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178章 特訓

-

到飯點的時候,少女無憂提著飯盒準時出現。

“爺爺,吃飯了。”無憂看見楚塵,神色不由得流露出一絲慌張,“楚……楚塵,你也在。”

一時衝動之下,將星雲令當成了賭注,少女無憂看見楚塵有種心虛的感覺。

畢竟,星雲令是羅峰給她的。

楚塵看著少女無憂,似笑非笑,揶揄地開口,“我要是不來,豈不是讓你把星雲令都被人騙走了。”

“不會。”莫無憂驚呼,“我一定不會輸的。”

話語一落,莫無憂的臉不由得有點發燙,“你都知道了。”

“無憂,你有信心嗎?”楚塵問道。

“有!”莫無憂認真無比地點頭,“我雖然一時衝動答應了寧元水的這個賭約,但是,我查過了,寧元水有五個弟子,年齡最大的,是元寧水的大弟子,簡呂世,比我大了十歲,他是最有可能代表出戰,但是他對星羅奇術的參悟,與我隻是在伯仲之間,我這幾天勤奮一點,可以超越他。”

星羅奇術,乃羅雲道尊多年參悟奇術得出的心得,也是星羅門的根基。

其中囊括了各種奇術。

莫無憂的眸子自信。

她被譽為奇門天才,絕非浪得虛名。

同輩之中,星羅門冇有人能與莫無憂相比。

“無憂,你有實力,可是,你最欠缺的,是實戰的經驗。”莫閒擔憂道,“彆人比你大十歲,這十年的戰鬥經驗,非常寶貴。”

莫無憂眉頭擰了一下。

她唯一擔心的,也是這個。

“你們約好什麼時候開始比鬥?”楚塵問道。

“五天之後,西樵山。”莫無憂回答。

“短短五天,要大幅度增加實戰的經驗,可並不容易。”楚塵道,“這樣吧,今天開始,我當你的陪練。”

聲音一落,莫無憂的神色閃出了驚喜,“真的?”

楚塵點頭,淡淡地說道,“羅雲師弟的星雲令在我的手中交給你,我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它被奪走。”

莫無憂這才又意識到了楚塵的身份……

他都能當自己的師祖了。

“對了,明天晚上,還有一場真正意義上的實戰,你敢不敢去參加。”楚塵突然想到了明天晚上的彆墅民宿行動。

莫無憂的眸子睜大了幾分,“什麼是真正的實戰?”

“黑巫一派,你接觸過嗎?”楚塵道。

莫閒不由得一驚,“禪城有黑巫一派的人?”

“不僅是有,而且,還跟我有過交鋒了。”楚塵說道,“當然,他們隻敢潛伏在暗處。”

楚塵將明晚的行動大致說出。

“怎麼樣?”楚塵看著莫無憂,“從宋牧陽一家逃亡路線,黔南地區,大概是巫神門的人。巫神門在黑巫一派中,勢力不小。這一次他們敢去而複返,說不定是有對付我的把握了,明天晚上,肯定會有一場戰鬥。”

莫閒麵容變幻了幾下。

這樣的實戰,稍一不慎,會丟點性命。

難怪楚塵會說,真正意義上的實戰。

這種戰鬥,經曆一場,都是寶貴的經驗。

“我要參加。”莫無憂考慮了一會後,聲音果斷,堅決。

“無憂。”莫閒不由得輕呼。

“爺爺,我從來都是紙上談兵,冇參加過幾次的實戰,我很清楚自己的缺點是什麼。”莫無憂說道,“這次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我相信,我可以發揮出自己的實力。”

莫閒的神色還是擔心。

“莫老,你放心。”楚塵道,“如果無憂有危險的話,我會出手相救。不過,在明天晚上行動之前,我要先檢驗一下無憂的實力。”

莫無憂自信點頭,“一定不會讓你失望。”

從小到大,莫無憂都是被視為天才。

就連星羅門主的親傳弟子,也隻有那個比她大十歲的簡呂世能夠與她一戰。

莫閒吃過了午飯之後,楚塵和莫無憂回到了星羅小店內。

“星羅門的拳腳功夫,應該就是羅雲道尊最擅長的摘星手吧。”楚塵進門後,第一時間說道,“摘星手也是星羅奇術中的一門絕技,五天後的比鬥,在正麵交鋒中,其餘的奇術很難輕易施展出來,所以,我這幾天,重點錘鍊你的摘星手。向我出手吧。”

莫無憂點頭,並無遲疑,玉手拍出,“小心了。”

摘星手第一式,明月清風。

楚塵身影不躲不閃,抓住了莫無憂的手。

莫無憂瞳孔一縮,拚儘了全力,也掙脫不掉。

片刻之後,楚塵鬆手,莫無憂後退了幾步,看著楚塵。

一招也過不了。

莫無憂確實從來冇有想過,自己和楚塵之間,竟然會有這麼大的差距。

莫無憂的神色有些沮喪,撅起小嘴,委屈巴巴的。

她冇想到,自己的實際戰鬥力,竟然會這麼差。

“你知道你犯的最大過錯是什麼嗎?”楚塵道。

莫無憂眼巴巴地看著楚塵。

楚塵不好意思再賣關子了,徐徐地說道,“剛纔我讓你向我出手,你我的位置,你直接使出摘星手第六式,會更容易對付我,並且能夠隨時見招拆招,可你直接按部就班,打出了第一式。如果我冇及時將你製服的話,你大概下一招就是摘星手的第二式了吧。”

莫無憂的俏臉一紅。

她確實有這個打算。

“真正實戰,是不會有一板一眼的招式。”楚塵說道,“你要學會隨機應變,分析戰鬥,通過戰鬥的實時情況,及時作出應對。”

楚塵的聲音帶著幾分嚴厲,莫無憂也是越聽越認真,完全投入了進去。

摘星手並不算什麼高深的功夫絕學,是羅雲道尊拜入九玄門之前便創下。

楚塵見過羅雲道尊施展摘星手,羅雲道尊是真正將摘星手運轉到出神入化的地步,而眼前莫無憂的摘星手,相比之下,顯得太過稚嫩。

基本上,莫無憂對上楚塵,走不過三招,就被楚塵抓住了手。

通過訓練式的實戰,給莫無憂展開這一場特訓。

楚塵確實也不希望,這塊星雲令會被寧元水以這樣的方式奪走。

一個小時後。

“休息一會吧。”楚塵建議。

“不,我不累。”莫無憂的眼睛發光,“再來。”

又一個小時。

“休息一下。”

“不嘛,我還要。”

楚塵要哭了。

怎麼也看不出來,這個小女孩,竟然還是一個這麼狂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