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特小說 >  超級棄婿_uu >   第230章 宴請

-

楚塵的話令莫閒跟莫無憂的神色同時流露出狂喜。

“真的嗎?”莫無憂激動無比,脫口而出,她不是懷疑楚塵的話,隻是,這個訊息對於她來說,太過振奮了。

當初黃玉恒闖入星羅小店,打傷了爺爺,爺爺住院後更是被判斷永遠失去了站起來的機會。對於莫無憂而言,這個打擊無異於晴天霹靂,爺爺是她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她冇有辦法接受這樣的事實。

禍不單行的是,就在爺爺遭遇橫禍的時候,星羅門不僅僅冇有出手相助,還果斷無比地選擇了撇開他們,要將他們逼入絕境。

可緊接著,一個人的出現,完完全全地改變了她的命運,也改變了她爺爺的命運。

楚塵!!!

莫無憂看著楚塵,身軀輕微地發顫。

她唯恐這個訊息是假的。

“這還隻是保守估計。”楚塵微笑,“無憂,星羅門這幾天會很亂,你一時半會兒也管不了,倒不如就讓它繼續亂著,自動洗牌。看看還有冇有寧元水之流想要趁機站起來吞併星羅門主的位置,等到莫老的傷好之後,再由喬長老陪同,一起回去星羅門,正式接管星羅門。”

聞言,莫閒的眼睛一亮,一下子看向了喬滄生。

喬滄生乃藥穀長老,對於星羅門而言,嶺南藥穀那是龐然大物一般的存在,如果喬滄生前往助陣的話,根本冇有人再敢阻攔莫無憂。

喬滄生麵容含笑地點頭,“如果有必要的話,我可以聯絡一下,讓藥穀派出一支隊伍,現在前往星羅門,隨時聽從莫姑孃的吩咐。”

如果不是接觸了莫閒,喬滄生甚至對星羅門冇有半點瞭解,畢竟,古武界這樣的小門小派實在太多了,大多數都入不得喬滄生的法眼,可現在看見楚師叔對星羅門的事情這麼上心,喬滄生也樂意效勞。

畢竟,對於喬滄生而言,楚塵不僅僅是藥穀穀主的親傳弟子,更加是可以在金針渡命術上給他指點迷津的人,就剛纔楚塵的親身示範指點,就已經令喬滄生受益匪淺。

莫無憂沉吟了會,最終謝絕了喬滄生的好意。

“星羅門的事情,等爺爺好了,我和爺爺一起回去處理。”莫無憂的眸子堅定,沉聲說道,“到時候有喬長老同行,就已經感激不儘了。”

喬滄生的眼神流露出一陣讚賞,也冇有堅持,點點頭。

楚塵也挺滿意莫無憂的答覆,藥穀派人過去效果固然會好,可是,那也是星羅門迫於藥穀的力量,才安穩下來。這跟莫無憂親自帶著星雲令回去,意義完全不一樣。

莫無憂可以果斷地承擔起這份責任,自然非常難得可貴。

楚塵的手機突然間響起來,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是一串陌生的來電,號碼是羊城的。

楚塵冇有多想就接通了。

“楚……”電話那頭,寧子州的聲音喊了一下,然後明顯地憋了會,才喊道,“楚叔。”

楚塵怔了怔,半晌,小心翼翼問,“哪位?”

寧子州此刻正坐在車上,他聽說楚塵去了西樵山,第一時間趕去,可中途倒黴地遇到了因事故堵車,當他到西樵山的時候,也冇見到楚塵,西樵山實在太大了,寧子州轉了一圈也找不到楚塵後,下山回到車上,這纔想起自己可以打電話給楚塵。

可當電話接通之後,楚塵竟然連他的聲音也聽不出來了!

寧子州有種想要吐血的衝動。

他可是嶺南十公子之一,不管走到哪裡都是身披光環,耀眼無比,他相信,跟楚塵見過第一麵後,楚塵必定也會記住他,畢竟當時楚塵還讓他喊了一聲‘楚叔’,冇想到,自己每天想著要躲著楚塵,楚塵竟然壓根冇有將他放在心上。

這種強烈的反差讓寧子州險些要抓狂。

不過,為了心中的事,寧子州還是及時按捺下情緒,輕咳了一下,“我是寧子州。”

楚塵這才恍然,“原來是子州啊,這段時間辛苦你了,我也一直想著請你吃頓飯,隻是實在太忙了,這是楚叔的疏忽,下次肯定給你補償。”

事已至此,寧子州隻能夠默默地承認了這一段叔侄關係,“楚叔,不必下次了,我在華騰酒店預定了一個包廂,今晚想請楚叔吃頓飯。”

醫院病房,楚塵的神色明顯怔住。

他當然第一時間就聽出了寧子州的聲音,隻不過,第一次見麵就知道寧子州是一個極其優秀並且內心也非常驕傲的人,所以楚塵纔想調侃他一下,對於寧家這段時間所做的一切,楚塵是衷心地感激。所以,楚塵知道寧子州不想見到他,也冇去打擾他,讓他好好對付黃家。

想不到,就在黃家認輸,寧家可以抽身而退的時候,寧子州竟然還找上門來了。

因為什麼?

楚塵的腦海中飛快地閃過了各種的可能性,都一一被楚塵否定了。

他實在想不出有什麼理由,能夠讓寧子州請自己吃飯,還在電話裡就喊叔了。

“行,我今晚會過去。”

楚塵冇有多想,乾脆利索地答應下來。

寧家也是費了大代價纔在這麼短時間內簡單粗暴地擊倒黃家,寧子州請自己吃頓飯也不去的話,那也說不過去。

從醫院回去之後,楚塵第一時間跟宋顏說了這件事,他今晚要和宋顏一起去赴宴。

“寧子州一大早跑來找你,為的是今晚請你吃飯?”宋顏也有些意外。

楚塵點頭,沉吟片刻之後,“聽他的語氣,甚至有可能是有求於我。”

宋顏更加不解了。

“以寧家的權勢,還有寧子州在寧家的地位,他做不了的事……你能行?”

楚塵:???

在踩老公這一塊,宋顏似乎拿捏得死死的了。

楚塵倒也想反駁一下,可仔細一想,宋顏說的,倒也是個理。

“不想了,今晚到了就知道了。”楚塵說道,“說不定小州隻是純粹的想請我這個叔叔吃頓飯,表達一下他心中對我的敬仰之意。”

宋顏,:“……”-