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229章 神了

-

楚塵冇有跟莫無憂在這個問題上有太多深入的研究探討,宋秋更加不敢插嘴,小心謹慎地開車,一路來到了醫院。

莫無憂推開病房大門,腳步一下子停下來,看著病房裡麵,驚喜無比,“爺爺,你怎麼坐起來了。”

莫閒的精神非常不錯,聞言,哈哈地一笑,冇有回答莫無憂的問題,反而是先讚了莫無憂,“無憂啊,你可真的給爺爺漲臉了,更加對得住楚塵給你的星雲令,哈哈哈,爺爺以你為榮。”

說著,莫閒看見了剛走進來的楚塵,神色更是激動,“楚塵,多謝你照顧無憂。”

楚塵微笑,“莫老客氣了……喬長老。”楚塵朝著一旁的喬滄生頷首示意。

喬滄生連忙點頭,“楚師叔。”

莫閒和莫無憂都習慣了喬滄生對楚塵的尊敬。

在暗地裡,莫閒有不少的感慨。

嶺南藥穀,在南方古武界威名遠播,喬滄生身為藥穀長老,地位尊崇,如果不是親眼所見,莫閒絕對不會相信,喬滄生會對一個二十餘歲的青年人如此尊敬,即便這個青年來自九玄門。畢竟,以喬滄生這般醫者,即便是麵對著身份比他顯赫的人,也不會去刻意的阿諛奉承,楚塵能夠讓喬滄生如此尊重,一定是楚塵自身有什麼令喬滄生折服。

“莫老現在是什麼情況?”楚塵問道。

喬滄生沉吟了一會,“今天施針之後,莫老已經恢複了不少力氣,這會可以自己坐起來了。”

聞言,莫無憂的神色欣喜,“爺爺,你很快就可以恢複過來,下地走路了。”

莫閒笑了下,冇有迴應。

楚塵看出喬滄生的神色似乎有異,目光望向了莫閒,走上去坐在了莫閒的身旁,“莫老,不介意我給你把個脈吧。”

莫閒擺手,“老夫這條命都是你撿回來的,隨便你折騰。”

楚塵哭笑不得,這個老爺子說的什麼虎狼之詞。

自己哪敢去折騰他。

喬滄生也在認真地看著楚塵診脈。

片刻之後,楚塵的眉頭皺了起來,看著喬滄生,“你剛剛給莫老施針了?”

喬滄生點頭。

“那為什麼不給莫老的腿部施針?”

楚塵的話語一落,莫閒直接驚呆了,脫口而出,“你怎麼看出來的?”

喬滄生沉聲地回答,“莫老的腿部有三處學位,淤血阻塞,並且相互製衡著,貿然施針的話,會出現危險。”

莫無憂的心頭直接一緊,急忙說道,“喬長老,有什麼辦法嗎?”

喬滄生看了一眼楚塵,回答說道,“我需要一點時間去研究。”

楚塵沉吟了一會,朝著莫閒說道,“莫老,麻煩你先趟一會。”

聞言,喬滄生的眼睛一亮,神色掩飾不住的激動起來,第一時間就將自己的藥箱打開。

莫閒躺下之後,喬滄生已經將金針遞到楚塵的麵前了,“楚師叔。”

喬滄生有些眼巴巴地看著楚塵。

他很清楚眼前這個楚師叔的天賦,就在六七年前,穀主將他帶回藥穀,挑戰藥穀眾長老的時候,藥穀眾長老對當時那個十幾歲的少年不嗤一顧,冇有一個人將他放在眼內,可最終,少年憑藉著神乎其神的金針渡命術,擊敗了藥穀眾長老。

這麼多年過去,現在楚師叔的金針渡命術,必定又達到了更高的層次了吧。

喬滄生滿心的期待。

當發現莫閒身上這個問題的時候,喬滄生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楚塵,隻是,他不敢去請楚塵出手,畢竟,隻要給他一點時間的話,他也能夠解決這個難題。

“姐夫你還會醫術?”宋秋目瞪口呆。

“我先還原一下喬長老的施針順序。”楚塵想了想,手中的金針飛快準確,落在了莫閒的身上。

每一針下去,莫閒的神色都流露出震撼。

他也冇想到,楚塵在金針上的造詣,竟然這麼高超。

莫閒也突然間明白,為什麼喬滄生會對楚塵這麼尊敬了。

數針下去之後,楚塵的動作停了下來。

病房內,莫無憂跟宋秋大氣都不敢多喘一下,生怕打擾了楚塵。

楚塵的目光盯著莫閒的腿部,同時開口,“你說的三處穴位,我已經找到。”楚塵沉吟了一會,“拿針來。”

喬滄生愣了一下,神色旋即流露出狂喜,急忙將金針遞給楚塵,同時,目不轉睛地盯著楚塵的手。

楚塵的落針極快,轉眼就將銀針刺入了其中一處穴位。

喬滄生屏住了呼吸。

楚塵再次下針。

咻!咻!咻!

接連的三針落下,瞬間,莫閒的那一條腿彷彿條件反射一般,彈動了一下。

莫閒下意識地發出了一聲輕呼。

“爺爺,怎麼了?”莫無憂急忙問道。

“神了,真神了。”莫閒驚呼了起來,神色帶著難以置信,“我感覺到這條腿有種熱流通過的感覺,這段時間以來,我第一次感覺到自己還有腿。”莫閒激動無比,即便喬滄生對他說過很多次,他有極大的機會可以站起來,可當這種感覺真正來臨的時候,莫閒還是不禁地激動,這種感覺,就像是重生了一樣。

莫無憂的神色也佈滿了震撼與欣喜。

楚塵站了起來,看著此刻一臉狂熱的喬滄生,“剛纔那幾針,看清楚了嗎?”

“看清楚了。”喬滄生的心中更加激動,楚塵的施針對喬滄生而言,有種撥開雲霧的感覺,這一瞬間的頓悟,令喬滄生對金針渡命術的掌握到了更深的層次。

“接下來交給你了。”楚塵將位置讓給喬滄生。

喬滄生將心中的激動之情按捺下來之後,沉著穩定地給莫閒繼續施針,很快,喬滄生結束施針後,站了起來,突然間朝著楚塵鞠躬,“多謝楚師叔指點迷津。”

宋秋跟莫無憂看著楚塵的眼神,儼然如同盯著一隻怪物一樣。

“你們彆這樣看著我,我可冇那麼神。”楚塵說道,“莫老的情況,打個比喻的話,就好比是要用柴火燒一壺水,喬長老將柴木都已經準備好了,我就負責點燃而已,接下來的事情,再交給喬長老。”

楚塵看了一眼莫閒,“接下來,七天之後,莫老就可以嘗試著下地走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