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143章 楚叔

-

手機落地的聲音很清脆,衝擊著黃玉欻的靈魂。

黃玉欻是黃家的長子嫡孫,是黃家年輕一代之中,最能代表黃家的人。

然而,他曾想儘辦法,也融不進一個圈子。

天南豪門公子的圈子。

譬如,天南十公子,等等。

這些豪門公子哥,他都冇有辦法結交。

可黃玉欻都通過各種渠道,見過這些人。

“寧子州。”黃玉欻的聲音顫抖,“天南十公子中,有其中兩個姓寧,其中之一,就是寧子州。”

“天南寧家?”黃陽目光猛然地看著黃玉欻,“好端端的,怎麼想到了天南寧家?”

“爸你快看剛纔的論壇。”黃玉欻將手機撿起來,“寧子州出現在華騰大酒店了。”

黃家幾人的心頭同時一震。

今天的華騰大酒店,是一個極其敏感的名字。

每一個出現的華騰大酒店的人,都有可能跟宋家扯上關係。

黃江鴻的麵容一下子低沉。

假設,寧子州是因為宋家出現的話,那麼,這對於黃家而言,簡直是滅頂之災。

天南寧家。

天南第一家族,根本不是黃家可以抗衡。

可是,在黃家人眼中,宋家由始至終都是螻蟻般罷了。

“隻是巧合。”黃禹沉聲道,“我絕不相信,宋家能跟寧家有交集。”

話雖如此,寧子州出現在華騰大酒店的一瞬間,黃家幾人的心頭都不由得漸漸地沉了下來。

天南寧家,寧氏地產,遍佈全國,在全國範圍,寧氏地產的實力可以排入前三。

如果寧家要打壓黃家,那無疑是可以直接擊中黃家的核心產業。

“留意華騰大酒店的一切動靜。”黃江鴻說道,“同時,通知其他人,從這一刻開始,提起十二分精神,即便冇有寧家,孫家等各家集合幫助宋家的實力,也絕對不容小覷。”

眾人點頭。

華騰大酒店,騰龍一號包房。

房間大門推開。

楚塵下意識地低頭看了一眼時間。

中午十一點零一分。

遲到了一分鐘。

眾人抬起頭看過去。

“寧子州?”夏北一下子站了起來,彷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南十公子,超過一半彙集在羊城。

夏北曾經有一個很大的心願,就是活成天南十公子的樣子。

其中寧家寧子州,在夏北看來,也是開掛一樣的人生。

年紀輕輕,便掌管了寧家的不少業務,並且,前不久纔剛剛登上了羊城財商雜誌的封麵,這意味著,寧子州的經商才華,得到了商界的認可。

孫超磊等人也都紛紛下意識地站起來。

目光睜大了幾分。

他們幾人心中很清楚,此刻集合於一起,完全是因為九玄少主令。

他們各家的背後,都屬於同樣的一股力量。

九玄門。

然而,他們也都冇有想到,天南寧家,竟然也出現了。

這莫非意味著……天南寧家,也是九玄門的產業?

孫超磊屏住了呼吸。

他總算真正明白,老爺子說的,即便楚塵想讓孫家產業改姓,那也是一句話的事情。

他們九家聯手,足以撼動黃家。

若是再加上天南寧家,那絕對能夠以摧枯拉朽的姿態,橫掃黃家。

正如,昨日黃家對付宋家那般。

宋斜陽身子騰地站了起來。

宛如遭遇電擊般。

天南寧家,真的來了?

難以置信。

可是,寧子州真的在一步一步地走近,並且,直接走到了楚塵的麵前。

楚塵的目光和寧子州對視著。

寧子州的眼神閃過了一絲的複雜,欲言又止。

對於寧家來說,楚塵的身份實在太過特殊了。

因為,楚塵是寧老仙是親傳弟子。

寧老仙,是當今寧家輩份最高的人。

準確來說,寧老仙,是寧子州的太爺爺。

楚塵是他太爺爺的弟子,這重身份,單是輩份上,實在太高了。

楚塵看穿了寧子州的心思,輕微地一笑,“叫楚叔就行了。”

寧子州瞳孔輕縮了一下。

楚塵看起來,年齡比他還要小。

他本想著跟楚塵平輩相交,可冇想到,楚塵竟然讓他當眾喊楚叔。

寧子州的臉龐輕輕抽動了一下。

整個騰龍一號包房,更加是一下子直接死寂。

叫楚叔?

楚塵這句話,石破天驚般,震撼了眾人。

夏北的臉色都一下子蒼白起來,下意識哆嗦了下,看著楚塵。

塵哥竟然敢讓天南十公子之一的寧子州,當眾喊他楚叔?

這是不是可以視為對寧子州的挑釁,甚至是,對整個天南寧家的挑釁。

宋家的幾人也都目瞪口呆。

宋斜陽麵容大變,來不及去阻止楚塵。

內心飛快低沉,快要跌落至穀底。

楚塵如果惹怒了寧家公子,那麼,在場的九家聯手,恐怕也撐不起寧家的怒火吧。

楚塵這個惹禍精!

宋斜陽想要哭了。

寧子州更想哭,看著楚塵。

楚塵嘴角輕揚,看了一眼時間。

如果寧子州遲到超過五分鐘的話,他甚至還會讓寧子州直接喊楚爺。

畢竟,楚塵是寧老仙親傳弟子,在輩份上,也確實是寧子州的爺輩。

而且,楚塵不僅僅是手握九玄少主令,在他離開九玄門的時候,寧老仙更是給了他尚方寶劍,讓他出去世俗之外,如果遇見行事不規矩的寧家子孫,就教訓一番。

楚塵相信,寧老仙的這個指令,也傳回了寧家。

不然的話,此刻寧子州恐怕早忍不住要發作。

他可是天南十公子!

寧家少爺!

寧子州也注意到了楚塵看時間的動作。

他遲到了一分鐘,自己也心知肚明。

可是,在寧子州的眼中,這個楚塵,不過是被太爺爺看中的幸運兒罷了。

寧家自然不敢違抗寧老仙的命令。

寧子州故意遲到一分鐘,就是告訴楚塵一個訊號。

天南寧家,不會任由著楚塵發號施令。

他想給楚塵一個訊號,殊不知,楚塵直接給了他一個下馬威。

寧子州好幾次的欲言又止。

無數句話,到了喉嚨,最終也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眾人的目光集中過去。

這時,宋斜陽終於回過了神,他儘量補救地說道,“寧少爺不要介意,楚塵隻是開個玩笑而已。”

楚塵輕微地一笑,看著寧子州。

寧子州神色恢複了正常,神色謙遜,“楚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