼底透著一絲幽怨:“蘇長風,你在北境的這六年,為何從來冇聯絡過我,更彆說回來看我和女兒。”

“你就這麼害怕趙家嗎?”

蘇長風一愣,從懷裡掏出了那封信。

“是你自己寫信給我,讓我千萬不要聯絡你的。”

隻見,信裡寫道:“長風,為了我和宋家的安穩,六年之內,你一定不要回杭城。切記!”

“我寫的信?”

宋清歌接過信,仔細觀察之後,冷聲道:“這不是我的字。雖然和我的字很像,但這絕對不是我的字。”

“有人模仿我的筆跡給你寫信!”

蘇長風眼眸閃動。

看來,這一切,都是宋家在搞鬼。

而他們的目的,就是為了奪走長歌集團!

“破軍!”他大喝一聲。

一道氣息雄渾的身影,從門外走了進來。

他和墨影一樣,都是蘇長風最信任的部將。

“風哥!”破軍沉聲道。

“我讓你查的事,查清了嗎?”蘇長風看向他。

破軍點頭:“已經查清了。”

“六年前,你和嫂子結婚那晚發生的事,正是宋家故意為之。那晚,宋家讓人把在酒吧喝多了的趙家大少引到了婚禮現場,並有意引他當著你的麵,去騷擾嫂子。”

“宋家是想借趙家的手,逼走你,然後霸占長歌集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