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1363章 忍

-

任仁柄瞬間懵了。

眼前的惡奴手中的利器居然砸向了自己的同伴,並且還一直在大喊大叫著。

甚至喊著喊著還有點變音了……

“我控幾不記我技幾呀?”任仁柄有點傻眼,突然有點看不懂對方的這番操作。

這一下子讓任仁柄剛剛滿腔不甘,憤怒,絕望等情緒衝擊得七零八落。

懵住不動。

四周圍的人也看得呆住了。

楊家惡奴欺壓贅婿任仁柄的場麵,渭青城的人見過不少,他們也是見慣不怪了。

可這幾個楊家惡奴相互殘殺的畫麵,還真的是新鮮。

“這幾個楊家惡奴撞了邪嗎?”

“什麼撞邪,一看就是暗處有高手在幫助任仁柄。”

“可是,這是什麼招數,完全看不懂啊。”

不出片刻,幾個楊家惡奴相互圍毆之下,都倒在地上哀嚎,打滾。

任仁柄的眼神慌亂地四處看去,突然間看見遠處有一道相對熟悉的身影,朝著他輕輕地頷首。

是楚塵!

任仁柄內心不禁大震,還來不及感謝,楚塵已經消失不見。

任仁柄大步上去,將地上的十兩白銀撿起來,衝向了不遠處的一處商鋪。

這裡是黑鳳閣的地盤。

任仁柄將十兩白銀遞過去,“我,任仁柄,繳納十兩白銀,換取參悟神鳳寶籙前半部一年的資格。”

負責這項工作的黑鳳閣負責人剛剛也親眼目睹了楊家惡奴欺壓任仁柄的事件,對他而言,隻是看了一場戲而已。

黑鳳閣自然不會將區區一個渭青城楊家放在眼內。

當任仁柄拿出白銀,負責人立即替任仁柄辦好了手續,並且第一時間拿出了神鳳寶籙。

在看見神鳳寶籙的刹那間,任仁柄整個人都在激動,目光熾熱,呼吸急促。

這將有可能成為他命運中的轉折點。

“拿去吧,希望神鳳寶籙能夠改變你的命運。”負責人微笑地朝著任仁柄開口,每一個獲得神鳳寶籙的人都極有可能是將來黑鳳閣的中流砥柱。

像任仁柄這樣的人物,一旦因此而改命,他一定會牢記今日這個時刻。

當然,這是負責人今天第一百零八次說出這句話。

廣撒網,總有一個會回報的。

任仁柄如獲至寶,重重地點頭,旋即轉身往回走。

暗處,楚塵和柳十萬目送著任仁柄離開。

“塵哥,我們還要不要跟上去?”柳十萬說道,“楊家會不會繼續刁難任仁柄?”

“刁難肯定是會的。”楚塵拿出了窺天貝,“任仁柄會比我們更加清楚他的處境。”

在窺天貝的畫麵中,任仁柄一路朝著楊家方向返回,在接近楊家的時候,任仁柄突然間轉入了一處無人巷子口,將剛剛得到的神鳳寶籙藏在了隱秘的地方,然後才重新走了出去。

“他已經做好了捱打的心理準備。”楚塵說道,“但是,他不再楚

是絕望的,神鳳寶籙成了他的希望。”

楚塵收起了窺天貝,“走吧,我們也回去參悟神鳳寶籙。說起來,神鳳寶籙到手已經好幾天了,大家都一直冇有時間去參悟,今天,大家便一起來感悟一下北州境第一武者勢力的絕學。”

兩人的身影消失不見。

任仁柄並不知道自己的所有動作都在楚塵的眼皮底下發生,在藏好神鳳寶籙之後,任仁柄拖著受傷的身體,朝著楊家後門走去。

自從當了楊家贅婿的第一天開始,任仁柄就從未走過楊家正門。

包括‘嫁入’楊家的那一天,他也冇有從正門進入。

任仁柄遠遠看見了兩個人在後門等著他,神情焦急。

任仁柄的內心無法按捺地流露出愧疚之色。

他的雙親,跟他一起來了楊家,在楊家過的,都是低等下人的日子。

楊家很大,整個渭青城楊氏,都住在這個府邸內。

楊氏府邸占地麵積極其廣闊,府邸內,獨棟的房屋足有百餘座,與其說是一座府邸,倒不如說是一個圍牆包圍起來的宗族。

楊氏府邸劃分的區域也很明確。

楊朵兒一家在楊氏宗族的整體地位,偏向中等。

任仁柄能夠進出的後門,也偏向於偌大的楊氏府邸的中間偏後的位置。

“仁柄回來了。”雙親的神情急切地走了上去,一人抓起了任仁柄的一隻手臂,檢查他的身體,滿眼都是心疼,“又捱打了嗎

“楊家人真的太狠心了。”任母哭泣著開口。

“爹,娘,我冇事,先回去,我告訴你們一個天大的好訊息。”任仁柄拉著雙親的手,快步地走進了後門。

然而,纔剛剛步入門口,

任仁柄的臉色當即變了,眼前,一名女子,眼神鋒利,神情蠻橫,手中拿著一根長棍,她的身後,站著十幾個楊家家奴。

任父任母下意識地將任仁柄護在了身後。

女子正是任仁柄的妻子,楊朵兒。

楊朵兒的眼神寒冷,“楊朵兒今日治夫,誰敢阻攔,楊氏家規處置!”

“爹,娘,冇事的。”任仁柄推開了父母,邁步走向了楊朵兒,“娘子。”

楊朵兒上前,揚手就是一巴掌,“你叫我什麼?”

任仁柄感覺臉頰一陣火辣辣的,雙手拇指的指甲都要滲入了掌心,強忍心中的憋屈,“朵兒小姐。”

楊朵兒眼神冷冽地盯著任仁柄,“把東西交出來。”

聞言,任仁柄錯愕,神情疑惑地看著楊朵兒,“交出什麼?”

楊朵兒又是一巴掌打了過去。

身後,任父任母敢怒不敢言,他們曾經試過去阻止楊朵兒打任仁柄,可每一次非但冇法解救得了任仁柄,還讓任仁柄遭到更加嚴重的傷害。

忍。

忍一時,就過去了。

楊朵兒連續的幾巴掌,任仁柄倒在了地上。

楊朵兒本身就是個實力不俗的武者。

“倒是挺有能耐啊,居然賣掉自己的祖屋,換來十兩白銀,去買神鳳寶籙。”楊朵兒盯著任仁柄。

任父任母的臉色頓時大變。

“我……冇有。”任仁柄強忍著身上的劇痛,痛苦地伸手,拿出了房契,“房契在這裡,我冇有賣任家祖屋。”

楊朵兒目光淩厲,“可你確確實實拿了十兩白銀,說!神鳳寶籙,在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