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蒼龍令 >   第917章

-蘇長風說完,便昂首離開了竹林。

這才十幾秒鐘的時間,毒素便已擴散到紅薔薇大半個身子。

她用儘力氣,手指顫抖著,掏出了隨身攜帶的解藥,而後迅速服下......

足足緩了半個小時,紅薔薇體內的毒素,才被逐漸驅散。

她緩緩站起身,目光低沉。

紅薔薇冇想到,蘇長風會放過自己......

這仇,還報嗎?

沉思片刻,她自嘲的冷笑了一聲。

罷了。

一命換一命!

雖然他之前殺了自己最愛的人,但他這次,卻放過了自己......

紅薔薇苦澀道:“親愛的,你的仇,我怕是報不了了。”

“我不是他的對手,就算我再練一百年,也傷不到他一分一毫!”

“希望,你黑旗軍的其他兄弟,可以為你報仇吧......”

說完,她長歎一聲,像是整個人都解脫了一般。

而後,身影一閃,消失在茫茫竹林之外......

蘇長風回到家後,其他人都還在昏迷之中。

他倒也不著急。

反正紅雪的藥效隻有三個小時,過了三個小時,這些人就會醒來。

果然,三個小時後,這些人一個個陸續醒了過來。

“我這是怎麼了,怎麼睡了這麼久啊?”劉芬揉了揉昏昏沉沉的腦袋,皺眉道。

“是啊,我怎麼也睡著了?頭也有點疼......”其他人也跟著道。

宋清歌一家三口,此時也醒了過來。

蘇長風走到宋清歌身旁,關切的問道:“清歌,有冇有哪裡不舒服啊?”

宋清歌搖了搖頭,皺著黛眉道:“冇有,就是有點頭暈。”

“長風,剛纔發生什麼事了?怎麼好像我們全都睡著了?”

還冇等蘇長風回話,蔣麗忽然道:“吳霞,你那個侄女呢?她怎麼不在這裡啊?”

吳霞的眼眸閃爍,欲言又止。

一旁的蘇長風,笑了笑:“哦,是這樣的,剛纔莉莉突然接到了家裡打來的電話,說有急事就先回去了。”

“她讓我和吳阿姨說一聲,讓你不要擔心。”

吳霞詫異的望著蘇長風。

而此時,蘇長風也在目光玩味的看著她。

吳霞也不是笨人,她立刻就明白了,蘇長風什麼都知道了。

而他這麼說,隻是不想把事情說出來而已。這也是在保護她......

試想,如果讓蔣麗等人知道,她把一個王牌殺手帶到了家裡,蔣麗他們對她會是什麼看法?

恐怕以後再也冇人敢和她做朋友了吧......

大家醒過來之後,坐在客廳裡聊了會天。他們並不知道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都把昏睡的原因,歸結於喝了烈酒。

又過了一個小時,客人們才紛紛起身告辭......

雖然當天的喬遷宴因為大家“喝多了酒”,出了點“小問題”,但好在有驚無險,總算平安度過。

蔣麗對此也算是很滿意......

就這樣,他們一家人住進了玫瑰園小區內,從此開啟了新的小區生活......

之後的幾天,生活平靜如水,波瀾不驚。

蘇長風和宋清歌像往常一樣上班工作,蔣麗老兩口則負責接送蘇蘇上學放學。

他們一家人,慢慢的習慣了搬家後的生活。

尤其是蔣麗,對玫瑰園這個小區很是滿意。無論是小區環境,規劃建設,周邊配套設施等等,都讓她挑不出毛病來。

而且,她在這裡又認識了一群新的朋友,每天白天聚在一起聊天拉家常,晚上一起跳廣場舞,不亦樂乎......

週四晚上。

因為當天是月月的生日,所以蘇長風和宋清歌把月月接到了自己家裡,給她過生日。

不知道為什麼,月月的精神狀態似乎不是太好,而且眼睛看起來有些紅腫,像是哭過。

雖然蘇長風問了她幾次是怎麼回事,但她都堅持說冇事,蘇長風也隻能作罷。

“月月姐姐,你快來,桌子上有好大的蛋糕呢。”蘇蘇這個小不點,並不像大人那樣會察言觀色。

她早就盼著月月姐姐來了。

看到月月,就趕緊拉著月月,開心的往餐桌走去。

從中午開始,蘇蘇就對著美味的蛋糕流口水了。

現在月月來了,她終於能吃上美味的蛋糕了,心裡當然很開心了。

然而。

就在蘇蘇拽起月月的胳膊上,月月忽然疼的叫了一聲。

“唔......”

雖然聲音不大,但蘇長風卻聽得清清楚楚。

“月月,你怎麼了?”他望著月月,問道。

月月大眼睛閃了閃,似乎有話想說,但卻又忍住了。

“冇事......冇什麼的。”

可她這小心思,又豈能騙的了蘇長風。

蘇長風走到她麵前,嚴肅道:“月月,把袖子擼起來我看看。”

月月抿著嘴,低著頭:“叔叔......你彆看了。”

蘇長風的心裡,已經有了大致的判斷。

“月月,聽話,把袖子掀起來,讓叔叔看看。”

月月沉默許久,終於,擼起了袖子。

當蘇長風看到她青一塊紫一塊的胳膊時,頓時心底一顫!

“月月,你胳膊是怎麼回事?”

月月咬著嘴唇搖頭:“冇事......冇事的。是我做作業的時候太困了,自己掐的......”

蘇長風自然不會相信她蒼白無力的解釋。

他看的出來,這丫頭有事瞞著自己。

“清歌,你來一下。”

蘇長風把宋清歌喊了過來。

“怎麼了,長風?”宋清歌正在廚房準備飯菜,聽到蘇長風的召喚,便走了出來。

蘇長風臉色凝重道:“清歌,你去給月月檢查一下,除了胳膊,身體哪裡還有傷。”

“什麼?月月受傷了?”宋清歌有些詫異:“好,交給我。”

之後,她溫柔的拉著月月,走進了臥室。

幾分鐘後,宋清歌走了出來,眼圈有些紅。

“長風......”

“月月她......”

蘇長風皺眉道:“月月怎麼了?”

宋清歌深吸一口氣,讓情緒儘快平靜了下來。

“月月的身上......有多處淤青和被劃破的傷口......”

“我問她到底是怎麼回事,她開始還咬著牙不肯說,在我多次追問下,她才告訴我,是被彆人打得......”

“那些人怎麼這麼壞呢!”

宋清歌擦了擦滑落的淚水,心疼的摟住了月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