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1241章瘟神

-

蜀山附近,一直都有無數朝聖的人四處尋找著真正蜀山聖地的位置。

突兀間,有人大撥出聲,“蜀山劍仙出現了。”

不少人紛紛抬起頭來。

果然,蒼穹之上,一道道身影禦劍而出。

當即有人驚喜地高撥出聲。

“聖地出征,一定是楚大俠出發了!”

“太壯觀了,這是我做夢都在想的禦劍飛行。”

“不論如何,一定要虔心朝聖,繼續尋找蜀山聖地。”

確實是楚塵一行人出發了。

楚塵夫婦,柳十萬,橫刀大將軍,紅神,在出發之前,楚塵的八位師傅也都一起趕到。

金身境的強者儘管不懂真正的禦劍飛行的神通,可腳踏飛劍而行,對他們而言,也是簡單的操作。

離開蜀山,直奔五大連池火山群。

楚塵想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斬斷火心邪蓮。

夜幕降臨。

貓兒嶺。

白衣女子盤膝坐在樹乾上。

忽然之間,白衣女子睜開了眼眸,麵容變幻了一下,“那個犯人的傢夥怎麼又來了,他真的以為可以斬斷火心邪蓮嗎?想法是美好的,可也太天真了吧。”

白衣女子的美眸忽然睜大了幾分,半晌,哼了一聲,原地消失了。

不出片刻,楚塵的身影出現了,站在了白衣女子剛剛待過的地方。

“居然又跑了。”楚塵搖搖頭,手中拿出了窺天貝,刹那間,身影一晃,再度追了上去。

熟悉的一幕,又一次上演了。

一炷香後。

白衣女子憤憤不平地坐在了一個山洞前,喘著粗氣,眼眸瞥了一眼剛剛追上來的楚塵。

她始終不願承認,這個可惡的傢夥居然能夠跟她跟得那麼緊。

糾纏得太厲害了。

根本就甩不開。

“我不是已經將知道的事情都告訴你了嗎?”白衣女子胸口起伏,盯著楚塵,“你還來乾嘛?”

“在下楚塵。”楚塵彬彬有禮,朝著白衣女子拱手,“不知道這位姑娘如何稱呼?”

白衣女子翻了個白眼,“兩千年前,我的名字叫江小雪,按照輩分的話,你可以叫我一聲雪奶奶,我不嫌棄。”

雪奶奶……

楚塵嘴角不由得狠狠抽搐了一下。

半晌,他還是喊了一聲,“小雪姑娘。”

江小雪並冇有跟楚塵計較稱呼上的事情,“說說你的來意吧。”

“聽聞,在兩千年前,此地名為貓兒嶺。”楚塵好奇問道,“不知道小雪姑娘和小貓兒前輩有什麼淵源?”

“她是我師尊。”江小雪迅速回答,言簡意賅,似乎想讓楚塵早點問完走開。

現在的江小雪,感覺楚塵就像是個瘟神。

楚塵的眼睛一亮,“貓兒酒冠絕天下,不知道我有冇有福緣,品嚐品嚐?”

江小雪忽然一抬手,手指輕輕地一勾,山洞內,一個破舊的酒罈飛了出來,落入了江小雪的手中。

“這是貓兒酒。”江小雪看著楚塵,“你答應我一個條件,這壇酒就是你的。”

“你說。”楚塵倒也好奇,江小雪會讓他做什麼。

“帶上這壇酒,以後都不準踏入貓兒嶺半步。”江小雪一字一頓地開口。

楚塵,“……”

楚塵倒是冇想到,這兩天晚上的糾纏,居然在江小雪的心裡留下了這麼大的陰影麵積。

居然寧可以一罈貓兒酒來換取清淨。

沉吟了會,楚塵說道,“小雪姑娘若是答應我一個條件,我也答應你,絕不再踏入貓兒嶺半步。”

江小雪立即開口,“你也說說看。”

“我想邀請小雪姑娘出山,和我一起對付秦大黑,這不僅僅是保護世間民眾,也是保護貓兒嶺,一旦火山爆發的話,貓兒嶺恐怕也保不住吧。”

江小雪的眼睛睜大,直勾勾地看著楚塵,半晌,喃喃道,“這是臉皮有多厚纔好意思提這個條件。”

她不讓楚塵踏入貓兒嶺,不僅僅是想求個安靜那麼簡單,更重要的是,她不想捲入楚塵和秦帝弟子之間的紛爭。

所以她覺得楚塵是瘟神!

楚塵也應該很清楚這點。

可是,楚塵還是說了出來。

“我可以很認真地回答你,這,不,可,能。”江小雪將酒罈放在旁邊的岩石上,“帶上這壇酒,走吧,恕不遠送。”

過來之前,柳十萬也跟楚塵提過,兩千年前的奇女子小貓兒,身懷絕技,但也從來冇有捲入任何武者門派之間的鬥爭,超然於世外。

現在,她的徒兒,江小雪,也是一樣。

楚塵看著江小雪,半晌,開口說道,“前天夜裡,與雷眼神鷹在火山口前一戰的人,應該是小雪姑娘吧。小雪姑娘既然選擇了出手,一定有你的原因,現在不該退縮,你我聯手,還有靈猴前輩等人,區區一個秦大黑,何懼之有?”

“區區一個秦大黑……”江小雪無語地看著楚塵,“你把堂堂秦帝弟子當成什麼了?秦禹大帝當年雖然無門無派,但是,麾下有一股力量,天下間無人敢惹,那股力量,被成為銀衣神衛,秦禹弟子,也被成為神子。你覺得,秦禹大帝把他的弟子都留在這裡,這裡會冇有銀衣神衛嗎?”

銀衣神衛。

就憑江小雪剛剛透露出來的這個訊息,今晚就來值了。

“秦大黑有銀衣神衛,我們有二零零零。”楚塵開口,“不如小雪姑娘加入二零零零,我們並肩作戰。”

江小雪,“……”

誰來收了這個男人!

江小雪有種要抓狂的感覺。

“我說了,不!可!能!”江小雪站了起來,“恕不遠送。”

江小雪的態度無比堅決。

楚塵冇有死心,還勸說了幾句,最終還是冇有效果。

到最後,江小雪都不想搭理他了。

“小雪姑娘。”楚塵連喊了幾聲,冇有迴應,最終隻能作罷。

大不了,明晚再來。

“告辭了。”楚塵一拱手,轉身離開。

片刻之後,江小雪確定楚塵已經走遠,方纔抬起頭來,鬆了一口氣。

瘟神終於走了。

江小雪的眼神一瞥,突然地愣住了,“貓兒酒呢?”

剛剛那壇貓兒酒,不翼而飛了。

“他把貓兒酒拿走,應該是已經答應了我的條件了吧。”江小雪自語,倒也不計較。

一罈貓兒酒,送走一個瘟神。

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