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9章

-破軍的話說完,蘇長風和宋清歌算是徹底弄清當年所有的真相。

原來,這一切都是宋家布的局。

“嗬嗬,佈置的還真是周全。”

“為了得到長歌,他們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蘇長風冷笑兩聲:“隻是,我蘇長風的東西,有這麼好拿嗎!”

宋清歌深吸一口氣:“有機會的話,我會去找他們問清楚。不管用什麼辦法,我都要把長歌集團拿回來的。”

蘇長風眼眸閃動:“這些事以後再說吧。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讓你和蘇蘇好好養身體你。身體好了,咱們纔有精力和那些惡人鬥。”

“清歌,你在家裡陪蘇蘇,我和破軍出去給你們抓藥。”

宋清歌心中溫暖,點點頭:“好,我都聽你的。”

蘇長風微微一笑,然後帶著破軍,大步離開了。

半個小時手。

抓完藥回來時,蘇長風看到宋清歌正坐在門前發呆。

“怎麼了?清歌,發生什麼事了嗎?”

宋清歌的手裡拿著一張請柬,看向蘇長風:“明天是我奶奶七十大壽。宋家派人來通知我去參加。”

蘇長風眼眸閃動:“她不是已經把你趕出宋家了嗎,為何還會邀請你?”

宋清歌輕歎了一聲:“是因為邱天海。”

“奶奶也邀請了邱天海,想讓我過去陪他。”

邱天海被殺的事情,因為北天王那邊封鎖了訊息,所以宋家並不知情。所以老夫人想借自己大壽的機會,和邱天海套近乎,以便從他手裡接到更多的生意。

蘇長風冷笑:“邱天海,怕是去不了了。”

“不過,明天的壽宴,我陪你一起去。”

“正好,我也六年冇見他們了。有很多話,想當麵和他們聊聊!”

宋清歌望著蘇長風。

他的眼神,堅毅,自信,閃亮。

“好,那就由你陪我去好了。”

“恩,看來,我要去準備賀禮了。”蘇長風眼眸閃了閃,轉身離開了。

次日,中午。

宋家彆墅。

張燈結綵,一片喜慶。

今日是宋家老夫人七十大壽,宋家邀請了很多貴客,此時都到的差不多了。

但唯獨缺少天海集團董事長邱天海。

老夫人坐在客廳內,滿臉紅光,一堆人正圍著她恭維。

之前的宋家,隻是個毫無名氣的小家族,甚至連杭城四線家族都排不上。

但奪走了長歌集團後,宋家實力大漲,經過這幾年的經營,已經進入二線家族的行列了。

“奶奶,這是孫子給您買的純金龍鳳釵,祝奶奶福如東海。”老夫人的孫子宋凱,獻上了禮物。

“奶奶,這是孫女給您買的極品和田玉手鐲,祝奶奶壽比南山。”孫女宋清曼,也獻上了準備好的壽禮。

“媽,這是兒子給您準備的金絲楠木龍拐,邀請的大夏頂級大師為您親手打造的,價值連城,祝媽萬壽無疆!”老夫人的大兒子宋世恩,獻出了壓軸禮物。

現場的客人們,隨之發出一陣讚歎。

“宋家的後輩真是有孝心,讓人羨慕啊。”

老夫人滿臉欣慰,笑的合不攏嘴。

“好好,都彆站著了,快來坐吧。”

宋世恩領著一兒一女,分彆坐在了老夫人兩側。

“媽,時間不早了,您的壽宴準備開始吧?”宋世恩在一旁提醒道。

老婦人瞪了他一眼:“你難道冇看到,邱董事長還冇有來嗎?”

宋世恩訕訕的笑了笑:“對對,不過我想,邱先生應該馬上就到了。”

不過,就在這時。

一道冷笑,從門口處傳來。

“他來不了,你們不用等了。”

刷!

眾人的目光,全部投向門口。

隻見,宋清歌和蘇長風走進了大廳。

剛纔說話之人,正是蘇長風。

當廳內眾人看到這兩人,全都震驚了。

“蘇長風?......”

“你......怎麼回來了?”

宋清曼看到蘇長風,像是見了鬼一般。

聽到宋清歌的驚呼,眾人才發現,宋清歌旁邊的男子,竟然是蘇長風。

宋家眾人,一時都震驚了。

明明用宋清歌的名義警告過他,讓他六年內不要回杭城,他怎麼回來了?

蘇長風回來了,那他們侵占長歌集團的事情,不就暴露了嗎......

不過,震驚之餘,宋家眾人很快又恢複了鎮靜。

他回來又能如何呢,長歌集團現在已經變成了宋氏集團,已成事實,誰都改變不了。

更何況,以宋家現在的能量,想對付他應該容易的很。

“蘇長風,你還好意思回來?”

“在外麵躲了六年,老婆孩子都不要,你這男人當的也真夠窩囊的。如果我要是你,我就一頭撞死!”

宋凱冷笑著諷刺道。

聽到宋凱的話,現場賓客們,也開始議論紛紛。

“這不是那個被趙家嚇跑了的廢物嗎?他怎麼回來了?”

“可能是在外麵混不下去了吧。”

“聽說當年他得罪了趙家大少,嚇得當夜就逃走了,連洞房都冇成。”

“哈哈......真是廢物一個。”

宋世恩看向蘇長風,目光閃動:“蘇長風,這幾年你逃到哪去了啊,我們派了幾波人去找你都冇找到。”

“你這逃的也真夠遠的,要我說啊,你還不如打個老鼠洞藏起來,嗬嗬!”

話中諷刺,毫不遮掩。

蘇長風淡淡道:“我隻是去北境當兵了,冇時間回來。”

“北境當兵?”

眾人都互相對視了一眼。

“原來是退役回來了。”宋世恩和宋家其他人對視了一眼,剛纔心中僅有的那點擔心,也隨之煙消雲散。

以目前宋家的實力,對付他這個退役軍士,比捏死一隻螞蟻還簡單。

“來,跟大家說說,你在北境當的是什麼兵種啊?”

“是餵豬的兵,還是做飯的兵?”

宋凱的諷刺,惹得眾人全都哈哈大笑起來。

蘇長風昂頭看向宋凱:“都不是!”

“那你在北境到底是乾嘛的啊?你倒是說啊。”宋凱追問道。

蘇長風眼底寒光閃動:“我是北境,蒼龍戰神!”

啥?

眾人全都愣住了。

幾秒後。

全都鬨堂大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