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110章 洗塵

-

“宋家,楚塵。”

黃玉恒確實記住了這個名字。

“爺爺,我敢保證,你身上中的蠱,跟那楚塵有關。”黃玉恒說道,“不然的話,他怎麼可能輕易化解?”黃玉恒的眼神冰冷了幾分,“還以爺爺的性命為要挾,逼黃家低頭。”

“如果我們早回幾天,就不會讓他得逞了。”葉嫣說道,“不過,秋後算賬,倒也不遲。”

“玉恒,你剛回來,這幾天就好好休息吧。”黃江鴻說道,“這件事過去了,而且,我覺得,這件事,趙家反而纔是更大的嫌疑。”

“姓趙的?”黃玉恒眉宇一掀,“這些年都不是挺老實的嗎?莫非是覺得,已經有資本挑釁我們黃家了。”

黃江鴻將楚塵的車子被潑紅漆以及今天剛得到的訊息,關於展覽會上發生的事情,告知了黃玉恒。

“玉恒,看來,你回來得也正是時候。”葉嫣說道。

黃玉恒眼眸精光閃過。

“爺爺,你好好休息,這些事情,讓玉恒來處理就行了。”黃玉恒道,“區區趙家,區區一個宋家上門女婿,這些人,都翻不起什麼波浪。”

黃江鴻麵容含笑地點頭。

他早斷言,要說黃玉恒早回來幾天,奪青盛典上,不會是楚塵一枝獨秀。

車子徐徐地開回了黃家。

晚宴上,黃玉恒也向家裡所有人,宣佈了葉嫣的身份。

黃家人不少心頭都暗暗震撼,看著葉嫣的眼神,更是不一樣。

葉家家主的千金,身份顯赫。

黃陽的麵容更是暗暗變幻了幾下,隨即歎了一口氣,看了一眼正吃得高興的黃玉欻,黃陽輕輕搖搖頭。

跟渾身由內而外都散發出耀眼光環的黃玉恒相比起來,黃玉欻,簡直就是一個草包。

黃陽也不指望,黃玉欻能夠跟黃玉恒競爭了。

雙方的差距,實在太大。

熱熱鬨鬨的黃家晚宴結束之後,黃玉恒和葉嫣回到了房間內。

“玉恒,你覺得,趙家跟楚塵,誰的嫌疑更大?”葉嫣問。

黃玉恒輕微地一笑,輕描淡寫般的語氣,“不管是哪一個,他們不是都死定了嗎?”

葉嫣走過去,揉著黃玉恒的肩膀,“那你有計劃嗎?從哪裡開始入手。”

黃玉恒閉著眼睛,享受著葉嫣的按摩手法,片刻,輕輕抓住了葉嫣的手,將葉嫣拉過來,坐在了他的大腿上,笑吟吟地說道,“從我的寶貝身上開始。”

葉嫣的臉一紅,眼神很快也泛起了春光,伏身下去。

翻雲覆雨後。

葉嫣靠著黃玉恒的胸膛,“人家剛剛跟你說正經話呢,還有著身孕,你還這麼折騰我。”

黃玉恒哈哈大笑,“我的寶貝嫣兒可是正統古武傳人,再怎麼折騰,寶貝都隻會覺得不夠吧。”

葉嫣的臉色更加羞紅了。

黃玉恒道,“這兩天我們什麼也不用做,在家熟悉一下,五年冇回家,肯定有不少東西都變了。等嫣兒回家後,我再處理楚塵和趙家不遲。”

“我覺得,你爺爺身上的蠱,一定要調查清楚,黃家怎麼會招惹了這類人。”葉嫣道。

“星羅小店的那位,肯定什麼都知道。”黃玉恒自信,淡淡地道,“什麼時候有空了,去一趟星羅小店,不就清楚了。”

“不行,我忍不了。”葉嫣道,“明天我們就去。”

黃玉恒笑著,“你呀,就是急性子。”

一夜過去。

這一夜,禪城不少目光,都放在宋家身上。

這些天來,宋家因為一個上門女婿,成為了各家熱議的焦點。

接連的得罪黃家趙家,很多人都斷定,宋家將要麵臨又一場的狂風暴雨。

然而,平靜的一夜。

宋家旗下的各大產業,並無異常。

黃家,趙家,都冇有半點動靜。

這一夜,宋斜陽也睡得並不安穩,楚塵他們從瓊水灣酒店回來後,帶回了得罪趙家的訊息,讓宋斜陽恨不得用鎖鏈將楚塵鎖在宋家。

這傢夥,怎麼那麼能惹禍。

一波未平,一波再起。

宋斜陽的內心是緊繃著的。

“你說的對,果然冇有任何動靜。”彆墅小廳,楚塵起床走出來,宋顏說了一句。

楚塵微笑,這本在他意料之中。

“趙家在這個節骨眼高調,他們的最終目標隻會是黃家,而我,或許入不了他們的法眼,但是,也不會輕易來對付。”楚塵輕車熟路,“老婆,我去洗臉敷麵膜。”

宋顏,“……”

黃家,黃玉恒陪著老爺子吃早餐。

“玉恒,你剛回來,等會陪爺爺出去一趟,去找老閒,給你洗洗塵。”黃江鴻道。

黃玉恒一怔,目光對視了葉嫣一眼,隨即點頭,“好的,爺爺。”

黃江鴻口中的‘洗塵’,自然是要請莫閒,用莫閒的手段,給兩人占算一下。

黃江鴻的骨子裡,深信著莫閒的手段。

吃過早餐,車子前往星羅小店。

路上。

黃玉恒沉吟片刻,開口說道,“爺爺,假如,莫道長真的跟你身上的蠱,有關係……”

“不可能的。”黃江鴻果斷地搖頭,“玉恒,你可以懷疑楚塵,但是,老閒絕不可能,這麼多年來,他幫了我多少忙。”

黃玉恒點點頭,冇有再出聲。

車子徐徐地停在了星羅小店的門口。

黃江鴻心情極好,邁步走進。

小無憂正在看書,抬頭一看,隨即喊了聲,“爺爺,黃爺爺來了。”

莫無憂還好奇地看了一眼黃玉恒以及葉嫣。

黃玉恒眼眸看見莫無憂的一瞬間,也有一絲的驚豔。

他出國之前,也來過星羅小店,見過五年前的莫無憂,當時的莫無憂還隻是個十二三歲的小女孩。

“小無憂,不記得我了嗎?”黃玉恒的神色很快恢複了正常,麵容含笑地走上前去。

莫無憂努力回想,最後搖頭,“不記得。”

黃玉恒,“……”

他第一次冇有被人記在心上。

從出生記事開始,黃玉恒的人生就好比是開掛一般,文武雙全,黃家黑曜堂的文堂武堂,都有他一席之位。

他本以為小無憂會很驚喜地想起來,然後喊他一聲玉恒哥哥。

“我是黃玉恒。”黃玉恒果斷開口。

小無憂想了想,恍然點頭,隨即禮貌迴應,“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